第86章 你在放水吗?

尽管骚男也在调侃自己,但其实包括两个直播间的观众在内,没人会认为猫咪真能打过亚索,这不是操作的问题,英雄属性上猫咪这东西就不是能走单线的。

骚男决定了,这把也不压对面,大家和平对线补刀发育。

随着一些观众跑去别的直播间宣传有好戏看,来姜稚直播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超管张宏偷偷告诉姜稚,现在直播间里的真实观众人数已经接近一百万人。

这是一个贼恐怖的数字,要知道,S11总决赛的时候,虎芽官方赛事直播间的真实观众也才几百万。

“你要火出圈了!”

张宏在QQ里激动的说道。

但姜稚没有回他。

因为游戏已经开始。

虽然是普通排位,但姜稚还是想认真玩,不然坑了别人心里过意不去。

开局选人的时候,上路维克托还喷了他两句,但姜稚没有跟他对线,还让直播间的观众别骂人,毕竟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己以前排位遇到这种猫咪走中的,心里也会很郁闷。

所以姜稚没有生气,买好出门装便往中路走去。

叮叮!

维克托又给他打信号,并在聊天框里发出一句信息:“你来上,反正你打谁都一样,我打亚索压力小点,等我发育起来能C。”

姜稚:“不去,走上会被军训。”

维克托:“走中你就不崩了?”

姜稚:“玩好自己的就行。”

维克托:“呵呵,那我等着。”

弹幕看见了左下角的队内小剧场。

“维克托好狂啊!”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

“呵呵,白金小菜比口气真大。”

姜稚看着弹幕渐渐有些狂躁起来的迹象,连忙说道:“他也没喷人,你们别去人肉人家啊,千万别搞事。”

弹幕都在怪他脾气太好,一点都不像祖安人,倒是有点像皮尔特沃夫议员。

姜稚按下TAB看了一下双方出装。

他用的是纯净版WG,没有显示段位、计时什么的功能,但是从选人时的楼层数来看,一楼薇恩应该是个钻三段位的,五楼维克托弹幕已经告诉他了,白金一。

由于致命节奏的加强,薇恩在这个版本的前期强度得到了大幅度提高,发育能力比以前强了很多,加上对位很多版本热门下路英雄都有优势,所以上场率大幅度提升。

虽然钻三白金在姜稚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在这场对局里,除了对面同样不属于这个段位的骚男,钻三的薇恩就是高手。

兵线上来了,姜稚看见对面骚男没有上来压人的意图,便把视角切到下路仔细观察薇恩的对线。

距离把控,不错。

侧滚躲双刃,反应还行的。

走位有意识不远离洛,意识也OK。

当对方兵线有优势即将升2,薇恩果断放弃补刀后撤,看来也是个脑子冷静的。

于是姜稚判断:

“薇恩应该是我们这边的大腿了。”

“这把我只要稳住对线,中后期挂薇恩身上就行。”

到时候薇恩身上一个猫咪,身边还有洛保驾护航,打团只要不被青钢影框大秒,那么这局还是有胜算的。

但是弹幕不这么认为:

“姜神需要抱钻四小菜鸟的大腿?”

“不会吧不会吧!”

“薇恩:姜神说要抱我大腿,我tm压力好大呀!”

“emmm,神也就这样嘛。”

“不对,这个薇恩很强啊,看起来不像这个段位的。”

姜稚用眼角余光瞥见了这条弹幕。

“嗯,这人看起来至少有大师的实力,但这个露露可能也不是这个段位的,操作看起来有点别扭。”

作为曾经的大师质检员,姜稚的判断还是很准的。

对面是骚男带妹双排,那么姜稚这边大概率也有人双排,很可能就是下路两个。

“原来薇恩也在带妹。”

“我佛了,看个直播也要被喂狗粮!”

“骚男怎么突然变捞了?”

“这亚索玩得不像骚男。”

骚男那边的弹幕也是满屏的问号。

骚男自圆其说:“对面是姜神呢,我肯定要稳着来,这把不能浪,一浪就出事,稳点兄弟们,这把我不用对线打爆也能C。”

第一波兵清完,猫咪还是满血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骚男就是在故意放水。

姜稚也发现了,这个亚索竟然一点压人的想法都没有,甚至刚才猫咪A了他一下,他也没有丝毫反打的意图。

要知道猫咪的普攻距离只有500码,跟提莫一样的,只比小纳尔手长那么一丢丢,刚才那下亚索完全可以借兵线E上来耗一波血,但他偏没有。

一个亚索绝活主播会这么菜?

姜稚不信。

于是他在公屏打字:骚哥你在放水吗?

“哈哈哈哈哈...”

“骚哥哈哈哈哈哈...”

“姜神:你tm是不是看不起我?”

“不不不,他是真的亚索打不过猫咪(手动狗头)”

骚男矢口否认:我没有你别乱说!

姜稚便打字道:我不会放水的,你还是好好打吧。

“我不会放水的哈哈哈哈”

“笑skr人了哈哈哈哈哈”

“猫咪:我不放水了,亚索你怕不怕。”

“妈呀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骚男只感觉一阵气血往上涌。

虽然他现在已经转型成带妹整活主播,但曾经也是堂堂国服第一男刀,上王者如同喝水的人物。

于是骚男迅速打字回复:好的,我的剑很快,你忍一下。

“我很快的,你忍一下,哈哈哈”

“吼累呀卡痛!一库~~”

就在这时,猫咪又上来A亚索一下。

亚索的盾刚才就被A出来了,虽然是个小猫咪,但是A人还挺疼,艾黎加上护盾猛击,一道激光从小猫咪的尾巴甩出,biu一下就打掉了亚索六十多点血。

这次亚索不再忍让,借着小兵E上来靠近猫咪。

“敇!”

细长的武士刀往前一戳!

身材娇小的猫咪轻轻一扭,躲开了这一剑,跟着回头又A了亚索一下。

你还不走?还敢皮?!

亚索迅速E了两下小兵把伤害叠起来,之后再次朝着猫咪冲过来!

EQ直接破了猫咪的盾,还带走了猫咪一格血量,点燃跟着挂上!

骚男玩了几千场亚索,对这个英雄的伤害计算非常精准。

猫咪要么交闪走,要么死!

然而,猫咪不但没有交闪逃跑,甚至还回头给他挂上虚弱!

干嘛?

骚男闹不明白姜稚这个青铜行为。

你交闪跑就好了。

挂虚弱也跑不快啊。

难道还能反杀我?

骚男正纳闷着。

一个古铜色皮肤、精赤着上身、蒙着眼带的强壮僧人,突然从河道里闪现而出!

“嗬!”

盲僧一个金钟罩套向猫咪,同时也来到了亚索身边!

“痛!”

一掌拍下,催筋断骨随后挂上!

“我靠,2级蹲中?!”

骚男吃了一惊,赶紧调头开溜!

但是3个后排小兵都被他E过,前排小兵已经死光,再也没有小兵能给他做位移!

咻!

骚男只能交闪逃亡!

一发飘忽不定的魔法飞弹已经跟上来,亚索赶紧往兵堆里躲!

但此时猫咪已经挂在盲僧身上,可以遥控飞弹的移动轨迹!

只见那金黄色的魔法飞弹就像追踪弹似的拐了个弯,从红方远程小兵身前绕到身后,biu一下命中了亚索!

身上挂着减速的亚索完全跑不快,很快就被吃着猫咪加速的盲僧追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