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没必要谈

蓝方顺利拿下先锋。

接下来,FPX以放弃第二条小龙为代价,五人突然转中,先锋被召唤出来。

SKT回防不及,中一塔被推掉。

一血塔倒手,加上悬殊的人头比分和中下两路的补刀压制,FPX拉开了经济差距,将节奏主动权握在手中。

游戏来到中期,双方发生了几波或大或小的团战,人头上有一些互换。

经济差距没有拉开太多,但姜稚的阿狸一次没死,装备栏里杀人戒换成了杀人书,层数随着一次次团战叠了起来。

23分钟,阿狸法穿鞋加三件套加23层杀人书在手。

一个Q丢出去,如果两段命中,连赵信都要掉三分之一血。

FPX开始压缩SKT的视野,阿狸就蹲在各种阴暗小角落里,基本是魅惑到死。

27分钟,趁着skt打野被阴死的机会,FPX迅速拿下大龙。

“GG.”

SKT的队长faker打出结束对局的信号,五人先后退出了游戏。

“ohhhhh!”

“赢了,赢了!”

“我们赢了SKT!”

“哈哈哈哈!”

刘青松和林伟翔抱在一起蹦蹦跳跳,开心得不行。

姜稚微笑看着他们,随后转眼看向小天,发现小天嘴角也藏着一丝笑意。

姜稚不由得松了口气。

还好,小天的心态稳下来了,不然31号打EDG真的悬。

在这场跟SKT的训练赛中,姜稚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

虽然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是赢得并不轻松,甚至中期有几波团差点崩掉,SKT展现出他们强大的团战拉扯能力。

keria这人虽然前面犯病,但他的开团嗅觉是真的敏锐,若非姜稚和牛宝总有一个会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这场训练赛结果最终孰胜孰负还真不好说。

牛宝的酒桶前期被压得很惨,中期却反过来单杀了杰斯一次,从此两人的线权就反转过来了,从马后炮角度看,那次单杀也是很关键的一个节点。

在这场训练赛中,姜稚真切体会到,和真正的强队交锋,哪怕前期取得优势,中期也要谨慎运营,否则很可能一波失误就会被翻盘,这是姜稚在梦境对局里遇不到的情况,因为AI不会犯基础性错误,一方前期打出大优势,另一方绝无翻盘的可能。

“小姜,外面有人找你。”

训练赛打赢SKT,原本李纯也很开心,但此时他的神情看起来却有些阴沉,跟姜稚说话的时候,连脸上的笑容都是硬挤的。

姜稚感觉到李纯的情绪并不是冲自己而来,不由得心生疑惑。

他来到训练室外面。

一个穿西装打领带,头上抹着发胶的肥胖中年男人站在走廊里,手里夹着一支点着的香烟,左手戴着两个闪亮的金戒指,右手大拇指上也套着一个黄玉扳指。

社会的气质扑面而来。

“您找我?”

姜稚走过去。

男人抬头看见姜稚,因对方年轻帅气的面孔而愣了一下,然后他堆上满脸的笑容,夹着烟的手抬起来想要拍姜稚的肩膀。

姜稚侧身躲开,没等男人说话,指了指旁边墙上禁止吸烟的牌子。

“不好意思,这里不准抽烟的。”

“啊,哦,对不起对不起,没注意到,哈哈哈...”

尴尬的表情从男人脸上一闪而过。

“今天见到真人才发现,姜老弟果然是少年俊杰啊,比赛打得那么好,人也长得一表人才,以后就算退役不打职业了,去做主播肯定也能一炮而红,真是前途无量...”

姜稚摆摆手打断他:

“有事说事吧。”

朱斐嘿嘿笑两声,不紧不慢从上衣内兜掏出一张名片递过来。

“呵呵,姜老弟你好,认识一下,鄙人姓朱,朱斐,托大一声,你喊朱老哥就行。”

姜稚看一眼名片,上面白底黑字,清晰的印着对方的个人信息。

AB体育

活动组织部

联络组长·朱斐

联系方式:136xxxxxxxx

原来不是俱乐部来挖人。

而是搞黑色产业的。

忍住直接掏出手机按110的冲动。

姜稚做了一次深呼吸,表情十分冷淡,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冷眼看着对方。

朱斐见姜稚不接名片,左右看看,自以为懂了。

他一拍脑门,收起名片打了声哈哈。

“大意了大意了,哈哈哈,要不...我们到前台开个房间关起门来仔细谈谈?”

“不用了,你请回吧。”

姜稚说完便转身离开,快步走进训练室,哐的一下把门关上。

再说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打人。

朱斐看着紧闭的门,愣了好一会,然后脸上渐渐浮上一丝诡异的笑容。

有骨气的年轻人老子见得多了。

但最后哪个不是乖乖拿钱办事?

咱走着瞧!

他狠狠的扯了两下勒得太紧的领带,丢下一声冷笑,大踏步离去。

李纯看见姜稚这么快回来,愣了愣。

“这么快谈完了?”

“没必要谈。”

姜稚平淡的说道。

李纯露出笑容,如稀重负的拍了拍姜稚的肩膀。

“年轻人,好样的!”

前段时间bo的事让李纯十分痛惜,之所以愿意再给bo一次机会,也是因为他知道这一行的水究竟有多深,很多选手有时候都是身不由己。

但是对于观众来说,公平竞技必须保持其神圣性,否则至高荣誉将一文不值。

无论出于何种理由,犯过最严重错误的选手绝不可被原谅,这是原则性问题。

李纯是个商人,但也并不愿意看见又一个天才绝艳的新人深陷泥沼。

姜稚的坚决态度让他很欣慰。

但同时也令人担忧。

在电竞圈摸爬滚打多年,李纯领教过那些人的手段,下三滥都不足够形容,只能说是毫无底线。

李纯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种事绝对不能碰,但是处理起来你需要态度圆滑一些,比如说,你不用拒绝得那么干脆,用一丝希望吊着他们,这样他们就不会对你使出一些没下限的阴招...”

姜稚却坚决的摇头。

“苍蝇绝不会放弃一块摆在桌上的肉,只有放进冰箱里才能彻底隔绝。”

说完他便摆摆手,示意这件事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刚坐下戴上耳机,叮咚,右下角的PC版vx客户端闪了起来,将其点开,消息是圣枪哥发过来的。

“姜神,有空吗,双排搞不搞?”

姜稚笑着回了两个字。

“来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