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拿卡牌?

选手准备就绪,BP开始。

解说记得:“来了!”

解说鼓鼓:“来了。”

记得:“两个2-4的对手,这把...生死局!输的人将成为小组赛第一个告别世界赛的队伍!”

鼓鼓:“蓝色方,FPX。”

记得:“……鼓鼓你接得太快了,就好像是在宣布FPX已经...已经...”

鼓鼓:“我的错我的错,观众老爷们千万别再冲我的微博了,我有点害怕……”

平野绫:“没关系的,我们的观众都很儒雅随和,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三位解说互相搭配调侃,虽不能逗得现场观众发笑,好歹是让满观众席的司马脸没那么难看了。

来自国外的观众大多一脸懵逼,只恨自己不懂华夏文,而少数能听懂华夏文的国外观众则满脸骄傲。

观众区的气氛稍微轻松了一些。

舞台上带着隔音耳机的选手仿佛也感受到现场的凝重氛围。

FPX的语音频道里静悄悄的,只有牛排教练的声音时不时响起。

压抑的气氛笼罩着整支队伍。

FPX在蓝色方,拥有先办先选权。

在教练的指挥下,牛古力先把对方AD选手HansSama的拿手英雄德莱文办掉了。

HansSama是RGE的绝对核心。

在国际观众眼里,最优秀的AD选手都长着东方面孔,HansSama虽是浪漫国人,却也是亚裔出身。

此人作为RGE的绝对核心,操作和意识都很强,甚至比很多LPL一流AD选手都强,个人打法风格跟RNG的gala选手十分相似。

紧接着,RGE一手办掉刀妹。

FPX二手办卢锡安。

RGE二手办猫咪。

FPX三手办女坦蕾欧娜。

三办下路,到这就可以明显看出来,牛排非常忌惮对方的AD选手,最重要的先手3个办位,全给了对方下路二人组。

姜稚安静听着,一言不发地执行教练的要求。

他瞄过几眼RGE的比赛,对HansSama这人有印象。

操作确实强,意识也很好。

但此人也有一个双刃剑般的缺点:打法激进。

姜稚摸着下巴想了想,从已经退役的小狗,到初露峥嵘的gala,乃至rge的HansSama,出名的亚裔AD选手好像就没有哪个是不激进的。

当然,LCK的选手不在此列,那是一个几乎不允许拥有个人风格的赛区。

在他走神的时候,rge第三手办掉了盲僧。

尽管从小组赛开打以来小天的状态就一直很差,但毕竟是拿过FMVP的打野,对手给予他足够的尊重,盲僧正是小天最自信的英雄。

轮到FPX选人了。

“会玩卡牌吧?”

牛排在语音频道里发问。

尽管前面已经得到姜稚关于英雄池的确认,牛排仍是忍不住再问一次。

卡牌这英雄其实打法很简单,无非就是苟到六级,迅速推完线就往对方视野盲区里躲,无论是否选择支援边路,大招的存在就是一种威慑。

问题在于,这个英雄的对线能力太弱,容易被对线打穿,如何安稳发育到六级就是一个难题。

姜稚平静道:“会玩,但不想玩。”

瞬间。

四名队友齐齐转头望来。

牛排也愣了一会,随后眉头深深皱起,不悦道:“为什么不想玩?”

姜稚道:“单杀能力太弱了,很难把对手彻底打爆,而且我不喜欢没有位移的英雄。”

众人:……

频道里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

刘青松远远地比了个大拇指:“兄弟,你牛逼。”

小天接道:“贼他妈牛逼!”

FPX第一手选人就犹豫了起来,三位解说从屏幕里看见了FPX这边的异状。

鼓鼓:“FPX在犹豫什么呢,第一手肯定拿卡牌吧?”

平野绫:“不知道,卡牌应该是要拿下的。”

记得:“没错,进入小组赛阶段,卡牌已经成为非办必选的英雄,按理说FPX应该没什么好犹豫的。”

鼓鼓:“难道真被平野绫说中了,这位新人中单是个绝活哥?”

平野绫都愣了一下:“不会吧,再绝活也应该练个卡牌的。”

记得:“两位,我说句公道话啊,我也不怕观众们喷我,doinb的卡牌真的玩得不怎么样。”

鼓鼓:“哈哈哈,我同意。”

平野绫:“呃……”

现场观众开始骚动。

弹幕里也有不少人在发:完了,无敌哥是绝活哥,不会玩卡牌!

牛排教练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怒意。

“那你想玩什么?”

“要不先选别的位置吧。”

姜稚建议道。

牛排犹豫一会,终究怕他带着情绪打比赛,便不再说什么。

FPX第一手,先选杰斯。

这一手连对面RGE的人都看愣了。

三位解说也感到十分不解。

记得激动得喊起来:“what?!真不拿卡牌吗?!FPX到底在想什么!!”

鼓鼓:“完了,真被平野绫说中了,这人就是个绝活哥。”

平野绫:“没道理啊,卡牌真的太重要了,就算之前他不会玩,也应该临时练起来的,卡牌又不是多难玩的英雄,我是真不能理解了。”

观众席上有人大声叫骂起来,嚷嚷着绝活哥不配打职业,赶紧滚下去。

滚下去是不可能的。

无论外界反应如何,选人继续。

RGE双选,竟然也没拿卡牌,而是直接锁下塞拉斯,接着又锁了个女枪。

牛排心里咯噔一声。

很明显,rge就是要逼己方拿卡牌,想要从对线上压制己方。

这是打出自信来了。

FPX前几场的表现实在太糟糕,连欧洲选手都敢跟亚洲队伍拼对线操作了。

“给我拿老佛爷吧。”

小天主动请缨。

牛排思考几秒,同意了,FPX第二手锁定佛耶戈。

第三手...

对面已经出了下路AD,女枪被抢,己方没必要再急着出下路了。

牛排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落入对手的BP圈套,转头看向姜稚。

“想好要玩什么了吗?”

对待第一次上场的姜稚,牛排认为自己给到了足够的尊重,只希望姜稚心里有点AC数,别再整什么幺蛾子了。

牛排真的怕了。

现在的新人都太有个性了!

“想好了。”

姜稚说着,直接锁定妖姬。

牛排不计较他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就选定英雄,反而松了口气。

妖姬在这个版本也算是热门英雄,对线打塞拉斯压力不大。

其次,妖姬有位移技能,防gank能力不错。

新人都喜欢秀操作,能理解。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

“兄弟小心点,妖姬跟塞拉斯硬刚是打不过的,还要小心他6级偷你大招,你要是随随便便把W 交了,他双E贴脸,你有闪现都跑不掉。”

来自刘青松的提醒,恰巧说出了牛排的心声。

姜稚转头看向刘青松,报以微笑。

“谢谢,我知道的。”

不过,对面6级的时候,我应该已经8级了。

姜稚心里想着,没有把这话说出来,不然会让别人觉得他过分自大。

毕竟中路线程很短,这个版本的塞拉斯又都喜欢带传送,前期对上手长英雄或许会被压补刀,但不可能被压出经验区。

因为,对手如果要把塞拉斯压出经验区,就差不多要进入防御塔的攻击范围。

压两级的经验?

在职业赛场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BP继续。

本来还觉得自己办掉女坦的决策实在英明的牛排,终于发现自己的bp策略落入了对方的圈套。

RGE办了两手下路英雄。

厄斐琉斯和伊泽瑞尔都没了。

维鲁斯在这个版本被砍了一刀,实在没法上场。

选霞?

给塞拉斯送大招吗?

无奈之下,牛排在征求林伟翔的意见后,选下了烬+锤石的组合,能推线也能保命,勉强能玩。

RGE的四五手则是凯南和皇子。

双方阵容最终确定。

FPX:上路杰斯,打野佛耶戈,中单妖姬,AD烬,辅助锤石;一个毫无配合可言的阵容。

RGE:上路凯南,打野皇子,中单塞拉斯,AD女枪,辅助洛;明显的大招流打团阵容,对线能力也不弱。

姜稚瞟一眼双方阵容。

毫无疑问。

牛排的BP能力,被对方教练全面碾压。

但阵容劣势又如何?

姜稚嘴角微弯。

一双稳定的手,轻轻放在鼠标键盘上。

由于某些原因,他不太想出风头。

奈何看阵容就知道,自己大概要当一把院长了。

于是。

他把传送换成了点燃。

符文换成征服者+气定神闲+欢欣+致命一击。

副系猛然冲击+眼球收集器。

基石带攻速+适应之力+护甲。

对,他带的护甲。

在对面阵容里,只有塞拉斯的W技能和女枪的Q+平A是他没法躲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