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一个催眠气泡引发的蝴蝶效应

上一局GenG拥有优先选边权,但他们输了,所以这一局的选边权依然在Gen.G手中(注1)。

选边在选手下场休息期间就已决定,Gen.G依然选择更好做BP的蓝色方。

相比上一局,这局Gen.G的BP策略明显发生了变化,一上来就先把doinb玩得还行的瑞兹送上了办位,随后的两手也非常大胆,办了赵信和洛,却把刀妹和卡牌都放了出来。

而FPX作为红色方,一手办猫咪几乎是固定的,对面的办人看起来太离谱,牛排纠结很久,最终按掉了刀妹和妖姬。

于是版本强势的卡牌、男枪、盲僧、厄斐琉斯+露露、卢锡安+娜美、女枪+女坦这一堆英雄全放出来了。

蓝色方优势最明显之处就在于可以先手抢下最强势的那一个,Gen.G将这个机会给了厄斐琉斯,尺帝的厄斐琉斯,大家有目共睹。

FPX双选,毫不迟疑拿下卡牌+盲僧。

随后Gen.G拿下皇子+男枪。

FPX第三手,给状态有所回升的林伟翔拿了个女枪。

接下来的BP进行得很快。

最终双方阵容确定。

Gen.G:上路男枪,打野皇子,中路佐伊,下路厄斐琉斯+露露。

FPX:上路凯南,打野盲僧,中路卡牌,下路女枪+泰坦;没拿日女是因为被Gen.G第四手办掉了。

从阵容上看,双方差别不是很明显,只要对线不出大问题,拼的就是运营和打团。

FPX有卡牌有泰坦,一级团比较强势,开局选择入侵蓝方Gen.G的野区。

Gen.G避战,FPX在蓝方红buff留下一个眼便也退了。

随后双方都是蓝buff开野。

盲僧打完蓝后,看见对方皇子没有红开,便打了个信号,直接奔向蓝方野区。

这个举动自然被Gen.G的眼位发现了,于是皇子升上2级之后也直接进入河道奔向红方野区,准备跟小天互换红buff。

doinb在河道草丛留下的眼位发现了皇子,连忙打了个信号。

小天看一眼中上兵线,明显对方推线更快,便让他别管。

doinb却说要去吓一下皇子。

能吓跑最好,吓不跑再回来吃线也不会亏什么,doinb的算盘打得挺好。

但是这一吓就出事了。

皇子把红buff拉进草丛里打,卡牌身上没眼,往草丛丢了一发Q就没有后续了,皇子压根不理他,只顾埋头打红。

凯南被男枪推线,一大波兵即将进塔,不可能过来支援,卡牌便也没啥办法,晃悠两下便准备从中二塔前面的野区出口回中路吃塔刀。

然而佐伊已经推完第二波兵过来,一发超远距离的穿墙催眠气泡命中卡牌,打完红buff的皇子跟过来,直接EQ将睡着的卡牌挑飞,紧跟着一发带被动的平A下去,卡牌三分之二的血就没了。

佐伊隔得太远,无法继续补上输出。

皇子见卡牌进塔也不追了。

doinb知道对方两人杀不死自己,便也没交闪现,但他状态极差,只能回城补给,然后交TP回线。

一来一去,亏了个TP不说,还被防御塔没收了三只前排小兵。

队伍语音频道里有些沉闷。

doinb安慰大家道:“没事没事,我先稳住,6级再找节奏吧。”

小天没说什么,毕竟doinb也是为了想让自己三buff开。

然而高手过招,差之毫厘则失之千里。

“在这个BDD身上,我好像看到了showmaker的影子。”

猫皇忽然这么说了一句。

米勒:“怎么说呢?”

猫皇:“就把把先打出对面的TP,然后DK就开始围绕这个TP滚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大,最后一波碾压过去,对面人就没了,从小组赛到八强,一直是这样。”

“哦不,除了小组赛最后那把娱乐局。”

“然后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先锋,不管有多少镀层,100%撞中塔,一次没撞掉,第二个接着撞,就好像DK对中一塔有什么执念一样,贼恐怖,别的队伍都没有这样打的。不过我挺期待他们打SKT的时候会怎么打,李哥不会也被打出TP吧。”

“这么说许秀确实很厉害啊,好的,让我们回到比赛,目前佐伊还没回家,手上领先一个TP……”

米勒不敢接话,迅速转移话题。

佐伊领先一个TP,带出来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首先是Gen.G下路双人组开始放线,把兵线控在防御塔前方。

如此一来,每当佐伊从中路消失,下路林伟翔和刘青松怕被佐伊TP绕后,就只能后撤站得远远的,一来一去就漏了不少经验和补刀。

然后是上路,本来随着等级提升,牛宝的凯南已经可以将兵线反推,并且能压着Rascal的男枪打,但是也因为怕被佐伊TP绕后,便只能放线。

男枪仗着皇子在上半野区,安全无忧,就一直推线,把凯南压在塔下动弹不得。

凯南补塔刀时不小心中了男枪一发撞墙的穷途末路,血量瞬间掉了三分之一。

皇子跟着就过来了,血量不健康的凯南怕被三包一强杀,没办法只能后撤。

虽然盲僧很快就过来把皇子赶走,但是在这个时间差里,凯南已经损失了几只小兵的经验和经济,还被男枪吃了一层塔皮。

下路依然被控线,双人组见佐伊一直没动静,便渐渐放松了警惕,上前甩技能清兵,想要赶紧把兵线送进塔好回家。

后面的河道草丛立刻亮起佐伊的TP。

女枪被露露闪现变羊,再吃一发佐伊的催眠气泡,连闪现都懒得交了。

最终,女枪人头被厄斐琉斯拿下。

佐伊推完线才来的,杀完人回到中路,正好接上卡牌推进塔的一波兵,啥都没亏。

盲僧千里迢迢赶来跟泰坦守塔,皇子却开开心心拿下双河蟹,等女枪再从家里回到线上,两波兵已经没了。

下路大劣,带来的后果就是皇子5分钟直接拿小龙,而盲僧回家后只能去上路找找机会。

一波gank,男枪被逼出闪现,但血量健康,两个人越男枪的塔很可能出事。

“可以越可以越!”

doinb大声嚷嚷。

5分多钟,卡牌没到6,但传送已转好。

杰斯将兵线送进塔,吃完一只蛤蟆的盲僧从塔后绕出来,将一个假眼插在后方,卡牌传送套眼,落地后切出黄牌定住男枪。

最后男枪的人头由小天收下。

但这时下路又出事了。

刘青松判断皇子打完龙后状态太差,应该回家了,于是找到机会勾住厄斐琉斯,点燃挂上去就想来一套爆发秒杀。

但是女枪装备不行,又有露露的盾在,一套下去只打掉厄斐琉斯三分之二血。

厄斐琉斯闪现拉开距离便开始反打,切出吸血镰对着泰坦一顿输出,厄斐琉斯血量回上来,己方双人技能全交,只能跑。

露露这时才交出变羊,巨型海底怪兽泰坦变成了一只白毛小绵羊,惨遭毒打。

泰坦在佐伊绕后那波就已经交过闪现,彻底逃不掉,人头又被厄斐琉斯收下。

厄斐琉斯两个人头在手。

己方三人在上,佐伊推完线又包了过来,女枪一个人不敢守塔,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兵被防御塔没收。

厄斐琉斯刚好刷出飞轮,一顿乱甩,两层塔皮没了。

上路凯南盲僧也在吃塔皮,但两个人的推塔速度也就跟飞轮海厄斐琉斯差不多。

只吃到助攻的卡牌赶回中路守线,一来一回,亏了整整一波半兵。

******

******

注1

八强bo5阶段,第一局比赛的选边权属于小组赛头名出线的队伍;从第二局开始,选边权的归属由前一局的胜负来决定;比如,第一局的负方拥有第二局的选边权,以此类推。

到了四强和决赛,除了第一局的选边权是由掷硬币决定,其余规则与八强相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