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下路大劣

“我愿称姜神为电竞选手里的最佳演员!”

“胡说,明明是演员里打游戏最强的!”

“66666!”

“地表最快の枪!”

“QAAAAWAA,咦,怎么少了个技能!”

无数逗比弹幕飘过。

解说台上的氛围也渐渐轻松起来。

然而,FPX的队内氛围却很紧张。

从小地图上看,双方下路双人组的四个头像纠缠在一起。

小天急急忙忙往下路跑。

姜稚的卢锡安收完兵就回家了,此时才刚出门,距离太远肯定支援不及,只能一边回中路,一边把视角切过去关注战况。

显然,对方双人组成功抢3,林伟翔的炸弹人走位失误,被女坦抓到机会E脸,紧跟着一发破晓之盾将炸弹人砸晕!

刚好这时林伟翔想把定点爆破甩出去把女枪炸飞,结果莫名其妙手一抖,遥控炸药甩向了十万八千里外的草丛...

这操作都把刘青松看吐了!

本来准备交传送支援的牛宝,在看见这离谱的操作之后也很无语。

如果杰斯下来收不到人头,那肯定会炸线,漏两波兵不说,还会被凯南吃塔皮,而且凯南领先一个传送就意味着小龙也要丢,这蝴蝶效应太可怕了,牛宝只好取消了传送支援的打算。

刘青松也压根就没想到会打架,炸弹人前期贼弱,所以洛1级学Q2级学E,想的是用回复和加盾帮炸弹人减轻一点对线压力,却万万没想到林伟翔竟然被E脸了,更让人吐血三升的是那个歪得离谱的W...

此时洛才2级,没有W技能,根本限制不了女枪的输出!

当炸弹人从晕眩中解脱出来,女枪又一个枪林弹雨甩出去将炸弹人减速!

林伟翔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没交闪。

刘青松也没办法,只能把洛移动到炸弹人身前,企图用卡模型的方法来尝试帮女枪挡伤害,哪怕挡下一发平A也好。

可是洛的体积本来也不大,无法完全挡住炸弹人的模型,而且尺帝也是AD老将,怎么可能被这种钻石分段的把戏难住。

女枪开着大步流星,朴实无华的普攻一发接一发A在炸弹人身上!

林伟翔直到最后残血才交闪,结果还是反应太慢,女枪的一发平A已经出手,随后女枪闪现上来,再次一发平A收下炸弹人的人头!

【An-ally-has-been-slain!】

【GenG.Ruler击杀了FPX.lwx!】

炸弹人倒下后,刘青松的状况同样十分危险。

刚才试图帮炸弹人挡伤害的时候,他也被女枪的QE加上女坦的日蚀爆炸蹭了半管血,而且女坦后面追不上闪现的炸弹人,还调头A了洛两下,以致炸弹人倒下时,洛也只剩五分之二左右的血量。

女坦改版之后,Q技能的冷却时间是全等级5秒。

而且女坦肯定还带了技能急速符文。

所以他的Q也就4秒左右的冷却时间!

在洛交闪逃跑时,女坦交闪跟上,抬手就将洛砸晕在原地!

“我也没了...”

刘青松看见女坦闪现上来,索性放弃了操作。

女枪快步跟上,一套AQA将洛点死!

【DoubleKill!】

【GenG.Ruler击杀了FPX.Crisp!】

击杀提示音响起时,上中野三人都是心里一紧。

此时小天的波比才刚跑到三角草丛,一看对方下路双人的血量,健康得不行,兵线也没进塔,自己去了也没啥用,只好回去打蛤蟆。

“对不起,我的……”

lwx情绪低落地道歉。

刘青松轻轻叹了口气,但也并没有出言指责林伟翔,而是安慰道:“没事,姜哥起来了,我们先苟住发育。”

但是有一说一,炸弹人空W,硬吃女枪一个满伤害的枪林弹雨,死活不交闪,明明已经跑不掉却要闪现迁坟,这一顿操作真是够离谱的……

这是职业选手?

刘青松有那么一刻甚至以为自己辅助的是青铜玩家。

但是现在比赛还在进行中,有什么话都说不得,否则只会让林伟翔的状态更炸。

时间来到4分多钟。

小天问道:“小龙怎么说?”

刘青松:“要不第一条先放了吧。”

姜稚:“等我到6,可以拿。”

发条被压在塔下,经济和补刀全方位落后,塔皮还被吃了一层,卢锡安拿了两个人头的经验,必然要比发条早一波兵先到达6级!

但是己方下路两人也被压得很惨,兵线一直被推,周边又布满了女坦的眼,波比过来扫了一轮还是排不干净,而且炸弹人发育太差,即便能开起来也伤害不够,加上波比没闪,真的不好抓。

己方中路大优,下路大劣。

对方下路大优,中路大劣。

上路基本是平等发育,凯南虽然补刀被小压一点,但经验是一点都没少吃的,哥(Rascal)可能压制力不强,但抗压能力还行,血量也保持得挺好,波比想越都没啥机会。

好在发条复活时交TP回线了,否则己方上下路都有被发条传送绕后的危险。

中路第8波兵涌上来,姜稚用技能快速推完线,等级来到6级,回家换了装备,带着一个真眼便往下路走,同时给小天打信号。

对方下路两人清完兵便立刻往后缩,一点机会都不给。

卢锡安跟波比进入小龙坑,将小龙拉出来打,此时发条刚回到家,等级还没升6。

刘青松出去晃了一圈,没有看到女枪和女坦的身影,判断应该也回家了。

三人汇合在一起打小龙。

姜稚看着中路第九波兵的血量,卡着时间回到了中路,刚好一发Q收掉3只前排小兵,而小天也稳稳拿下了小龙。

炸弹人刚把兵线推进塔,发条的身影出现了。

刘青松赶紧打了个信号,同时在麦克风里提醒:“他们换线了。”

姜稚看一眼发条和炸弹人的装备对比。

“青松过来吧,让林伟翔一个人在下路跟发条对线。”

“好。”

“他们想抢先锋,发条的传送刚好8分钟能好。”

到时候发条有传送,而炸弹人传送要到9分钟左右才能好,肯定过不来,那么己方就要面临4打5的局面。

“能打吗?”

小天肯定是不想放先锋的。

瞎子死了一次之后,波比的发育比瞎子要好一点,虽说也不太敢进瞎子的野区,但保住自己的野区毫无压力,更别说还有中路两个人头的卢锡安在威慑着两边河道,以至瞎子连河道蟹都不敢跟波比抢。

但如果被瞎子拿到先锋,情况就要不一样了。

姜稚估算一下自己的经济,然后道:

“小天,让一组F6给我,我收完七分半那波兵刚好够钱买狂风。”

“卧槽,这么肥的吗!”

小天忍不住惊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