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吹一中

阿卡丽到6是较为强势的一波,于是召集了赵信露露企图搞一次沙皇。

结果被沙皇一个大招将3人推回塔下。

最终只有阿卡丽用二段大招逃命,赵信露露被沙皇双杀。

这一波极限操作秀得众人头皮发麻。

EDG勉强重振士气,8分钟又接了一波先锋团,结果仍是大败,FPX这边仅付出了一个辅助日女的代价,就换掉了EDG上野辅3个人头。

10分钟出头,FPX用先锋拿下了中路一塔,双方经济差突破4k,宣告了这场训练赛的结束。

众人纷纷按下Alt+F4退出游戏。

EDG那边,阿布临时召集两位教练,开了个临时会议。

半个小时后,第二把训练赛继续。

结果又是十几分钟就结束了。

第三把更离谱,FPX只用了9分钟就把经济差扩大到5k。

EDG的心气都给打没了。

三把下来,杰杰的野区被小天跟姜稚反了个烂,搞得他都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

而且姜稚也展示了他深厚的英雄池。

三把训练赛,他分别玩的是:沙皇,塞拉斯,还快乐了一把风男。

其中沙皇和塞拉斯都超神了。

快乐风男那把若不是时间太短,已经是6个人头在手的风男估计再过几分钟也要超神……

圣枪哥和斯考特的心态看起来都还ok。

但EDG惨遭三场暴打,仍是不可避免地显得有些士气低迷。

阿布怕会影响到今晚的出线之战,赶紧喊停了训练赛。

赛后圣枪哥私聊姜稚,一番软磨硬泡之后,成功加上姜稚的微信。

有圣枪哥这么个电竞交际花在,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于是,FPX训练赛无敌的消息传出去了。

本来约了晚上跟FPX打训练赛的RNG,听了这传闻就怂了,生怕跟EDG一样把选手们的士气都打没了,便派人过来联系FPX把训练赛推迟了。

为果子哥安排的特别训练倒是没变。

果子哥的大心脏和好脾气是圈子里出了名的,长时间的中路抗压使得他还有个外号叫“防御塔,这也锻炼出了他的坚韧心态,RNG丝毫不担心他会被姜神打哭。

所以solo特训照旧。

既然EDG提前结束了训练赛,牛排便联系了RNG那边,问要不要把果子哥的特训提前,RNG欣然答应。

FPX这边也不用开什么复盘会议了,为啥能暴打EDG大家心里有数,与其浪费时间去开会,倒不如腾出时间跟姜稚的那支LSPL母队的管理层拉拉关系,看能不能在租借合同结束后争取优先买人。

吃过晚饭后,姜稚开始给果子哥特训,其他队员则开启了排位。

小天拉着刘青松去韩服打双排,这两家伙凑一块从来就不会有什么好话,若是有心统计,一场排位下来这两只牲口说出来的“文明用语”大概能写满一整张A4纸。

FPX的训练室里气氛一派“和谐”。

而网上舆论从下午消息走漏开始,又是一轮烈火烹油。

虽说姜稚两场比赛下来,他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但是遭不住仍有那么一部分不懂装懂硬要理中客唱反调的人。

训练赛无敌?

吹捷豹吧,往年LPL哪个不是吹训练赛暴打其他赛区?

训练赛无敌正赛被爆的还少吗?

S8RNG训练赛无敌,结果被G2暴打。

S9SKT训练赛无敌,结果又被G2送回家,反倒是训练赛被暴打的FPX夺冠了。

诸如此类,不枚胜举。

于是,姜无敌“吹一中”之类的外号就出来了。

在有心人的带节奏之下,许多随波逐流的LPL粉丝也想起了曾经被各种一号种子包括但不限于LGD、EDG、RNG、JDG、TES等队支配的恐惧,也纷纷跟着唱起了反调,连EDG都跟着遭了殃。

可怜的EDG,训练赛被FPX虐,网上还要被键盘侠喷,惨得不能再惨了。

好在EDG七点就开始打比赛了,没那个闲工夫去关注网上舆论。

但也许是下午确实被虐得太厉害了,今夜的EDG状态低迷,除了打外卡本子战队DFM那场,其余全输了。

首轮3-0大号局面开局的EDG,第二轮1-2,总比分4-2,最终以小组第二的名次出线,而李哥领衔的SKT则以总分5-1的战绩拿到小组头名。

B组出线大战告一段落,网上又出现了各种阴谋论。

其中获得最多人支持的一种阴谋论是:

EDG怕第一出线会在八强遇到FPX,所以故意控分。

而观点的反对方则开始拼命踩FPX的新中单:

虐了两个欧美捞比队就吹起来了?

还训练赛无敌呢。

谁不知道训练赛就是玩玩而已,根本不会上压箱底绝活,能做数吗?

真就“吹一中”呗。

虽然S11期间FPX的队员被禁止开直播,无法通过弹幕获取外界信息。

但是网上的火烧得太猛,许多圈内人都开始给FPX的人发消息,或为求证,或冷嘲热讽,或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搞得大家出来吃夜宵都不太高兴。

今晚这餐,是李纯承诺过的打赢比赛的额外奖励。

地点是鹏城某豪华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自助餐的模式,价位也合适,装修看起来挺上档次,关键是楼层够高,全落地窗看出去夜景很美,在餐厅里昏黄灯光的搭配下,不管是情人约会还是朋友聚餐,氛围都很不错。

众人落座,姜稚最后一个端着餐盘过来。

刘青松看见姜稚餐盘里唯二的两只烤茄子,刚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

“姜哥,你这是被气得大餐都吃不下啦?”

“啊?没有啊,我有什么好气的。”

姜稚微笑着落座。

刘青松却替他打抱不平起来。

“妈的都怪李炫君那个大嘴巴子,他要不说出去就没那么多事了。”

“你怪李炫君有啥用。”

小天不咸不淡地说道。

“现在网上就这样,反正喷人不用负责,键盘侠把节奏一带,没脑子的就跟着咋咋呼呼了。”

话题起来了,一群人便开始义愤填膺地声讨节奏狗,还说如今这环境真是每况愈下人心不古。

其实都是阅历尚浅的小青年,哪懂得什么叫社会呢。

做东的李纯把众人带进来就说要上洗手间,结果上了快半个小时都没见回来,刘青松邪恶地猜测他是钓妹妹去了。

这餐厅里小资还是挺多的,以李纯如今的身家,要钓几个单纯的拜金女那还真是手到擒来。

话题便渐渐的往不可描述那方面开展。

姜稚其实来过这餐厅,知道其他菜品都不怎么样,所以只要了两份上次吃起来感觉味道还行的烤茄子。

吃完了茄子,见众人越聊越h,他对这些没啥兴趣,也不好扫别人的兴,便百无聊赖地坐着,无意识地转头看向别的地方。

这一看,他愣了一下。

还真撞见一个认识的人。

不仅认识,还挺熟。

“我看见个熟人,过去打声招呼。”

众人聊得正嗨,应了姜稚一声,也没人问他看见谁了。

姜稚起身离座,往挺远那桌走过去。

然而等他靠近了才看见,除了认识的人之外,还有一大一小两个美女。

而且仔细一看侧脸,认出来了,大美女也是认识的。

刚才在那边的时候,两人背对着姜稚,这边灯光又比较暗,以致姜稚都没注意到。

正犹豫着要不要掉头回去算了,刘少已经发现了他。

刘少一眼瞧见姜稚,立刻站起来朝他挥手。

姜稚只好走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