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他是姜神啊

收拾完毕,众人带着各自的键盘鼠标来到酒店一楼的电竞训练室,各自落座。

趁着大家安装调试设备的时候,牛排对今天的训练赛解释了几句。

“大家听好了啊,今天跟我们打的是EDG。”

“嗯,他们晚上要打比赛,今天约我们打训练赛的主要原因是...姜稚,大家懂的都懂啊,多了我就不说了。”

“然后呢,今天的团队训练赛除了同样不准推基地之外,他们增加了两条规则。”

“对线不准单杀,打出5k经济差就重开,15分钟3k经济差也重开。”

话说完,大家也都调试好外设。

牛排挥挥手:“好了,大家先热一下手吧。”

说着牛排看向姜稚。

“姜稚,你不用做基础训练,先开个房吧。”

姜稚说好。

林伟翔听见牛排的话便道:“教练,我也不想做基础训练,来来去去就那几个AD,我都要练吐了!”

牛排一眼瞪过去,林伟翔便不吱声了。

在日常训练这种事情上,教练的权威是没人敢挑战的,因为这关系到月底发多少工资。

通常来说,职业选手的日常训练流程是这样的:

每天起来后先做两个小时左右的基础训练,也就是自己开训练模式去练某个英雄的操作,记忆不同装备不同等级情况下的英雄伤害、技能冷却时间等。

做完基础训练后,基本会跟别的战队约上三到五场团体训练赛,如果是个人solo训练赛或者制定特殊规矩的(比如一方被推一塔就直接重开之类的)团体训练赛,一天开上几十把也是有可能的。

打完训练赛之后会开会复盘。

一般选手们都起得比较晚,复完盘之后也差不多到傍晚或者晚上了,休息一会就要开始自己打排位。

选手们每天的排位数量都是有硬性要求的,比如FPX,除非自己有特定的训练方案,可以跟教练或找经理商量,否则每天至少要打10把排位。

每个选手的每天训练情况都会被记录下来,教练会不定时抽检,如果发现某个选手在某方面特别弱,教练就要制定特殊的强化方案,比如对于那些对线能力太弱的选手,教练就会跟经理商量,出钱找别的强力选手来跟他打个人solo赛。

但毕竟每个人天赋有限,若短板实在太过明显,那合同到期后就不会续签了。

总之,如果有谁敢在训练中偷懒,月底的绩效奖金就别想拿了。

目前来说,国内的电竞俱乐部都差不多是这么个管理模式。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

对于那些能给俱乐部带来额外人气或广告收益的明星选手,管理上就会适当放松一些要求,FPX的队伍里就有这么一位例外选手。

姜稚开好了房,按教练的要求设上密码。

不多时,一个ID是一串不规则字母的玩家进来了。

对方没说话,进来就准备。

牛排在训练室里转了一圈,这时来到姜稚身后。

“直接开吧,先选3把妖姬。”

姜稚照做,回头问牛排:“教练,这人谁啊?”

牛排看他一眼。

“你说是谁?”

“呃...斯考特?”

牛排没回答他的问题,看着姜稚的屏幕说道:

“符文和召唤师技能你自己看着带。”

“好。什么规则?”

“一血,十分钟压三十刀,一塔。”

“懂了。”

“用心打,人家付了钱的,一个小时五万呢,到时候一起结算给你。”

所谓到时候,自然是合同到期的意思。

“好!”

听说有钱拿,姜稚来劲儿了!

游戏开始。

电刑+闪现点燃的妖姬买好多兰戒和血瓶出门了。

对方选的是瑞兹,相位猛冲+闪现传送,出门装是腐蚀药水。

一般这种打法的瑞兹副系都会点饼干配送+时间扭曲补药,续航能力很强,并且嗑药的时候会加移速。

见瑞兹没有互相试探一下的意思,姜稚便在公屏打字。

“你好啊。”

你好会显得比较语气生硬,加个啊就温柔多了。

姜稚这是想着拉回头客呢。

对方回了个“你好”。

姜稚又说:加油!

对方:。。。

好吧,这天没法聊下去了。

姜稚便不再说话,本质上他也不是很擅长自来熟的人。

1分20秒左右,双方兵线涌上来。

妖姬直接越过己方小兵,走到对方前排小兵前面。

瑞兹怕被电刑消耗,往后退了两步。

妖姬左右走位,将兵线拉散。

1级学W的瑞兹想消耗他一下,上前几步。

坐在另一家酒店训练室里的斯考特面无表情,手指修长的右手稳稳地抓着鼠标。

光标落在妖姬身上。

同时妖姬转身对瑞兹平A。

瑞兹W即将锁定的瞬间。

啪!

妖姬突然W上来,一脚踩在瑞兹身上。

斯高特移动鼠标,想要重新锁定目标。

咔嚓!

妖姬第二发平A出手,电刑触发,同时回到原地。

斯高特第三次想要锁定妖姬,然而妖姬的W施法范围本来就比瑞兹的W远,回到原地的妖姬更是往后退了一步,此时早已超出了瑞兹W的范围。

“高手。”

斯高特心无波澜地说道。

“废话,不然我花钱找人家来干嘛。”

站在他身后的战队总经理兼总教练阿布面带微笑道。

“不是...”

斯考特一边操作瑞兹对线,一边沉吟片刻。

“我的意思是说,他玩这个游戏的思路很特别。”

“怎么说?”

“怎么说呢...嗯...他玩的大概是真人lol,就是这样吧,对,真人lol。”

阿布收敛了笑容,眉头微蹙:“说清楚点。”

斯考特:“就是说,他预判了我的操作。”

他把瑞兹拉到一个安全距离之后,放开握着鼠标的手,举起手来给阿布看。

“他预判了我的手部动作。”

“真的?”

“是的,所以我的技能不能锁定他,被他白打了一套电刑。不过破解方法也很简单,游戏里设置‘施放上一个已经按下的技能’就可以了,但是职业选手一般不会点这个,因为会很影响操作。”

阿布摸着下巴沉默许久。

“那这样说的话,这个人对游戏的理解就很恐怖了。”

“是的。”

看了一会,阿布看见半血瑞兹退回塔下回城,身上的3层腐蚀药水也嗑完了。

而对方妖姬还是满血状态。

“你打不过他是吧。”

“嗯。”

“瑞兹打妖姬几几开?”

“前期妖姬小优,6到11级大优,瑞兹三件套加水银鞋才可以反打。”

“那你怎么3分钟没到就要回家了,不是小压吗?”

“我说的是理论上...但他是姜神啊。”

阿布愣住了。

斯考特补充道:

“越是厉害的人,看完他的两场比赛就越能知道他的利害,宋义进说两个自己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我跟宋义进差不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