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约到后半夜!

李纯进门坐下来,第一句话就说:

“小姜啊,刚才5万块奖金已经给你转过去了,你收一下。”

姜稚闻言,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喜,拿起手机一看,果真有5万块微信转账等待接收。

他把钱收下,高兴道:“谢谢经理。”

李纯不动声色地微笑着。

姜稚脸上的表情不似作假。

他是真真切切为自己收获到这5万块钱感到开心。

如此一来,李纯接到那通电话之后心里一直存在的疑惑就得到了部分答案。

于是他接着问:“小姜,问你个问题,能不能如实回答我?”

姜稚点头:“您问吧。”

李纯便问道:“你是不是很抗拒接受采访这种事?”

姜稚微微一愣。

领队告状了?

不,不对,小天他们也经常被告状,也不见经理找他们谈心。

那为什么经理会这么问呢?

姜稚心思活泛,稍微一想就懂了。

他暗叹口气。

“经理,姜家有人给您打电话了吧。”

“是的。”

李纯大大方方承认了。

姜稚敛起表情,满脸严肃。

“我虽然姓姜,但我跟姜家的关系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欠人家钱,除此之外,我跟他们没有别的法律关系。”

听了这话,李纯愣住了。

“是这样吗?”

“是的,而且关于采访这些事情,我会尽力配合俱乐部的安排,请您放心。”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一会,李纯起身告辞离去。

姜稚关了灯,回到床上躺着。

望着黑暗中微微泛白的天花板,一些陈年往事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浮现。

别想了。

都跟我没关系了。

轻轻做了几次深呼吸,姜稚闭上眼睛。

如果是没做那个梦之前的他,也许会一夜难眠。

但现在是经历过一梦万年的姜稚,如今他的心境,恐怕比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的石头还要更坚韧。

不一会便沉沉入睡。

……

次日一早便被砸门声吵醒。

迷迷糊糊起了床,揉着眼睛去开门。

三个人影一拥而入。

“姜哥姜哥,快跟我合拍一张!”

“明明是我先进来的,凭什么你先拍!”

“不能叫姜哥,现在要叫姜神!”

谁说两个女人是三千鸭子?

这三个男的能顶五千只鸭子!

姜稚彻底被闹醒了,定睛一看,三人分别是FPX队里的康复师梁生、数据分析师长歌、以及刘青松。

长歌手上还捧着个看起来很新的拍立得,也不知道是不是刚买的……

门没关,小天双手抱臂拽拽地站在门外,满脸不屑地看着五千只鸭子。

林伟翔也拄着门框看热闹。

住在隔壁的牛宝也被吵醒了,此时正揉着眼睛游荡到门外。

姜稚听了一会,算是听懂了。

这三家伙想要跟自己合拍,还要签名照,说是要拿去卖钱。

姜稚一阵无语,然后道:

“什么鬼签名照,能卖五毛钱吗?”

康复师梁生贼兮兮地凑过来。

“姜哥,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外网好多人都在求购你的签名照!”

“哈?”

刘青松也凑上来:“姜哥,真事!”

长歌本来是个挺冷酷的帅哥,奈何是个财迷,也跟着重重点了下头。

见长歌都如此肯定,姜稚懵了。

“不是,我就打了两场比赛而已,至于吗?”

“至于!姜哥,你现在比巅峰期的狗爷还火!”

“对对对,狗爷最开始为啥火你不知道吗,不就VN绕后跟那个五杀吗,但是他有队友啊!姜哥你是直接一打五!那震撼程度,能比吗?”

“就是,姜哥你现在就这么猛了,潜力大着呢,以后肯定更火!”

姜稚无言以对。

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什么实力。

但是这届网友也太饭圈了吧?

还签名照卧了个去...

被追星的本人都惊呆了。

勉为其难跟三人分别合照一张,签名照啥的那是说啥也不肯了。

正闹着,有人用力咳嗽了几声。

众人循声望去,看见顶着两只浓重熊猫眼的教练牛排。

姜稚:“教练,有事吗?”

牛排脸臭臭的:“赶紧洗漱一下,一会楼下训练室集合!”

为了迎合这场在十月初到来的全民盛事,作为S11举办地的鹏城,当地所有酒店都做了充分的准备,每家酒店都设有至少一个LOL训练室。

牛排这话一出,大家都不干了。

小天率先发难:“教练,这才7点半!”

刘青松附和:“就是,我早餐都还没吃呢,这就要打训练赛了!”

牛排把脸一板,指着自己的熊猫眼道:“知道这黑眼圈怎么来的吗?电话吵的!大半夜还有人来约训练赛!你以为我想啊?都排到后半夜去了!”

林伟翔:“那你别接那么多不行吗?”

牛排:“这话你跟经理说去吧。”

刘青松:“关经理什么事?”

牛排:“人家愿意付费打训练赛,一场十万,经理全接了!”

众人:……

“那这钱是不是应该分一部分给选手们?”

对钱最敏感的长歌说了句公道话,积极替选手们争取利益。

李纯恰好在此时出现。

他拍拍手把众人的眼光吸引过来,满面笑容地说道:

“我知道,大家昨晚连着打了5场比赛,是挺辛苦的,那我也在这里先向大家道个歉,辛苦了!”

“但我真不是贪那点小钱!”

“有句老话说得好啊,场上是对手,场外是朋友,对吧?”

“大家都是混电竞圈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嘛,这次人家约你打训练赛你不打,以后你有啥事求人家的时候呢?”

“所以也请大家体谅一下俱乐部的难处,同时也是为自己广结人缘,将来就算不想在这个队待了,也好找下家不是?”

“我李纯在这里承诺,训练赛所得收入,俱乐部分文不取,全部分给大家!”

李纯这话一出,大家都没意见了。

有钱不赚那不是傻的吗?

再说了,训练赛嘛,输赢无所谓的事。

玩呗!

几个队员麻溜出门,洗漱的洗漱,换衣服的换衣服,一眨眼就走了个精光。

姜稚刚要说话,李纯抬起手摆了摆。

“小金的那边我去说,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尽管去打!”

“那好吧。”

既然经理都这么说了,姜稚也就不操那份闲心了。

而且人家硬币哥也不一定瞧得上这点小钱,毕竟分分钟几十发火箭的大主播,几万块钱?算个屁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