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冥冥之中

  • 异国宝藏
  • 莎果
  • 3062字
  • 2022-05-07 03:47:28

对于昨天的事情谁也没有去深究,当我们再次醒过来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这里的医疗环境实在是太差了,以至于我的伤没有得到好的处理,不仅恢复慢,更是在折磨我,而现在正是夏季,屋外的日光很强,而我又因为受伤的缘故而不能洗澡,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煎熬。

“我说你小子能不能用点劲啊,怎么像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似的!”

“夏大哥我已经很用力了。”

李子显得很无辜,这几天来夏大哥的脾气是暴长,他在一旁伺候的也辛苦。

“你给我走开,大头你来扇!”

“的勒”

若不是身上有伤,此刻我早泡在冷水里了,哪里还用得着这般委屈,每天看着这群兔崽子洗澡,我心里就燥热不已。

这么热的天不能洗澡也就罢了,可是竟然还热汗不断,最重要的是伤口在慢慢的愈合,那种痒不是一般的难受,酷热的天气一直这样持续下去,不仅让我们无法启程,还限制了我们的行动。

“表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就在我燥热难忍时,门外响起了玖儿的声音,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便已经推门而入,随后响起一阵尖叫声。

“啊!表哥你耍流氓!”

“……”

对于玖儿的话,我感到很冤枉,这么热的天,在加上我身上有伤,不穿上衣很正常啊,在说了这玖儿先闯进来的,这怎么能算我耍流氓呢。

“都给我该干嘛干嘛去!”我看着那些兔崽子看我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我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在把他们给赶出去以后,我发现这玖儿还在房间里,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在偷看我的身体,见到她这样,我顿时也觉得挺尴尬的。

“咳咳咳,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偷偷摸摸的算怎么一回事。”

“表哥你无耻!”

“我有齿,而且还很白。”

“哼!对了表哥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

楚玖儿见自己的表哥无耻到了极点,她狠狠的瞪了他一下,很快她便想到来这里的目的。

“我说玖儿啊,你表哥我这还受了伤,你就忍心我在烈日炎炎暴晒?”

“我……”

玖儿是怎么想的我其实都明白,只是现在这个情况很不是乐观,夏河已经没了音讯那么久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表哥难道我们就要一直在这里待着吗?那夏河怎么办?还是说表哥你已经不打算管夏河了吗?”

“夏河是我的弟弟,我怎么可能会不管他!”

此刻我的语气有些激动,夏河不见了我是最担心的一个人,我做梦都想快点找到他,然后让夏河忘了什么灵皇墓,什么宝藏,在我的脑海里他还是一个孩子,他不该卷入这场纷争。

“表、表哥……”

楚玖儿从来没有见过她表哥那么生气过,一时间她也被吓住了。

“玖儿明天,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我累了,你先出去吧。”

“那好吧”

从来没有觉得那么烦心过,这件事情也该做一个了断了,明天就离开这里,在找到夏河以后我便回部俱乐部,再也不去接触关于墓穴的事情,

在这么决定了以后我便叫来了李勇他们,给他们说明我的想法后,他们也开始准备干粮,忙忙碌碌中一天就那么过去了,第二天当太阳才刚升起时,便告别了款待我们已久的大叔,因为那桥断了,我们不得不渡河,索性现在是夏季,若是在冬季,只怕我们还过不到对面,我在李子等人的搀扶来到了河对面,这个时候我打开手里的地图,正准备走下一步时,这个时候我接到了俱乐部里打来的电话。

“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怎么夏大哥?谁的电话啊?”

李子看夏大哥的神色凝重起来,他暗想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上头有新任务,让我们马上回俱乐部。”

“表哥你们回去了,那夏河怎么办?”

楚玖儿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她开始急了起来,现在夏河还没有找到,她怎么能离开呢。

“玖儿我也是没办法的是,夏河我会重新派人寻找的,现在我们先回去。”

虽然我也是百般的不愿,但是只要我还没有俱乐部一天,这就不是我所能选择的,我看了一眼前方,心里在默默的祈祷,夏河我的弟弟你一定要平安。

“可……”

“听话”

这一次不是我狠心,而是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出来了半个月,就这样回去,我心里也不会舒服,可我也有我的难处,于是我们一行人开始往回走。

一路上玖儿都没有跟我再说一句话,我知道她还是在生我的气,但有些事情是跟她解释不清楚的,我们用了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俱乐部。

而回到俱乐部后我被老板狠狠地骂了一顿,因为我的疏忽导致我俱乐部其他人意外死亡,这个责任我是推卸不掉的,因为这件事情我被扣了半年薪水,我知道组织上对我已经够宽容了,而没过多久便听说夏河找到了,虽然受了伤,但好在命是保住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那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夏大哥好!”

“李子你怎么在这里?”

“夏大哥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你他么的是不是傻?”

因为上次的事情,老板对我很不满,这不他还罚我到伙房做饭半年。

看着眼前的李子我是气不打一处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傻人,我不希望他因为我而待在这个地方,我不希望他因为我而没有出息,只是当我说出来这句话以后,那傻小子竟一个劲的对我笑,最后怎么赶都赶不走,对于他我无奈极了。

“夏大哥过年了,你回家吗?”

李子看着坐在灶台前烧火的夏殇,半年了,他们来到这伙房已经有半年了。

“当然得回去一趟,你呢?”

“我是一个孤儿,除了俱乐部,我没有地方可去!”

“要不然去我家吧。”

“好啊”

不知不觉这一年就要过完了,半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幕我至今都无法忘怀,不是因为我因此被扣了薪水,而是我总觉得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这半年来我从家里人那里得知,何家的人最终找到了灵皇墓。

在得到那里的财富后,他们的地位又上升了不少,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但是最让我意外的是,我的弟弟夏河竟然疯了,也不知道他在失踪的那段日子里都发生了什么,我想我该回去看看他了。

在俱乐部里待了最后一天后,我便回到了家中,再见面我发生父亲苍老了许多,看着眼前那痴傻的夏河,我心里不是滋味极了。

“夏河哥来看你来了。”

“大粽子,好可怕,不要过来!”

“夏河我是哥啊,我不是粽子。”

“走开!走开!”

看着惊恐跑开的夏河,我难受极了,他还不到二十怎么能让他承认这种痛苦。

“爸,夏河这……”

“殇儿啊,我们夏家只怕是要走下坡路哟!”

“爸这……”我不明白我父亲话里的意思,看着他的背影,我感觉还有很多事情是我不曾知道的,在家里待了几天以后,夏河终于不再那么惧怕我。

“扣扣扣”

夜里我听见有人的敲门声,当我打开房门时,发现门外站的人竟然是夏河,看着他抱着个抱枕,那模样像极了了孩子。

“怎么了夏河?”

“今晚我要跟哥哥一起睡。”

“这……”

没等我答应下来,他已经溜进我的房间,并且在我的床上躺了下来,我颇为无奈的走过去,想要把他给拽起来,但没有想到他已经睡着了,我也只能认命似的在他身旁躺了下来。

只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我醒过来时这夏河已经不在我的房间里,而且我屋里哪张地图不见了,起初我并不在意,以为是夏河拿去玩了,可是下一秒家里传来了夏河失踪的消息,这个时候我隐隐感到不安起来,如今夏河已经疯了,他能去哪里呢?

“殇儿你手里那张藏宝图还在吗?”

“不在了,父亲怎么了?”

我不懂夏河失踪跟我那张地图有什么关系。

“坏了,你弟弟可能是落入别人的手里了!”

“什么!”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留下那张藏宝图竟然会是一个祸患,如今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就在我们在干着急时,一个陌生的号码出现在了我的手机里。

“夏河在我的手里,想要救他,到xxx地方来。”

“你是谁?”

他并没有给我多余的回答,当我按照这个号码打过去时,却再也打不通了,此刻我心里极度的不平静下来,因为那个人说的地址正是之前我跟李勇在的那个农家,那个人他为什么要约我去那里呢?

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哪般,我感觉我好像陷入了一个阴谋里。

“殇儿那人说了什么?”

“夏河在他们手里。”

“什么!”

“爸你不用担心,我这就去把他给接回来。”

看着父亲受到了刺激,我心里极度的不好受,如果被我知道是谁绑走了夏河,那么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

“夏大哥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