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断桥

  • 异国宝藏
  • 莎果
  • 3029字
  • 2022-05-07 03:34:02

黑暗总是会被黎明给驱散,当一丝光亮照在我的脸上时,我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那么的可爱,看着他们枕着对方而睡,我都有些不忍心叫醒他们,但是为了他们的身体着想,我还是叫醒了他们。

“都给老子起来了!”

可能在俱乐部里待的时间长了,这嗓门不知不觉也就大了起来,一个没把控住,把主人家都给吵醒了,看着眼前的这些小子不到五分钟就整理好了,我心里还是有一些欣慰,而就在这个时候,主人家在屋外出了声。

“出了什么事情吗?”

“大叔没事、没事……”

我看着众人的目光都放在我的身上,我有些不适应,我轻轻的咳了一声,已表示我此刻的尴尬,看着走进来的中年男人,我友好的对他笑了笑,毕竟他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收留我们,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年轻人你醒了,感觉身体怎么样了?要不要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这……大叔我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不用麻烦你们了。”

“夏大哥那怎么行,你现在可是我们的主心骨,你绝对不能出任何的事情!”

“……”

看着李子那坚定的模样,一时间我还能说什么,我从来没有想到这李子对我的关心竟然会这般重,这让我感到压力山大啊。

而那大叔也热心,一听到我们的谈话,他马上就动身了,我本想叫住他,可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消失在我的眼前,看着如此热心的大叔,我心里感慨万千。

“李子我怎么感觉你对夏大哥的关心有些不同寻常呢?”

“去你的,说什么!”李子在听到李勇的打趣后,他有些怒意的瞪着李勇,从他的神情来看,他是反感别人对他开这种玩笑的。

“你们这群兔崽子,是不是都皮痒了,竟敢开我的玩笑,都给我等着,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们!”

“哈哈哈夏大哥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再说吧!”

大头平日里挺怕夏大哥的,但是因为他这次受伤了,大家都开始在夏大哥那里找乐子,他自然也不愿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于是也跟大伙开起了夏大哥的玩笑。

“我说夏大哥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真的对女人没兴趣啊?如果对男人有兴趣的话,那么可以选我啊?”

“李勇!”

我黑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人群,想我一世的英明,哪曾想竟然会沦落到被这群兔崽子开唰过,若不是此刻行动不便的话,我早就收拾他们了,哪里还容许他们这般放肆。

“全都给我蹲下扎马步,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起来!”

“夏大哥我们错了,你就饶了我们吧!”

对于他们的求饶我充耳不闻,若是太纵容他们,指不定有一天他们会骑在我的头上来,而就在我准备惩罚他们时,那热心的大叔再次走了进来。

“年轻人车子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准备走吧,若是去晚了,这天指不定就黑了。”

“好的,谢谢大叔你。”

“终于得救了。”

也不知道是谁悄悄的说了那么一句,我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瞬间鸦雀无声,我在李子跟大头的搀扶下来到了屋外,当我看到大叔给我准备的“车”时,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头顶有一排排的乌鸦飞过。

这个时候我才好好的打量这户农户家,我发现这里比我以往见过任何的一家人家都要贫穷,看着他们那矮小的瓦房,在跟我自己家对比起来,我心里真不是滋味,这贫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想着城里的人开名车住名宅,可是跟眼前的相比,这里简直是惨不忍睹,这里住的瓦房,坐的是牛车,这模样分明就是几十年前一样啊,尽管看着那牛车我心里不舒服,但是我却并没有表现出来。我知道大叔已经是尽了他最大的力量了。

“夏大哥这……”

纵然是其他人,他们也不曾见过这样的阵仗,看着他们一个个傻眼的模样,我发现一旁的大叔脸色有些囧样。

“那个这已经是我们这里最好的车了,我、我……”

“大叔没关系的。我们又不是娇滴滴的大姑娘,没事的。”

我知道我们刚才的表现伤了这位大叔的心,我知道他也是一番好意,我又怎能辜负呢,在他期待的眼神下,我示意大头跟李子搀扶我上了车。

当听见一声牛叫时,车子开始走动了,就这样我们在颠簸的牛车上前行着,一路上感受着春风与牛叫声,我怎么都觉得有些怪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们被颠得肠肺都要滑出来时,我们终于到了大叔所说的“医院”,看着那破旧的房子,我感觉我的心再次受到了打击。

这样的“医院”还不如城里的小诊所,看着李勇跟大头那夸张的表情,只怕他们的嘴巴就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扶我进去!”

在我的提示下,他们终于回过神来,在他们的搀扶下,我们走进了医院里,在这里我们闻到了霉味与酒精的味道,这种刺鼻的味道真心让我受不了,但是我看见一旁担忧的大叔也不忍心让他难过。

“放心吧大叔,没事的。”

“年轻人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直到把大叔给送了出去,他们才开始检查我身上的伤,当他们解开我那满是血渍的衣服时,我忍不住抽了一口气,想不到这才过了一夜,这衣服便跟肉连在了一起,医院里面的布局很简单,除了几张床之外就只有一张桌子,而医院里只有一个医生。

“嘶~”

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这医生突然给我伤口上倒酒精,有他这样清洗伤口的吗?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他医术是否过关,然而这才刚刚开始,在他给我用酒精消毒以后,他便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草药给我敷在伤口上,顿时伤口是又辣又疼,隐约间伤口似乎裂开了,血缓缓的流了出来,饶是我那么能吃苦的汉子也承受不住这份疼痛。

“你到底会不会治病!不会你就给我闪开!”

“我是这方圆百里的医生,你竟然说我不会治病!”

大头看我汗流不止且脸色苍白,他忍不住跟那医生吵了起来,此刻我疼得脑子都开始模糊了,根本就听不清这李子对我说了什么,等那疼痛感好不容易减轻一点时,我看见这大头已经拎着那医生的领子,随时都要把他给扔出去一样。

“大头你给我住手。”

“夏大哥他那样对你,他根本就是一个庸医!”

“放手!”

我当然知道那医生的水平如何,但是大头打人是不对的,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这大头才松手。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真是可怜我一把老骨头了。”

看着那医生的抱怨,我忍住心中不揍他的冲动,任何受到这样的对待心里都会有气,若不是看在我眼下有求于他的面上,我早就把他给揍趴下了。

“大叔我想问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兽医啊”

“……”

听到这句话瞬间我彻底崩溃了,我夏殇这是做了什么孽,老天爷竟然会这么惩罚我,若不是我命大,只怕我早死在他的手上了。

这一刻我看着那医生,瞬间为这附近的村民而感到担忧,一个兽医怎么可以医人,这不是间接的杀人嘛,想到这里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里我是一刻都不敢在待下去了,就算是死,我也不能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我们还是回去吧。”

“夏大哥你的伤口好像再次裂开了,我看我们还是先回俱乐部在说吧。”

“好”

尽管现在我还不愿回去,但是我此刻的身体留下来也只会给他们增添负担,在我们跟那热心的大叔说明缘由时,他眼里满是自责,尽管我说了这不关他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坚持要送我们回俱乐部,看着那么坚持的他,一时间我也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于是我再次上了牛车,在牛车的颠簸下,我胃里难受极了,眼看着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可是意外发生了。

“这……”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们都愣住了,明明眼前的桥好好的,可是为什么就在我们即将过时突然断了,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突然了,让在场的人没有任何的防备。

“夏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大叔这……”

“以前从来不会出这种事情的,而且这桥从来没有出过意外,今天实在是有些离奇,看来你们今天是走不了了。”

听着大叔的话,在看了一眼前面那汹涌的河水,我只能叹了一口气,这一切或许只是一个巧合罢了,最后我们不得不打道回府。

谁也没再去深究那桥为什么会断,而且还断得那么是时候,颠簸了一路,我的身体早就有些受不了了,当我们回到大叔家里时,已经是深夜了,而这个时候我已经是困得不行,才贴近床便睡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