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腐尸菌

  • 异国宝藏
  • 莎果
  • 2016字
  • 2022-05-07 17:14:10

“在哪里!”

李勇、李子在听到夏殇的话后,强忍住胃里的不适,再次来到了那个土坡的面前,在夏殇的指引下,他们很快便发现了土坡下的洞穴。

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开凿的,现在洞口只有碗口那么大,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收获,说不定这碗口大的洞,是以前盗墓贼留下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入口就在这附近。

“你们都给我别吐了,赶紧过来把这个洞口给我挖开!”

李子很快也反应了过来,于是他对他的手下大吼一声,随后挽起了自己的袖口,准备亲自动手,而李勇见他都这样做了,自然也不想甘居人后,一时间几个大男人围在一起在刨土。

“挖好了你们就跟我说一声,我给你们放哨。”

说这句话只是给我自己偷懒找一个借口,李子的手下自然是看不惯我的,若不是碍于李子的面子,只怕他们早就冲了上来。

“夏大哥你这是为你的偷懒找借口吧?”

“呵”

被李勇给揭穿了我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最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这洞口有多深,如果我们都把力气用到了那上面,若是突发个什么紧急情况,只怕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看着一个个的装备齐全,我的眉头不经皱了起来,他们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呢?

我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越挖越深,最后整个人都消失在了我的眼前,见他们久久都没有上来,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忍不住走过去瞧上一眼。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挖了三米深时,我便看见洞的内壁有一个大洞,也不知道那洞口是通哪里的,而此刻已经见不到他们了,想必是已经进了那个洞里吧,我心里暗骂这群兔崽子没良心,竟然撇下我自己进去了。

“李子、李勇里面什么情况!”

我对着洞口喊了几声,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回应我,我在地面上徘徊着,时不时的往洞口瞄上一眼,一个小时过去了,也不见他们出来,这次我不淡定了,心想他们在里面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也跳了下去。

看着黑乎乎的洞口,我还是迟疑了一下,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我这赤手空拳的进去一定会吃亏的,一想到他们还在里面,我还是决定进去一探究竟,这洞是横着挖得,怎么看都有点像盗洞,也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走到头,洞里面黑乎乎的一片,我在没有照明工具前,也只能慢慢的摸索前行,

一路上我不知道是踩到了什么,好几次都差点摔倒,我在这里暗骂几声,心想这几个兔崽子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盗洞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长,我有了约有十几分钟,却还看不到头,这一刻我心里是不淡定的,于是我停了下来,想到回去,可是这周围都是漆黑一片,我没少碰壁,头有些疼,而且还晕得厉害,只至于后来我都忘记了我所在的方向。

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我心里还是有些慌的,于是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起来,但由于重心不稳,我摔了很多次,每次都是眼冒金星,若不是心中一直有一个信念在坚持着,只怕我会被自己的恐惧心理给吓死。

就在我又走了几分钟以后我感觉到了风的涌动,心想这快要到头了吧?

心里还是有一丝欣慰的于是又一次从地上爬起来,开始前行,几分钟以后我看见了一丝亮光,心里那个激动啊,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很快我便发现这个盗洞是连通了一个墓穴得,难道说我已经成功的进入了将军墓吗?

我带着疑惑的来到门边,看着门上那些认不出的字,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感。这门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打开,我在原地转了三圈,依旧没有想到打开门的方法,我有些气馁的蹲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想起古人就是喜欢设计一些机关之类的东西,说不定这周围有什么机关是可以打开这扇大门的,于是我开始在四周的墙壁摸索着,很快我便发现这墙上有有一块石头是松动的,被我一不小心就按了下去,瞬间我听见轰隆隆的声响,霎那间那千斤重的门便打开了,

我在高兴之余还没忘打量一些四周,我发现这周围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说明我跟李子他们走的根本就不是一条路,奇怪他们到底去了哪里,而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穿出来了一种刺鼻的气味,这种味道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转身便想离去,但是我的余光却发现了一些真菌,我心里诧异极了,心想这墓穴里面怎么可能会出现真菌呢?

于是我强忍着心里的不舒服,踏入了那扇门,我发现门后面的空间很宽,但是却不见棺材,说明这里不是停放棺木的,我发现周围有一些猪牛羊的骨头,这里可能是用来祭祀的地方。

我看着墙角那些真菌,一时间我来了兴致,走到墙角蹲下来仔细的观察,我发现这里的真菌跟外面我们食用的真菌区别太大了,且不说它们的个头是我们食用真菌的三倍不止,而且它们的颜色竟然是暗黑色的,我很好奇这里都是石块砌成的,它们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呢?

我发现在它们的根部,好像有什么东西,那样子看起来很像尸体,我想应该是猪牛羊死后的尸体被它们给当成了养料。

“这是?”

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总感觉这些尸体不像是畜牲的反而像是人的骨骸,为了求证我心中所想,我小心拔起了一些真菌,却发现它们根部下的竟是人的尸骸,我心里震惊极了,万恶的封建社会,实在是太不把奴隶当人看了,我嫌弃的甩开了手里的真菌,一想起它们是用人的尸体作为养料,我心里就感觉有虫子在爬一样。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扔掉我采摘的腐尸箘后,怪异的一幕发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