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命运悲鸣的图记(1)
  • 命运泣歌
  • 篱缘箫月
  • 6030字
  • 2022-06-07 13:47:31

人性的弱点,往往是世界、社会混乱的根本原因。而人是主宰了整个地球的社会性生物,在魔法被证实了其存在并被广泛运用之后,混乱、悲伤元素代替了人类,主宰了这个世界,也主宰了命运。

由魔法导致的战争已经遍布全球,到处都是激烈的战斗后留下的荒芜以及被魔法摧毁的土地,横尸遍野,冤魂哀鸣。终于,随着几颗核弹的爆炸,遍布世界的魔法战争彻底结束。

这导致国家观念基本消失,法律失去了绝对性的作用,货币也彻底失去了意义。取而代之的是扭曲的哲学观念,如何活下去以及为了什么而活。

幸存的“魔法使们”也终于明白,魔法的出现,并没有让他们省去该有的努力去达到人生巅峰,也没有让他们完成“主宰世界”的帝王梦,更没有像他们希望的那样主宰命运。但魔法再怎么强大,终究只是通过改变物理常数来达成目地,核弹的爆炸依旧让魔法使们无计可施。这种局限性,让魔法使们的狂妄自大终究消散于超级核弹的蘑菇云之中。世界在迫不得已中迎来了短暂的安宁与恢复。

终于,在魔法使们的不懈努力下,在空间迁跃变得可能的情形之下,以魔法的无限性能量为动能的巨型飞船问世,飘浮于渊舟大陆魔法使馆上空。它大到阴影足够笼罩整个渊舟大陆,无奈只得升高到距地面数万米处。

以渊舟大陆魔法使协会为中心,遍布在世界各地的魔法使大量聚集,商讨计划。但如今的魔法使不下十万,计划的决定也由于参与计划的人太多而不得不简化。终于,商讨结束,一段话被翻译成世界各地区的各种语言通过魔法传达到相应的地区:

敬爱的世界人民,关于魔法的出现给这个世界带来无穷无尽的悲伤与混乱,我为此感到深沉的悲痛。但是要相信,人类绝对不会任由魔法的摆布,我们要征服它,利用它,征服命运,让命运掌握于我们手中,我们不能放过每一次拯救地球的机会!如今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之下,通过宇宙飞船完成空间迁跃的技术已经实现。只要大家还有这样的信念,就同我们一起,去宇宙各处搜寻资源,一起拯救地球!……

这段演讲长达半小时,在混乱与战后饱受折磨悲伤与绝望的人们听到这些如同见到了希望,如同成为了魔法使协会忠诚的信徒。在宇宙飞船缓缓接近地球之后,宇宙飞船的底部放出无数的环形光柱直达地表,这些人纷纷通过这些光柱被传送到飞船内部,而选择不相信魔法使协会并选择留在地球的人也不过十中之三。接下来,飞船又接连接走了舟北大陆和舟南大陆的选择离开的人,在离开之前,大批魔法使还带走了地球上仅剩的资源中的大部分,且自此以后这些人再也没回来过。

据说,魔法使协会只是为了逃离地球,通过空间迁跃达到仙狼星座,而因为仙狼星座距太阳系足足1886亿光年,而且魔法的无限动能并非容易实现,想在有限的寿命中到达那里,必须具备充足的魔法动能。而魔法使在出行之前带走这些人的目地就是让这些对魔法一无所知的人充当魔法能量的补充物,用人的生命血肉以及精神因素制造更多魔法动能,以实现快速到达仙狼星座。

到达仙狼星座的宜居带后,幸存的非魔法使人员不过十万。那些被洗了脑以后自愿充当魔法能源的人最后消失的彻底,甚至未留下一丝痕迹。也证实了,这些人的根本目地就是逃离地球去偷生。

几十年过去了,人们也不再期待这些人能够回来,更不会指望他们会带资源回来拯救地球。

但留在地球的魔法使也不在少数,且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他们有的,是没有参与魔法使协会的,有的,是以自己的方式去使用魔法而与世无争的,有的则是被魔法使协会淘汰下来的邪恶之人,又有一些由于罪行深重,他们的存在会使希望逃离地球的魔法使们征集作为魔法动能的凡人的效率降低而被迫赶下飞船。但是,在这样的时代,地球上的这些魔法使虽然没办法再搞什么大名堂,却也并不好过。渊舟大陆中部地区,这里曾是战争的中心点,激战导致这里寸草不生。2050年战争结束以来,这里残留的一片未被污染的水域,一批穿着奇怪的“拓荒人”在这里留了下来,过起了自食其力的庄园生活,围绕水域打造了一片家园。他们在这里生活,习武,并把这片家园命名为“荷刃园”,围绕“荷”打造了怡人的景色。这些人的原身是一个组织的后人,这个组织曾经用的们精心编制的忍术去刺杀战争的狂热者和战争发起方的领导人以制止战争,并且不放过每一个魔法使。常年的刺杀行动后,原本几千人的队伍最后只剩下十几人,其中七个已经年近70。领导者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团队中年龄最大的便是他的父亲,也是上一任领导者,在荷刃园刚建成不久便因病而行动不便。出于保护最后的队员的要求,他提议选择隐居世外不与世争修养一段时间,等待东山再起,彻底消灭世界上的所有魔法使。但他有资格休息,他曾用手中的剑与匕首成功刺杀了二十几名狂热于战争的魔法使及领导,而战争的参与者刺杀了不尽其数。

2077年开始,现任荷刃园道长名为牧渊尘,他担任新一任道长并非父亲的一意世袭,而是全园的认可。接下来,他便不分昼夜地把全园的忍术整合成一套体系,并以“荷刃忍术”命名,编辑成一本书。由于写字太丑,一直是由已孕的妻子来编成新书。同年,父亲及其他几位老者病终,牧渊尘的第二个儿子牧子秦出生。

“神族终将统治这个世界”

这是由一段奇怪的文字翻译而来。这段话最先出现在由牧渊尘道长编书的书的最后一页,由于是不认识的文字,荷刃园的武士们以为是精华的部分,纷纷向道长讨问。结果道长并不知情,还说这段文字并不是他写上去的。

“又是魔法使么。或许这就是他们的鸟文。”他又抑制不住冲动的情绪,在得知这段话的翻译为“神族终将统治这个世界”以后更是下定决心,并坚信把这段话留在书上的魔法使就在荷刃园附近,带上匕首和短剑,并把荷刃玉剑托付给再孕的妻子后就迅速向园外跑去。荷刃玉剑积攒了父亲一生的战功。怀孕的妻子无力阻挡,摔倒在荷刃园的门口。没有人敢阻挡他。

自此以后,荷刃园的武士们没日没夜的寻找,也始终不见牧渊尘的踪影,荷刃园无奈再次选拔道长。新任道长由信之荒担任,并且十几年来,始终没有让荷刃园的任何一个人放弃寻找牧渊尘的计划。

2090年,牧渊尘的两儿一女也都到了十岁左右的年龄,有足够的能力习武。

新任道长由信之荒担任,虽然个性冷漠,对待各种事物都很严厉,但他的实力几乎与牧渊尘不相上下。如今也是六十多岁的年纪,身手依旧不减当年。荷刃园的实力在他的领导下逐渐壮大,成员也扩大到四十人,但随着渊舟新势力的崛起:篱园和魔法学苑的建立,在各个势力的互相猜疑之下,原本和谐安详的生活再次进入水深火热的局面。荷刃园是由一批反魔法主义的忍者组成,而这两个新组织中都有魔法使的存在。

正在信之荒道长和其他忍者们商讨对策的时候,牧老的两儿一女:12岁的牧子轩,11岁的牧子秦和9岁的牧子姗正精心地琢磨着父亲留下来的书,并认真地练习着各种招式。

“最好不要发生正面冲突。孩子们还小,实在没办法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况且,这个魔法学苑看起来不简单,如果日后真的有冲突,我们怕是会凶多吉少。”牧渊尘叹息。

“但是,如果不解决他们,我们的先辈……已经付出了那么多的牺牲,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而且,如果我们不解决他们,放任魔法的传播,以后与他们对抗的就是孩子们了。”

长时间的商讨最终未能得到满意的对策,只能先让园内的精英学徒加强练习和传教以随时应战。

牧子姗生得一副可爱的容貌,却特别内向,人多的时候总是用纱巾蒙住脸。母亲在她出生后不久便因病去世,一直由信之荒和小儿子信岩来照顾兄妹仨。牧子姗除了哥哥们,信之荒和信岩以外基本不和别人说话,要强得很,拿不起来的长剑硬是狠着力气去拿。牧子秦一副“高冷”的样子,不爱说话,但一出口就是狠话,一天中除了一日三餐照顾妹妹就是习武。而大哥牧子轩则是一个“好哥哥”形象,对于弟弟妹妹和习武都很认真负责,也是三兄妹中最早领悟“星幻”要领的一个。

有一次妹妹故足了力气试着挥舞长刀,却不小心栽倒。紧急时刻,大哥牧子轩急速反应,用星幻的技巧瞬间移动了很长一段距离,但这远远不够。在飞出第二支匕首以后,完全没有力气去再进行一次瞬幻。眼看妹妹即将被长剑伤到,牧子秦突然出现,幻到牧子轩飞出的第二支匕首的位置,右手全力移开长剑,让牧子姗免于受伤。但牧子姗似乎被吓晕了过去,也因此躲过了道长信之荒的训斥。至于牧子姗晕倒的原因,却让人有些尴尬,毕竟女孩子那些事……

事后妹妹主动为牧子秦包扎伤手,并一脸自责的表情。”别往心里去,要不是这一次,我还不知道多久才能领悟星幻要领了。“语罢用左手安抚妹妹的头。

牧子姗抬头看哥哥,这一副不在意又高冷的样子,故意把换新的绷带缠得很紧。牧子秦虽然感受的到,却并未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甚至完全没有在意。原来,长时间的习武,让一个十四岁少年的手上出现了厚厚的茧,这点疼痛根本无所谓。

”想吃牛肉!“牧子姗撒娇地说。

“好好好,做给你吃。”牧子秦虽然脸上表现的高冷,但他拿妹妹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包扎完后,牧子秦特意看了看,又拍了拍妹妹的头说“姗姗真棒。”

前些天,信岩带兄妹三人瞒着道长,出了门再园北的山上寻找目标进行实战演练,途中四人协力击倒了一只野牛,却被道长狠狠的骂了一顿。那些被魔法污染了的野生动物极具危险性。两个哥哥对这样的训斥表现得无所谓,但是要强的妹妹却哭的不行,眼睛肿了好几天。但作为奖赏,这头牛被做成了美食专门给园内的小家伙们长身体。而善于创造新奇想法的牧子秦在习武之余,试着用不多的食材将牛肉做成了不同于以往的美味,妹妹嘴上不说好吃,吃的却完全超出了她平常的饭量。

“子秦总是能用自己超高的悟性弄出点新花样。”信岩在一旁夸赞指点。

“总是自己闷声地练习,没想到已经领悟了星幻要领,我这个大哥也觉得很没面子。明明练的也不少,也在按照书上父亲所说的去做。”牧子轩低下了头。

“书上的东西是死的,而且是你父亲自己的经验。你这种习武方式就如同墨守陈规,你不是你父亲,你要练就自己的本领和招式,发觉自己的长处。”

“知道啦。“牧子轩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凭着自己力气大,实力上也算是得到了认可。

“凭你这样的态度,技巧上你永远无法超越你弟弟。”

“各有所长嘛。”牧子姗意外的摘下面纱。熟悉的人都在这里,哥哥们,信岩长老,而且严肃可怕的信之荒也不在,牧子姗变得开朗了起来。然而信之荒的另外两个儿子,信洪和信鼎则对这几个小家伙从来不会多管。

“是这样。所以姗姗以后不要再用长刀了,你身轻如燕,更应该注重速度和敏捷的训练。”信岩悉心指点。

“哦。我记住了。”牧子姗是个实实在在的听话的乖孩子。但不一会儿,她警觉了起来。她对不熟悉的脚步声以及嗓音特别敏感警觉。又迅速戴上了面纱,哥哥们也开始警觉了起来。

进来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面带慈祥,并不像是坏人,但从外貌上来看,一定是个魔法使。

“道长不在,就先来看望一下小家伙们。”这人声音中也带着不可抗拒的慈祥感,却又不失作为男性的沧桑感。

信岩感觉这人并不一般,刚想说什么,牧子轩却不怀好意的插了一句。

“神族终将统治整个世界?”牧子轩毫不留情的质问让对方一愣。“原来你们也有被这件事所困惑。”信岩拉过牧子轩,刚要开口,对方又开始解释。

“不是所有魔法使都是战争狂热者,也不是所有的魔法使都为邪恶混乱而生。”说着向牧子秦走去,牧子秦虽然警惕又害怕,但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始终保持着高冷。轻轻抓过牧子秦的伤手,解去绷带,右手施放一束绿色龙灵光束照在伤口上,伤口竟迅速愈合,最后连一点疤痕也没有留下。

但这并不能让信岩等人放下戒备。牧子姗还偷偷跑到二哥身后,趁他不注意将烹饪台的火候调到最大。

“你认识这种文字?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书中?”

对方摇了摇头,“在我们的书的末页也有出现这样的文字,经过我们篱园的初步探索,这些可能是那年逃离外星的主策划方新世兴都有关,他们在仙狼星系中试图干涉地球的事物。”语罢把身后的包裹放在了地上。“我是篱园的主领导人,篱缘司寒。这次来本想与道长阁下商讨些事来着。”

“我这就去找回父亲。”信岩起身要出去。“不必了。道长阁下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没办法见我。所以希望您能传达一下我们的想法。”篱缘司寒打开包裹,拿出里面的一大包深绿色粉末状物质。“这是施加了龙灵治愈魔法的缘花果实研磨成的粉末,可以有效地治愈刀伤。你们大家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护地区和平,我们篱园不胜感激。但是也希望道长能明白,这个时代的魔法使,将会有极大的改变,清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魔法使在现在来说不再是理智的选择。”

信岩行着荷刃园的感谢礼仪表示感谢,三个小家伙也跟着行礼。

“我知道道长先生的想法,所以也请希望道长先生能放下对我们篱园和魔法学苑的敌对想法,而关于这段文字,我们也会尽可能快些寻找其他线索来给道长先生说明。“

牧子轩也终于放下了戒备。

“父亲确实是以敌对的态度对待篱园,而且父亲不能来迎接,在此我替父亲向您和篱园以及魔法学苑道个歉。但我相信,父亲会明白的。”信岩愿意相信篱缘司寒。

“或许没那么容易。道长因为某些原因必须要彻底敌对所有魔法使,所以才没办法见我。但是道长先生也明白,我们不是敌人,只是出于使命和荷刃园历代长老的遗训的因素,迫不得已这样的。”

“父亲确实执念太重。哥哥们也是,所以是说,父亲明知道您要来,所以故意带着哥哥们外出?”信岩似乎明白了一切。

篱缘司寒点了点头。“道长先生做出了对于他而言最正确的选择,所以也不要太过责怪他,这种做法需要得到尊重。另外,篱园就在荷刃园东南方向二十公里处,希望我们可以多多合作,常来玩玩。”篱缘司寒站起来似乎准备离开,但又在包裹里拿出另外的物件。“这是给孩子们准备的。”语罢拿出一支长笛递给牧子秦,接着拿出一副由轻金属打造的面具递给牧子轩,又拿出一套施加了魔法的华丽又非常适合牧子姗的衣服递给她。

孩子们纷纷行礼表示感谢,篱缘司寒也用篱园的方式回礼。

“道长先生估计也要回来了,我也该走了。”

篱缘司寒突然说要走,让信岩一时把诸多问题都忘记了。他还想知道关于篱园的更多的,但是,如果道长真的没办法见篱缘司寒的话,遵循篱缘司寒的意思,在道长回来之前,他必须离开这里。

“既然这样,我也不能说让您再留下的话。也实在不好意思,如此行色匆匆的来了又这么快就要走,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回礼。”信岩表现出了愧疚的样子。

“不会不会,我们也倒是有想讨要几颗荷花的种子。荷刃园的荷花我们早有耳闻,品种优异体态优美,所以,方便吗?”篱缘司寒表现的很客气。毕竟讨要荷花种子的事他也是被托付的。

“只要荷花种子吗?这没有什么不方便,多的很的。”信岩语罢迅速向荷花池出发,向打理荷花池的妮鹿要来了一袋种子说是要送客人。

“这东西也能当作礼物吗?老爹你怎么想的。”妮鹿当场直怼。

“是是是。但是这是客人要求的。还有,称呼改掉,不然会有大麻烦在未来等着你。”信岩和道长似乎有着同样的预感,不久将会有很大的灾难。而与篱园合作,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看了看刚满12岁的女儿,信岩满脸的怅然。她太弱了,弱到根本没办法习武,甚至不被道长所认可,一度要求信岩把她交给居住在北原的妻子,离开荷刃园,也能避免卷入混战。但妮鹿根本没办法和母亲在一起。顷刻间,信岩似乎决定好了什么,迅速回到篱缘司寒面前,递过种子。

篱缘司寒再次行礼致谢,信岩和三个小家伙也纷纷回礼送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