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托付
  • 翼归录
  • 蜃楼yi梦
  • 6080字
  • 2020-02-19 17:15:23

第一章托付

校园永远是个充斥着活力的地方,学子们总是三五结伴有说有笑尽显朝气由其是在周末更是如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有人喜欢逛街,有人喜欢户外运动,也有人喜欢宅在家发霉,而高翼就属于后者。

宿舍,高翼一手零食一手鼠标无趣的翻着网页,平时宿舍几人一起倒是还能玩会游戏,不过今天……

“哐当”

宿舍门被粗暴打开几个声音伴着巨大的门墙撞击声响起:“老高快出来一起玩儿去。”

“快走快走,麻溜的。”

“快收拾下待会我让小兰给你也介绍个妹子认识认识。”

门口三个兴奋过头的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叫得欢实丝毫不顾忌高翼脑门乱跳青筋,直到他实在忍不了甩出手中零食怒吼道:“滚滚滚,快滚!三只禽兽在我个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当心分得快。”

“哈哈,难得有个虐狗不担心小动保的机会我们怎么可以错过。”

门外三人的贱笑让高翼咬牙切齿,抓起一包还没拆封的零食砸了过去。

“滚滚滚滚滚滚滚!老子不当电灯泡,你们有多远给我滚。”

“不去你可别后悔。”

“不去拉倒,兄弟们别让妹子们等急了,我们快走吧。”

“我会给你打包骨头回来的。”

三人笑闹着远去还不忘再调戏他一把。

高翼苦笑摇头继续刷网页,他并不是真不想去,只是看着舍友仨成双成对他一单身狗倍感压力,不如一人待着自在。

胡思乱想间突然感觉周遭光线异常,扭头便见窗外红光耀眼正疑惑哪来的光便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喊什么流星。

活了十几年还没见过流星的他抱着猎奇的心态丢下零食来到窗边,举目便见一团赤红到刺眼的火球,刚觉得此流星与电视上看到过的不太相同就觉热浪裹身,失去知觉前画面定格在一颗包裹在烈焰中的小球击中心口。

迷迷糊糊中高翼睁开双眼,因为清楚记得自己被流星砸中的过程因此对醒来后莫名身处这片诡异丛林并没有任何意外,只是……

“人生赤条条来赤条条走,古人诚不欺我也,可是说好的神仙姐姐、勾魂女鬼呢?哪怕是和我一样赤条条的鬼也该有个吧,可是为毛就我一个人被丢在这鬼地方啊!!”

失去了光明正大偷窥的可能高翼只能哀叹囗气随意找了点藤叶缠在腰上,毕竟他并没有当暴露狂的想法。

也不知道这鬼地方是天庭所属还是地府地界,反正看起来平凡无奇,即没有传说中天庭的那种仙气袅绕也没有传言中地府的那种阴森恐怖。

本想老老实实待在醒来之地等牛头马面或天兵天将来接引,奈何也不知过去多久等得饥渴难耐仍不见接引者到来只得自救,或许这一离开便会成为孤魂野鬼但做什么鬼都比饿死鬼强不是。

“鬼也会饿?”

瞎晃悠中的高翼一脸懵哔的想到这么个哲学性问题,传说中鬼都是餐风饮露不用为温饱发愁的,亲身体验才明白也是要吃喝的啊,不过想想老家初一十五给先祖摆贡上香烧纸钱倒也有几分释然,纸钱不就是给祖先们在那边花的,贡品香烛不就是给他们吃的么。

又想到自己一个二十不到的大好青年,人生的美好时光才刚开始就这么莫名其妙结束了,人间那么多美食美味再也吃不到了,父母辛苦将自己拉扯大,如今他们渐渐老迈而自己还没尽过孝道……不知道父母听闻噩耗会受到怎样的打击,

唉……

高翼仰天长叹摇头将这些杂念甩出脑海,他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能改变的事他会费心去想,已成事实无法补救的他会有遗憾却不会时时记挂让自己不自在,当下不再胡思乱想用心考虑起以后只能‘吃香喝蜡’该怎么过,是不是该早点投胎比较好。

‘哗咔……嚓……嗤嘭!’

搜寻半天高翼无奈的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以他这算不上死宅的能力根本奈何不了跑动的生物同时因为对植物的不了解也采不到野果。

正饥渴难耐不知如何是好时突听不远传来响动,似是什么摔落毫不犹豫转向声源。

不会是天降美食吧,会是撞死在某处的野兔还是从天而降的馅饼。

擦着口水思索间扒开乱叶便见光线透过断裂的枝条撒在地上趴躺着的一个人身上,周遭凌乱撒落着断枝落叶表明之前的声响是这人坠落引起的。

“原来是这样出现在这个鬼地方的啊!”看着因枝条断折而露出的明媚天空高翼若有所思,奇怪的是自己醒来时并未发现身周有断枝也未发现头顶枝条有断裂痕迹似乎自己又不太像是从高空掉下来的。

地上那人似有所感一翻一滚退出几米满脸杀气警惕的望向高翼,出神中的高翼就觉得周遭空气似乎变得凝实了般呼吸困难起来,同时身周好似涌起一阵寒意让他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双重压力下险些没让他当场跪了。

“我擦擦擦擦擦擦擦!这特么什么情况,反应这么激烈干嘛!还有那眼神……难道是要杀人不成!我去!看你这样子我肯定知道你是怎么死的,绝哔是被人砍死的!”承受着难言的压力高翼心中狂吼。

之所以会说这人是被砍死的是因为那人的装扮,那人看似四十来岁,一身墨绿长衣破破烂烂,衣服样式奇特,与现下流行甚至过时的款式均不同倒有点类似汉服古装的意味,全身上下遍布伤口,有被树枝划伤也有利器割伤,最恐怖的一条刀伤从左肩直到右腰,丝丝鲜血仍不停渗出,这模样你说不是被砍的谁信。

那人打量高翼一会,见他只有枝叶遮体白白净净一幅文弱书生模样便不再关注靠坐树下摸出个小瓶自顾自处理起伤口。

目光离开高翼感觉周遭压力顿消但先被恐吓后被无视高翼略感尴尬的同时也有些许生气,这什么人啊一点礼貌也没有。

正想离开又不知何去何从,难得有个伴,看似难相处了点却总比当只孤魂野鬼强,一念至此壮着胆子问道:“大叔,需要帮助吗?”

那人扫了高翼一眼,那赤果果的眼神让他感觉很不自在,脚步微挪掩在树后露出半个头冲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心中却是疑惑重重,怎么这家伙身上有衣服我就光溜溜的难道因为他是被砍死而我是被流星砸死衣服也被烧没了?

那人见了高翼那略憨的表现不由一笑,只是动作略大牵动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你还好吧?”

“这里很危险,你赶紧离开吧。”那人没有回答随囗说了句便再次处理着伤口,突然似想到什么又抬头仔细打量起高翼。

“我已几乎油尽灯枯后很难再保不住那物,素闻书生意气重情重诺不若请他……不行不行,此人性情不明若是贪墨……可我的情况不容乐观若倒下也会便宜了那群贼子,不若便交予此人,就算此人贪墨了也比便宜那些贼子强。”

一念至此便从怀中取出两物改口道:“熊某有一事相求,还望公子能将些物送还青全派。”

高翼面色一苦,揉着肚子道:“我倒是想帮忙,问题是都转悠大半天了也没见个出口。肚子都快饿扁了也不见天兵、牛头们上班,等见到玉帝或是阎王非告他们一状不可。”

自称熊某的大叔一时没听懂什么牛头天兵却是明白他大概是迷路了也没在意后面那句随手一指:“直走十里便能见到大道,上了大道一路向下自可离山。”

高翼奇怪这人比自己来得晚怎么知道出口,正准备问那人神情骤变,迅速收起东西警惕的看向某个方向,高翼再次感觉身周压力巨增不由自主跟着转头看去。

林中安静一片,就在他疑惑这姓熊的怪大叔发什么疯时几道人影从枝叶后显现出来,人影在树枝上窜行速度之快高翼自认在平地上都不如。

“wō、cāo!拍电影呢?”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以前只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的场景真真实实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样的视觉冲击让他一时间有点无法适应。

正感慨就听到熊大叔一声叹息:“来得真快,若非先遭埋伏后经连番血战无暇疗伤又兼内力耗尽……唉……虎落平阳啊”

熊大叔仰天长叹,想我堂堂今却被几个二三流的蝼蚁追得穷途末路……真是可悲可叹啊,可惜仙书终究未能送回宗中……不甘啊。

那人哀叹着瞥见一旁已经处于懵哔状的的高翼心中更加坚定了让这些蝼蚁夺走仙书不如交给这看着比较顺眼的小子想法。

听到那人招呼高翼勉强回神,扯多几片树叶围在腰上这才不时看看还在树上蹦哒的几人缓缓走了过去,那人似着急了见他拖拖拉拉的竟站起身几步迎了上去也不寒暄拖沓,再次摸出那物塞给他重复道:“请小兄弟将此物送到青全派。”

说着不等他答话翻身跃起迎上已经到达两人身周十米外黑衣蒙面的五人。

熊大叔身上虽带伤双拳挥舞依旧带起阵阵风鸣爆破声打得五个黑衣人节节败退。

高翼又有看电视电影的即视感,一个人赤手空拳和四个手持刀剑长棍的人正面对抗同时还要留心一个不时丢着暗器的猥琐家伙,就这样还能硬碰硬将五个人压着打,这不是电视中主角的风姿吗。

熊大叔却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虽说实力远胜五人,奈何失血过多内力耗尽,本就是勉力压榨潜能乃至寿命,每个动作又会撕裂旧伤实在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而那小子却还傻站着不跑,这让他焦急不已只得再次强提内力将对手连连轰飞连声催促快走。

高翼呆傻傻的看着六人你来我往的斗成一团心中思绪纷杂:这情况和传说中天庭安乐祥和差距挺大啊,大概只有地府才会这么混乱吧。话说这要再死一次会不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呢?

想着想着他终于意识到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继续待这会不会被牵连然后他们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搞死?

就在他想到这个问题时战场中那焦急的呼逃声传入耳中,条件反射般转身就跑。

跑没几步又想到什么扭头冲战团中喊道:“大叔,青全派在哪啊?邮编多少,快递还是物流能到,收货人叫什么名啊?”

战团中熊大叔伤口越发崩裂血流不止,时间一久已经从对五人的压制渐渐变成了被五人压制,只能勉力牵制五人再过一时半会牵制不住五人让他们分出一两人那高翼只能任人宰割,哪还有心力和他多话,只能一再催促快走。

高翼还想说些什么突然一道寒光冲他飞来,还在疑惑什么东西就见那人硬受其他几人的攻击凌虚拍出一掌,顿时只觉腹部被人猛推一把不受控制的弯腰倒飞出去,撞到树身停下时就觉头顶一凉,举目便见一个小小的刀柄插在树上,他立刻意识到那是一柄飞刀,一柄刀身足有六七厘米长的飞刀,不是那突如其来的一推这柄飞刀已经将他的脑袋扎爆了。

瞬间高翼脑中一片空白,好似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冷汗蹭蹭往外冒不自觉打了好几个哆嗦,直到耳边再次传来那撕心裂肺般的大吼“走!!!”才将他惊醒。

呆滞的抬头望着战团,眼中再次闪过一道寒光,这道寒光并没有射向他却依然吓得他浑身一抖回过神来,瞬间恐惧占据了他的身心,连滚带爬的转身狂奔而去。

这次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被流星砸中时他没来不及感受到的生死间的大恐惧。

脑中一片混沌,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忘记了疼痛,忘记了一切,脑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跑!!!”

跑,拼命的跑,他要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他要逃离这群会杀人的魔鬼,跑!跑!!跑!!!

看着高翼身影消失,熊大叔那已经没什么血色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复杂难明的笑容。

“暴熊前辈何须如些?我等无仇无怨只求前辈行个方便让我兄弟几人过去。”战团中持剑黑衣人突然开口。

熊大叔原名熊刚,是青全山实力仅次于当今掌门强者,绰号暴熊。

暴熊漠然不语手上却加重了几分力道。

“前辈这又何必,你手中已无仙书,觅地静养,不出三五月必可恢复如初,此时与我等纠缠又是何必。那小家伙似无半分内力,应非青全子弟,即便我五人不夺他也无法在此地虎视眈眈的众多江湖豪杰手中脱身,前辈在此阻挡我等岂非为他人做了嫁衣。”持剑人喋喋不休的说着,试图扰乱暴熊的心境。

暴熊只是不语,脸上却挂上了讥讽的冷笑。

这些他又何尝不懂,但他己经油尽灯枯就算现在走支撑不了多久,东西留着只会让敌人轻易得到,也许那小子并不会如约将仙书送到青全派,但总比就此落入敌人手中好,现下他只想拖住眼前几人争取更多时间,起码能为自己留下一分希望留下一份期盼也能给这些人找点麻烦。

暴熊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眼前已经开始出现重影,他明白大限将至拼尽最后的意志全力压缩着身体中每一分力气每一丝内力仰天怒吼左腿踏出双拳似掌握天地砸向离他最近之人。

“不好!”五人其呼不妙,但最近那人已经来不及撤离,其他四人急忙上前搭救。

暴熊这耗尽生命的一拳终究还是被五人合力接下,虽然让几人全数受伤吐血却不能让他们丧失行动能力。

暴熊心中一声哀叹:小子,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之后只能看你自己了。

“呸!老东西竟敢伤我,看爷爷将你打成肉泥!”见暴熊一拳过后双肩无力垂落脑袋耷拉一动不动,显然己经毙命,使长棍的高大蒙面人恶狠狠的举棒就要鞭尸泄愤,要知道刚才来不及撤离的便是他,若非同伴相救那一下他不死也残了。

用剑之人连忙上前一步拦下:“二哥,别做这些没用的。四弟五弟你俩轻功好,先去将那小家伙捉回来,大哥二哥你们赶紧将尸体处理掉,我来遮掩战场。”

使飞刀之人与使两把轻薄短刀之人点头向高翼逃走的方向追去,几个起落便消失在树荫中。

“一具尸体有什么好处理的,就让他暴尸荒野岂不解气。”持棍人擦着嘴角血渍粗声粗气道,显然对暴熊有着不浅的怨念。

“解气是解气却也会让他人知晓暴熊已死仙书易主之事。如今天下间只有我兄弟五人知道暴熊己死,待夺得仙书我等悄然退去,他人还在寻找暴熊我们却可安然觅地潜修岂不更好。”持剑人悠然一笑。

持棍人恍然大悟连声称赞还是三弟想的周全扛起暴熊尸身与另一人离开。

话分两头,高翼一宅男平时虽有锻炼但在丛林中加上又被吓得脑袋几乎宕机一路跌跌撞撞速度又能有多快?

老四老五本身擅长轻功在林中速度亦非常人可比盏茶功夫便已发现目标。

一柄飞刀出现在一人手中,那人嘴中发出残忍的笑声飞刀化做一道流光划过了高翼的手臂带起一道血线,高翼却似毫无觉查般继续一脚深一脚浅跌跌撞撞奔跑不止。

“嘿嘿,好久没玩猫鼠游戏了,五弟,不如让哥哥玩会?”掷飞刀之人嘴上说着手却没停又一道流光脱手再次带起一道血线。

“嘿嘿……快点,再快点!就要抓到你了嘿嘿……”老四如同猫戏老鼠,怪笑着喊叫着不管猎物听没听到,时不时在猎物身上留下一道伤口却不直接杀死,甚至连猎物的行动力都不影响,这么弱的猎物再失去行动力还有什么乐趣?

高翼似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般迈动着机械的步伐奔跑着,事实上他真的感觉不到疼痛或说他现在根本感觉不到任何东西,脑子一片混乱什么也想不到感受不到只有求生欲的本能驱动身体不停向前。

老五自是知道四哥的爱好,我为刀俎的时候没必要扫了他的兴只是冷眼看着。

“不好,快抓住他!”老四正虐待着猎物老五突然发现了什么惊叫一声加速冲出欲擒下高翼。

老四被这一声提醒才注意到前方,心中不由懊悔,玩太开心竟一时忘了处境与观察地形,眼见加速不及眼中凶光毕露数道流光脱手直奔猎物几大要害。

片刻后“唰唰唰”几声三道黑影出现,正是去处理暴熊尸身与打扫战场的几人。

“东西到手了?”持刀人见老四老五站在悬崖边,身上并无不妥便问出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对不起大哥。”老四讷讷的道歉一声低头有些无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的看着脚下。

“怎么回事?”老大闻言眼色一冷喝问道。

“那……那小子……携仙书……坠……坠崖了。”老四缩缩头畏惧道,若非他想要戏耍猎物哪会有这当子事,没能拿到东西全是他的责任心下也有些不安。

“你们!……一个普通人都追不上让我怎么说你们!”老大闻言便要发怒,以老四老五两人的轻功身法捉拿一个普通人易如反掌,没成想煮熟的鸭子也能飞了让他怎能不怒,但此时怒也无用。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当务之急是尽早找到仙书。”老三见此连忙制止,现在可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这可是万丈崖,先天高手亦不感随意攀爬,我们要如何找回仙书?”五人中老大实力最强老三智慧最高,所以一般时间老大也会听他的安排。

“万丈崖凶险在其高,有准备便无大碍,何况为了仙书我等连先天高手都敢对抗又何惧这区区崖壁。”

老大点头,仙书的价值无可估量冒多大险都值得。

几人计定便准备下山,老五神情却是一正:“有人!”

“走!”老大闻言神情一变,低吼一声带头离开。

几人前脚刚走几道身影便出现在五人之前站立处,几人分头搜索一番后互望一眼悄然追寻五人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