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星空石棺
  • 极点寸芒
  • 原创九霄
  • 3825字
  • 2014-05-27 19:05:21

虚无的宇宙,黑暗弥漫整片空间,带来一种难以抗拒的窒息感,宁静地可怕。

陡然,幽冷黑暗的宇宙深处,爆射出一道炽热耀眼的光芒,宛如一团熊熊烈火,破入万载冰封的河底,瞬息将整条冰河融化破碎,发出刺耳的爆裂声响。

散发光芒的原点,此刻正以超高的速度穿梭在这黑暗与冰冷并存的宇宙中,光芒原点极其微小,却在宇宙之中拉出一条横跨星空的白练。光芒原点渐渐消失在黑暗深处,伴随着冗长的白练渐渐隐没,虚无的星空再次恢复沉寂。

水寒星,一个属于下级的修炼星球,在这庞大无边的宇宙中,像这样的修炼星球数不胜数。此刻的水寒星夜色苍茫,零星点缀,一切如同往常一样。

顷刻间,浩瀚的夜空突然出现一道刺眼的亮光,冲破水寒星的防御气层,发出破空巨响,打破此刻夜空的宁静。

“爷爷,你看,有流星。”一名孩童在庭院中指着夜空兴奋说道。

“嗯?”老人顺着孩童的手指方向望去,双眼的瞳孔陡然收缩,似乎想要将那团炽热的火焰看个透彻。

“天空突降巨石,虽然那巨石此刻被烈火包围,可是却没有一丝损耗,想来是一块极其坚硬的宇宙陨石,水寒星又要掀起一场大争斗了!”老人望着那急速下降的巨石微微叹息道,同时整个身体居然莫名其面地腾空起来,朝着远处一座古老的宫殿飞去,速度之快眨眼即至。

御空飞行,这可是绝世高手五阶强者以上才能做到的,刚才那名看似普通老者居然是一位至少达到五阶初期的强者,看他御空时那动作宛如轻描淡写,丝毫不费力气,甚至有可能是五阶后期强者。

对于水寒星来说,天降陨石,那可相当于天降宝物,这一次必定引起许多修炼者的注意,怪不得老者会说水寒星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战斗了。宇宙之中孕育出的陨石,是炼器的极佳材料,即使一般兵器加入丁点宇宙陨石,也能成为削铁如泥的神兵了。

“轰!”

巨石猛然撞向地面,轰隆巨响几乎传遍整座森林,那强悍无匹的冲击力硬是将周围砸出一块直径大约为一里的深坑,原本葱郁的树木早已荡然无存,深坑的中心赫然是一块长达三米的石块,石块通体火红,静静地躺在泥土内。

“是迷乱森林,那块宇宙陨石降落的地点居然是迷乱森林,而且似乎还是迷乱森林的深处,事情有点麻烦了。”一位虎背熊腰的大汉猛然说道。

“大哥,怕什么,又不是没进过那迷乱森林,我们把家族三阶以上的长老护卫都带去,凭借大哥你准绝世高手的实力,还怕得不到那块陨石吗?要是得到那块宇宙陨石,或许还能炼制出古器,到时候我们尹家的实力绝对大增,晋级上等家族也近在眼前!”大汉旁边的一中年人说道,语气充满激动之色。

拥有准绝世高手的家族,在水寒星中也只能算是一般中等家族了,但要是拥有一件古器,势必晋级上等家族行列。

宇宙陨石,古器,仿若惊雷之声在大汉的脑海中回响,充满诱惑。

“好,速度召集人马出发,全速前进,务必将那块陨石得到手!”大汉双眼一发狠,没有任何犹豫说道。虽然凶险,但机遇与危机并存,如果最后真的得到那块宇宙陨石,他的家族必定要上升一个台阶,至少能够成为同级别家族的龙头家族了。

同一时间,宇宙陨石降落在迷乱森林一事几乎传遍整个水寒星,各大家族势力纷纷派遣高手前去,都想要得到那令人垂涎三尺,疯狂若癫的宇宙陨石。

无论是宇宙陨石内的宇宙精气还是它本身的炼器价值,都能让无数修炼者陷入疯狂。距离上一次出现宇宙陨石还是三百年前,那一次中等家族至少灭族三十个,上等家族五个,甚至连隐匿的超等家族都出来插一手,为的只不过是一块半人高的宇宙陨石。

迷乱森林中,由于巨石的庞大能量将周围一里地都轰成深坑,将这一带的兽类禽类吓得赶紧逃离,因此方圆十几里都是一片安静。

经过一夜的时间,巨石依然躺在深坑的中心,只不过此刻巨石不是原先通体火红之样,而是变成古青色。细看之下,巨石居然棱角分明,仿佛经过精心雕琢般。青色巨石表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图纹,通体环绕着一股淡淡的青色气流,宛如水流一般,充满古老而神秘的气息。

这根本不是神秘宇宙陨石,而是一具神秘古老的石棺,从星空中漂浮降落的石棺。

“咔啦!”

陡然,一道莫名的摩擦声在这宁静的周围响起,声音来源正是那具神秘的石棺。只见石棺周围那股淡淡的青色气流缓缓消失,石棺的上沿出现一条细如针的裂缝,隐隐能看见从细缝中流露出一缕浅白色气流,隐没于周围。

“咔啦!”

摩擦声再次响起,而且这次比原先要刺耳许多,宛如有两块千斤巨石在相互摩擦一样。此刻,青色石棺的上方石盖已然移开一大半,浅白色气流肆意流蹿,石棺内部充满诡异而神秘气息。

半柱香过后,浅白色气流渐渐消散,但仍然有部分停留在石棺上空,将石棺包围起来。石棺内部也逐渐清晰起来,如果有人在一旁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石棺内部正躺着一名面容清秀,身材偏瘦弱的青年人,不知生死。青年人身穿一件蓝色长袍,虽然没有一丝灰尘,但仍然能感觉到那长袍散发出一股古老岁月的气息,青年人大约十来岁,那异常苍白的脸显得有些恐怖,似乎严重缺乏营养一样。

突然,青年人的双眼猛然睁开,那眼神,宛如能够穿越古老的时空到达另一处彼岸,深邃,迷离。时间停顿了几个呼吸,青年人这才转动那漆黑的双瞳,双手一撑,这才从石棺内坐了起来。

双眼不断大量着周围,发现如此陌生,青年人眉头不由微皱,同时眼光转回眼前的石棺上。

“爷爷,父亲,母亲,你们还活着么?”青年人两眼无神,看着这具青色石棺发呆,在一瞬间,他的灵魂仿佛回到了那遥远的星空,他清楚地记得,母亲将他放入石棺之中,当时父亲跟爷爷早已冲向天空,迎战那恐怖的惊天大手。当母亲狠心将石棺盖上,青年人最后看到的是母亲滴落的泪水,无论他在里面如何挣扎,嘶天喊地,石棺早已被严密封死,最后实在挣扎无力,青年人就陷入了沉睡,一醒来就出现在这陌生的地方。

“实力居然退到一阶中期,看来许久没修炼,能量已经流散了,也不知道我在这石棺呆了多久,居然将我五阶初期的能量都消耗光了,一阶中期的实力,也不知道在这陌生的地方能不能够安全活下去!”青年人有些自嘲说道,如果不算上呆在石棺内的时间,他如今也就只有十六岁,修为原本达到五阶初期,可惜如今只有一阶中期,自保都成问题。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想我岚离十六岁都能够修炼到五阶初期,重新恢复实力并不难,而且还要变得更强,爷爷,父亲,母亲他们或许还活着,希望我在那该死的石棺内待的时间不长!”青年人正是岚离,自幼生长在岚家之内,不曾出去过外面世界,三岁开始修炼,而且表现出不弱的修炼天赋,十六岁达到五阶初期,这还是他整天偷懒,一天打鱼,三天晒网的结果。

岚离不知道爷爷父亲的修为到底达到什么程度,唯一一次看到他们出手就是对抗星空中出现的大手印,那庞大无边的手印即使遥远观望,岚离都感觉到一种痛苦的窒息,不过爷爷却单独一人硬抗那巨大手印,而父亲则对抗那神秘强者,那一战,岚离亲眼看见生活十六年的家族瞬间被人倾覆,熟悉的面孔也逐渐被抹杀,岚家的一切都在那大手印中化为了虚无。

所以,岚离不知道自己要变得多强才能重新去寻找爷爷父亲他们,唯有走一步算一步,总有一天将会拥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岚离暗暗发誓道。

对于岚家的一切,岚离只知道岚家所在的是一颗名为岚星的星球,整个岚星都是他岚家的。还记得当初岚离问父亲岚星到底有多大时,父亲曾说如果以他五阶初期的飞行速度,飞行千万年也不可能将岚星绕一圈。而岚家的势力,从拥有一颗如此庞大的星球可知肯定不小,当初懵懂无知的少年对这些根本不感兴趣,就连修炼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

“以后修炼可不能偷懒了,岚家覆灭,而我却幸存下来,留着岚家的血脉,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既然如此,唯有将实力提升到令他们颤抖的地步,总有一天用他们的血祭奠所有死去的岚家之人!”

一梦醒来,物似人非,昔日幸福的少年,如今那瘦弱的肩膀却要背负家族的仇恨,时也命也,仇恨能迷失人性,亦能铸造强者。

将思绪从遥远的星空那边拉了回来,现在岚离迫切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实力,周围一切都十分陌生,唯有提高实力才能安全存活下来,才有希望重新回到曾经的岚家。

“实力退后到一阶中期,原本那虚化的内丹也消失了。”岚离很是无奈,实力达到五阶后,体内将会出现一颗虚化的内丹,等到突破七阶达到另一境界后内丹才会变成实质化,拥有虚化内丹,说明岚离可以御空飞行,能够直接吸收天地灵气炼化,可惜现在一切都化为虚有。

“嗯?不对,丹田内似乎有颗微小的东西。”岚离大吃一惊,同时集中意念去探寻丹田内的情况,按道理来说此刻丹田应该呈虚空状态,没达到五阶不可能出现任何东西,现在居然有有颗东西出现在里面,由不得岚离不吃惊。

此刻,那颗微粒正安静地悬浮于丹田之内,岚离的意念透过丹田,看向那微微发光的颗粒,这一看,岚离再次吓一大跳,颗粒如同黄豆大小,表面有层透明的能量结界,而让岚离吃惊的是结界内居然围着另外一件东西。一缕能量,一缕银白色的能量,能量成流线状,薄如蚕翼,似乎是一把飞刀。

“飞刀?那结界内怎么会封印着一把能量飞刀?”岚离满脑子疑惑,毫无头绪,不过对于飞刀他可不陌生,岚家就是一个修炼飞刀的家族,当初岚离的爷爷对战那巨大手印时,瞬息施展出万千把飞刀,密密麻麻的飞刀全部汇聚成一股飞刀洪流,硬是将那惊天手印给破开,而岚离的父亲则施展漫天飞刀,与十几位神秘强者战斗而不落下风,足见飞刀绝技的恐怖。

观察了许久,岚离发现无论如何他的意念都不能穿过那微型结界,又不能催动它,只好无奈地放任它留在丹田内,意念顿时退了出去。

一个跃身,岚离从石棺内跳了出来,原本达到五阶的实力就可以御空飞行了,可惜现在岚离的修为只有一阶中期,离五阶还有一大段距离,不过这一跃也有五米多高,比一般的一阶强者要强上不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