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创世之争
  • 往生无梦
  • 茶小公子
  • 2332字
  • 2022-02-23 17:42:32

上古时代,天帝以统一为旗,攻打七界各族,天兵所到之处,生灵涂炭,紧接着,妖界战败,魔界战败,精灵界战败,幻界各族自危,人界陨落。独剩预言界未受战乱之苦,七界难民逃到预言界,组成义军。

义军虽奋力抗战,却连连败退,士气大跌。

“青璃大人,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准备给自己收尸了。”义军先锋看着桌上的图纸,红色的棋子已经占了大半个版图。

伏羲族族长伏青璃坐在椅子上,手肘支撑在椅子上,手托着下巴,不说话。

“如果我们现在投降……”说话的人渐渐没了底气。

“你投降了,天帝那厮,他会给你留个全尸?”先锋恶狠狠盯着刚刚说话的人,“我可记得妖王对天帝可是有些恩情的,你看看妖界还在?”

“我知道,你也先消消气。”刚刚说话的人安抚先锋。

先锋转身对着青璃,“大人,实在不行,我们拿着手里的武器跟他们拼了。”

青璃站了起来,“你们先别急,我再想想……”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也就你把她当领袖看”

“你说什么?”先锋反手拎起那个人的衣领,“天下大乱你还有空说这种话?”

正殿又开始了争吵。

青璃转头,看了一眼,迈步走了出去。

走廊边花草稀疏殆尽,残花枯草,无人打理。

青璃走回了自己的冥神殿,打开大门,映入眼帘是满地书卷,她微微皱眉。

“青璃大人!”妖界左使双飞对着琉璃行礼。

青璃推开门,“请进。”

双飞看着满地书卷,心里不由一惊。

青璃挥手,殿中的灯被点亮,唯有一个偏殿暗着。

“你找我,是为了战事?”

双飞点头。

青璃下身拿了一卷书,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其实我也无能为力。”

“大人!?”

“连妖王魔王都败了,我们有几个人是天帝对手,更何况至今为止他还未出手。”

“那大人为何还要苦苦支撑?”

青璃走到殿中央,“因为……”话还未说出口,便听见偏殿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青璃不等双飞反应,快步进了偏殿,双飞也跟着进了偏殿,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墙壁绘着敦煌飞天图,金色龙凤盘旋在柱子上,莲形灯点亮偏殿,古色的框架勾勒出每一个地方。

青璃放下手中的书,将摇篮里的婴儿抱起来,“哦哦哦哦……乖,不哭。”

婴儿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对着青璃笑。

青璃将婴儿放回摇篮里。双飞走近一看,看见一个女婴,青色竖瞳的眸子。我好像哪里见过,双飞想了一会,伏羲幽泽,他也是这样的眸子。

青璃摇着摇篮,没空管双飞。

“大人这是你的千金?和伏羲大人的?”

“嗯。”

双飞明显感觉出青璃回答时,眼神的不对。

“所以大人是为了孩子,才……”

“嗯。”

“这孩子叫什么?”

“伏羲荷泽。”

双飞看了一眼青璃,青璃抬头,刚刚好对上他的视线。

“我知道你心急,但我何尝不是,天帝与我更是有着杀夫之仇,我何尝不想跟他拼了。”青璃站了起来,“可是我连他的一招都接不下,我还有什么资格跟他拼命最终白送了一条命。”

双飞跪下,“我知道大人不是不愿,但双飞还是请大人全力以赴。”双飞重重磕了一个响头,“妖王殿下对我有恩,即使只有一线机会也尽力一试。”

“我知道,可是我们没有任何机会。”青璃扶起双飞。双飞不起。青璃无奈“我试试。”

“多谢大人!”双飞再磕一个响头。

“但是否有机会,要看天命了。”

“什么意思?”青璃扶起双飞。

青璃走到一个壁画面前,画中有一个天女提着一个灯盏。青璃施法,青色的灵气,顺着青璃的手指,飞到壁画中,青色的灵气,勾勒出天女的线条,白色的光,伴着橙蓝的披帛,天女半身飞出了壁画,将青色灯盏放在了琉璃的手上。在空中飞了一圈,回到了壁画之中,手中再无灯盏。

青璃转身,手中悬浮着灯盏。

“求凰灯?”

青璃点头,“此灯可以预知未来,原来我也用过,都无结果,今天如果一样没结果的话,便是命了。”

青璃施法,灵气围绕这灯,灯光忽明忽暗,青璃将手指划破,在灯上停留半刻,一滴血滴在了灯芯上,灯火突然变亮,飞出了一只青凤,围着偏殿转了几圈,留下了点点星辰,最后回到了灯中。青璃停止了施法。随手将殿里的灯灭了,星辰汇成了一个法阵。

双飞腰间的玉佩化成一把琴,飞到第一个阵位上,手指尖的戒指变成一把笛子,也飞到第二个阵位上。求凰灯飞到了第三个阵位上。

“这是?”

青璃看了一眼,“这法阵可以聚集周围灵气,从而达到法阵中的祭物灵力剧增。”

走到空着的三个阵位边:“需要七界的七把圣器才能启动。圣器启动的话,应该是吸取天地灵气,给阵眼祭物强大的灵力。”

抬头看了一下阵眼,她愣住了,法阵是围绕着荷泽展开的,那么……青璃不敢想。

双飞看出了青璃眼神的不对劲,“大人?”

“没事。”青璃强忍泪水,“七界圣器除了相思琴,魇笛,求凰灯,还差四个,思若化生蝶和泪石在精灵界使者和幻界使者手上,但是瑶台梦和……”

“瑶台梦在天帝手上,而人界圣器方舟根本就是一个传说,人界生灵早就灭绝了,根本无从下手。”双飞接着青璃的话说道。

“嗯。”青璃心不在焉地轻嗯了几声。理了理精神,收了法阵,“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搞到瑶台梦再说。”

“嗯。”

青璃走到荷泽位置,坐下,“你退下吧,我再想想。”

双飞收了琴笛,行礼,离开了。

青璃知道求凰灯的意思,但是为什么,天命要一次次选择自己的亲人她想不通,她丈夫因为是一代翘楚,被推上了领袖之位,最后战死。为什么他们的女儿也要这样。

她看着熟睡的荷泽,落泪。

过了几天,天后派人送来了瑶台梦,而义军面临着天兵的攻打,已经兵临城下唯一希望就是方舟。在众人绝望之时,青璃拿出了人界圣器方舟。

法阵已经建好,青璃抱着荷泽,放在了阵眼,七件圣器已经就位,青璃走出法阵,众人催动法阵,强大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在此,被圣器转化成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到阵眼的菏泽身上。

菏泽化成16岁样的少女,落在法阵的中心。她迷茫地看着他们。

菏泽被众人立为七界之主,尊号女娲。与天帝展开逐鹿之战。

上古十三年,女娲出世六年,天地异象,十二紫宸星异常,化成十二个婴儿,古有紫宸辅中君紫薇之说,世人便笃定所降之人辅佐女娲而生。

后经训练,灵力不低于女娲,世人大喜。

女娲赐名自然,以族而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