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来自深海的女巫

  • 万里归风
  • 希雾安
  • 3113字
  • 2022-02-08 18:58:39

1

传说在深海中有一座人鱼城,人鱼城中住着一个女巫。

南枝是人鱼城的第42任女巫。

虽是这么说,但之前的41任她也从未见过。不过,人鱼城的人都管她叫女巫,久而久之她也就适应了自己的这个身份。

身为人鱼城里唯一的女巫,城里男男女女的人鱼,无论大事小事都来求她,刚开始的激动也渐渐的被时间磨灭。

直到某一天,人鱼城中来了一个人类少年。

深海之中,人类是无法到达的。城中的人鱼们都跑去围观,南枝这也落得了半分的清闲。

她一向不爱凑这热闹,但却是抵不过青荨的请求,被拉着去了。青荨是人鱼城主的小公主,自小就爱向她这跑,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

所以,对她的要求大多时候也是没办法拒绝的。

南枝和青荨到的时候,人已经被城主拉走了。只还剩下几个幼年人鱼在附近玩耍。

青荨叫了其中一个过来,悄咪咪地打听:“看到我父亲把人带哪去了吗?”

那人鱼显然是听了城主的话,一声不吭。

青荨也早有准备,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金币,似乎是无心地在幼年人鱼面前晃了晃。果不其然,那小人鱼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死死地盯着青荨手中的金币。

“我说,但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幼年人鱼靠近青荨,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然后拿着青荨给的金币,游了几下便不见了踪影。

青荨听到地点后愣了一下还是拉着南枝过去了。

入目的是一片片红色的珊瑚群,这是人鱼城中所有人鱼被禁止来往的地方,南枝来到这里的时候,和刚刚的青荨一样,也愣住了。

这是青荨母亲的墓地。

人鱼死后不会和人类一般,他们死后会化为一片珊瑚,继续守护着护佑他们生存这片海洋。

人鱼城主正带着那个少年走出来,南枝跟着看过去。少年很好看,在美色如云人鱼城中也可以称得上数一数二的。南枝总觉得这幅眉眼有些熟悉,但她确定从未见过这个少年,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青荨一看到那个少年就愣住了。南枝看着她,内心涌起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2

青荨和那个人类少年在一起了。

从那天起,青荨很少再往南枝这里跑了。

不过来这里解决各种事的人鱼依旧很多,她这里依旧落不得冷清只是少了那个在她旁边叽叽喳喳的人鱼少女。

青荨再来找她的时候,正是人鱼都歇息的晚上,她是偷偷来的,她身后还跟着那个少年。

少年似乎有些怕她,但还是站在青荨的旁边。青荨和他说了什么,他就乖乖的停住了,青荨自己走了过来。

“南枝姐姐,好久不见。”

南枝点了点头,青荨自小就不会把她叫的太老,她说南枝是不会老的漂亮姐姐。

“我想上岸和他生活。”

青荨的话令南枝一怔,这种愿望对人鱼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

“你想好了吗?”南枝问道。

青荨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点头。她是很坚定的,南枝可以看的出来。但这种事情不是这一刻就可以决定的。

她清楚的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她不想让这个女孩去承受这样的痛苦。一旦做了,决定权就全都在那个少年手上了。

“南枝。”青荨打断了她的思绪。

女巫是不能拒绝人鱼向她许下的愿望的。南枝看着这个眉眼坚定的女孩,只得点了点头。

她带着青荨走到了后面的的房间里。那是她从未用过却练习过无数次的魔法棒。

她对着青荨的鱼尾挥了挥,白色的光芒逐渐缩成一个小团在青荨身上消失。作为交换的代价,人鱼本该付出她的一部分。

南枝没有拿走任何,她将此作为祝福,送给了这个人鱼女孩和人类少年。

青荨和少年离开了,她看着女孩和少年离开的备忘,她脑子里突然涌上了一个画面。画面中女孩也是这样坚定的和男孩走的。

那个女孩……好像是她。

南枝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脑子忽然一痛,然后失去了意识。

自那天以后,南枝一直在寻找她的记忆。关于那个画面,关于那个男孩,更关于她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找遍了整个人鱼城,什么也没有找到,干净的有些怪,好像是有人刻意将其藏起来了一般。

3

“你能不能去找一下青荨。”

人鱼城主的请求一直印在南枝的脑海里。人鱼城中代表青荨的人鱼石灭了。那是人鱼生命消失的象征。

女巫是不能离开她所守护的人鱼城的。除非人鱼城中如果有多个人鱼同时请求时,女巫才可以离开这里。而现在,正是符合了这个要求。

人鱼城中的许多民众都请求她去将青荨带回来。那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小公主。

南枝踏上岸的一刻,脑袋又一阵痛。似乎又有什么要涌上来,她甩了甩脑袋,站在最重要的是找青荨。她刚准备掏出巫师球,就看到了不远处注视着她的一个男人。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个男人身上有青荨的味道。

没等南枝先动,那个男人走了过来——这是当初带走青荨的那个少年。他再见到南枝,与当初不同,看不出对她的害怕。

“你是南枝吧?”秦远开口,嗓音低沉。

“青荨呢?”南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

秦远似乎也没想得到答案,继续说道:“跟我来吧。”

南枝送青荨离开的时候,不会想到她与青荨再见是这个样子。青荨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乎还是原来那副模样,除了变白的头发。人鱼的头发也可以看做他们的生命线,无论什么颜色,当变为白色时,证明她已经不在了。

秦远对待青荨的样子还是小心翼翼的,看得出来他的悲痛。

“你可以救她的,对不对?”秦远忽然看向南枝,他的眼神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南枝摇了摇头:“发生了什么?”

秦远一瞬间瘫坐在地上,好像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般。

他和南枝讲了他们回来后的所有事情。所有的原因都在于另一个人,一个生在陆地上的巫师,秦远的哥哥——秦扬。

当初,这个人就是被那个巫师送过去的。

秦扬让他带回了一块红珊瑚。他只跟人鱼城主提了哥哥的名字,城主就给他了。

他也觉得奇怪,哥哥一直生活在地上,而远在深海之中的人鱼城城主又怎么听到名字就立刻答应呢。

但哥哥的事一向是不喜欢他多问的。

他将青荨带回来的时候,还以为哥哥会说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后者只是拿着红珊瑚回去了。

青荨是在哥哥那里,碰了那个红珊瑚后开始变化的。

刚开始还没有察觉出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青荨的气息慢慢减弱。

他去找过哥哥,但是后者无能为力。

他想带着青荨回深海去找南枝,但被青荨拦住了。

她说:“她会带我回去的。”

他们一直等着,等着等着,青荨终于没了气息。

南枝看了看青荨,她想去见见那个巫师和那块红珊瑚。

在秦远的帮助下,她来到了巫师的庄园。踏进去的一瞬间,她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一样。

这里的环境她非常熟悉。好像她曾经在此生活过无数次一样。

她撑着走进了屋子里,红珊瑚放在桌子上,似乎是主人觉得没有人会去碰它一样。

秦远说青荨是碰了之后才离开的。

她应该也不能碰,但是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驱使着她去触碰。

红珊瑚在她碰到的一瞬间化为了灰烬。

记忆翻涌而至。

南枝是一名深海女巫,诞生于深海。她本该护佑着深海,却因为爱上了一个陆地上的巫师,而离开了深海。

那名巫师叫做秦扬,他们一起拥有了十几年的快乐。但是,没有护佑深海的南枝很快遭到了报应。秦扬在一次外出中,被大海夺走了生命。

救回秦扬的代价是,她要世代护佑深海所护佑的人鱼族,再不得回到岸上与其相见。

南枝拿走了她和秦扬关于在一起的记忆,混入了深海人鱼死后红珊瑚中。

从此,除了每任人鱼城主,再无人知道这件事情。

秦扬本该忘记她,重新生活的。

但南枝的力量不稳固,每次记忆飘散的时候,她就会重新封印,所以会再一次失去记忆。

而第一次不熟练的她,失去记忆再次封印的时候,将秦扬的那份遗漏了出去。

秦扬一直在远处想着她。他不愿看南枝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失去记忆的痛苦,所以才想拿走红珊瑚。

深海的42任女巫一直都是南枝。

南枝感觉到有身影在她背后,她回头。与记忆中一般无二的脸,是她的秦扬啊。是那个就算记忆不在,也是会被她想起来的人啊。

一瞬间,所有的情感蜂拥而至。

南枝和秦扬在一起待了一段时间,可是他们都知道,长久这样下去是不可能。在某一天,南枝带着青荨离开了。青荨是被南枝的记忆伤,如果这记忆不存在的话,她就会回来。

南枝请求秦扬在她离开后,将记忆毁掉。

秦扬沉默了许久,终是答应了。秦远说要和青荨一起,南枝答应了。青荨回到深海的第二天,重新活了过来。

深海有了第43任女巫。

她叫南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