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实践活动9

  • 小荷才露尖尖角
  • 百炼
  • 1801字
  • 2022-05-21 21:38:02

木雨荷迷迷糊糊的,似乎身边有一些彩色的云团托着她,她的眼睛似睁着,又似关上,她分不清看见这些彩云的,是眼睛,还是其他……

“呀?她怎么来了?不是在……”

“莫非,带回来了?”

“不会吧,她才去多久?”

……

七嘴八舌的声音在木雨荷耳边响起,她觉得头很痛,有东西要在她的大脑里炸开。

“主上!”不知谁喊了一句。

后面的声音倒是一致,几乎是齐声道:“主上!”

木鱼荷觉得有一股力量,似泉水般,叮咚流向她的全身,脑中那狂躁不安的未知物,也在这股力量下,得到安抚。

她像是婴儿在母体的羊水中,温暖而又舒适。迷迷糊糊、混沌不堪的五感也渐渐清晰起来……

周围的环境开始明朗,一个素色衣裳的人站在她的面前,她看不清这人的脸,却觉得分外熟悉。周围是密密麻麻的各色花草和带着翅膀的小精灵。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合?”素色衣裳的人问。

木雨荷心下怪异,这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周围这一切明明如此陌生,为什么偏偏有一种熟悉感,甚至觉得本该如此。

木雨荷不想回答,却还是鬼使神差的开了口,“我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

“奇怪,你神智未开,却回来了。莫非?遇见他了……”素色衣裳的人有些疑惑。

“他?是谁?”木雨荷很快抓住了关键词。

“他呀,可化万物,冥无相,微难窥。这世间,唯你能找他,你们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

“我为什么要找他?”木雨荷不解。

“因为你把他弄丢了。”

“有这回事吗?”木雨荷很怀疑。

想了想,又继续问,“可以不找吗?老实讲,大一是有点时间来着,但过完暑假,就大二了,我们专业大二特别忙!”

木雨荷似乎听到对方轻笑出声,但看不到对方的脸,一时无法判断,不大会儿,听到对方这样说:

“你会怕忙吗?我还以为你只怕不忙呢?”

“行了,我送你回去吧!我这些小朋友们看你回来都吓坏了,你的事未完,我也不敢开你神智,毕竟当初你为了关闭神智,可是让我这些小朋友们给你念了七七四九万年的闭神咒才勉强关住神智,如今你才下到低维世界十二万年,尚不及念咒时间的一半,他们中的一些,现在还躺着休息呢。”

木雨荷困惑,“为什么你说的每个字我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我就不懂了呢?什么叫‘开神智’,难道我现在是智障吗?”

“还有什么‘万年、千年的’,我总共活了还不到二十年,哪来这么多岁数?”

“啧,你问的还真多呢!我该先回答哪一个呢?”

素色衣裳的人依旧和煦,不过越到后面越是听不清,木雨荷只好往前一步,只听到这样一句话,眼前顿时一黑,意识也慢慢沉了下去。

“不如,先送你回去吧……”

木雨荷慢慢睁开眼,就看见满是怨气的金发女孩,一时愣住,想不起自己身在何处,眼前站着的是何人。

“木雨荷!”对方喊了她的名字,她的意识才渐渐回笼,是了,她现在正参加学校的实践活动,老师同学提问环节,她觉得头晕,后面应该是晕过去了,所以现在正躺在床上。

“睡了怎么久,总算醒了,公主。”

忽略掉对方故意嘲讽的语气,木雨荷平静的问道:“请问我睡了多久?”

“两天。”

“这么久?”

“不久,实践活动都还没结束嘛。”

“好,可以麻烦你出去一下吗?我想换件衣服。”

“大家都是女的,你有什么是我没有的吗?”

“Black hair”

“I can dye it.”

“But not now.”

虽然有些愤愤不平,但薇安还是出去了,木雨荷不懂为什么之前对自己还算尚且客气的薇安,在自己醒来,会对自己如此不客气,但现在不是她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她在想另一个问题。

这次晕倒好像是被什么直接攻击的大脑,在自己晕倒后,好像又遇到了一些人,那些人好像对她说了什么,但她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好像有一股暖流包围着自己全身。

最后呢?不记得了,木雨荷此时的大脑思路十分清晰,并没有久睡后的迟钝与眩晕感,但不知为何触及自己晕倒后做的那个梦,却像棉花一样的,明明踩到了,却有种不真实感。

不知此时是梦,还是真。

她从出生到现在,从未有觉得眼前这个世界如此的支离与虚幻过,一种从灵魂深出掩藏不住的深深疲倦感,包裹她的全身。

“我真的是活得太久了……”木雨荷蓦然的发出这样一声叹息,顿时自己被自己惊醒,白玉的小手猛拍床栏:

“想屁吃呢!你都还没有二十岁,没活够呢!那么多大好河山,都没去走一走,看一看,就疲惫了?!!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这么一想,木雨荷顿时神清气爽起来,一扫刚醒来时的阴霾。就像打通了七筋八脉,顿时通体舒畅,原本灵魂中的疲惫感,被一种新生的活力取代。

然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还没高兴一刻钟的木雨荷就就开始烦恼新的问题。

所以,薇安究竟为什么要针对我呢?

木雨荷此刻正与拎着鸡汤的微安,大眼瞪小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