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月后

  • 小荷才露尖尖角
  • 百炼
  • 1164字
  • 2016-10-05 16:04:08

时间不管你过得如意不如意,它总是如白驹一般,从我们这些渺小的人身边,打马而过。

一月以来,我交到了唯一一个朋友,但是,就在昨天,我的同桌,也是唯一的朋友,去世了……

她是一个脾气很好的女孩,班上的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当然,我也不例外。

还记得我和她第一次坐在一起的时候,她大大咧咧的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许大力,力是力气的力喔!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诺诺的说:“啊?我,我叫木雨荷,你好!”

她顿时一惊,连忙左看又看,压低声音对我说:“你,可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我当场被她这阵势给吓住了,连忙否认道:“不,不是,不是的!”

她顿时哈哈一笑,说:“笨蛋,被我骗了吧!”

我又好气又好笑,当场哼了一声,便撇过头,不在理她。

当然最后在她的一颗棒冰贿赂之下,两个女生的小友谊就此发展起来。

我们会一起去食堂,一起回家,一起做作业,还一起去看电影。她教我打排球,我教她做作业;她给我看她喜欢的的漫画,我给她带妈妈的拿手好菜。我们彼此分享着各自的秘密花园,发誓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可是,就在昨天,一起回家的我们,却发生了意外。她,就死在,我身边……

生活就是如此的戏剧化,我们一起坐的公交车居然出了车祸,而我就是整个车里的唯一幸存者……

当我醒来的时候,四周是一片雪白,如果不是坐在一旁一脸憔悴的父母,我想,我会以为这是天堂。

我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妈妈扑过来抱住我,又是哭又是骂:“臭木木,坏木木,不准你在这么吓妈妈了……”

爸爸在一旁眼睛里早已蓄满了泪水,却硬撑着挤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出来。

确定我只是头部轻微受伤,只需再住院观察两个星期后,下午爸爸便走了。妈妈在医院里陪着我,小口小口的喂我喝着排骨汤。我轻轻对妈妈说:“妈妈,坐我旁边的那个,和我差不多高的小女孩怎么样了?”

妈妈想了想说:“是不是一个背紫色书包叫许大力的女孩子?”

我点点头。

妈妈继续说道:“孩子,你得好好谢谢人家,救护人员说,她一直紧紧抱着你,直到医护人员把你俩一起放上单架,她才突然松手的。她全身是血,本来就应该是当场死亡的一个人,却一直撑着一口气,紧紧护着你。知道吗?全车就你一个人活过来……”妈妈说着又是庆幸,又是感慨的。

听完妈妈的话,我轻声哭了起来,妈妈被我弄得手忙脚乱,只恨自己说错了话。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许是太累,竟慢慢的睡着了……

一片紫色的花海里,只有我一个人在走啊走,走着走着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她对我笑了笑,便转身走开。

我哪里能让她就这么走了,当下跑过去拦住她。她也不做什么反抗,只对我轻轻笑着。看着这笑容,我感觉很熟悉,突然灵光一闪,我想起来了,这是大力啊!我紧紧抱着她,哭诉道:“不是说好要当三年的同桌吗?你怎么可以骗我……”

她轻拍我的后背,笑着说道:“夏夏,我要走了,我希望你能开心的活下去。再见了,朋友……”

花海渐渐退去,在这个凉如水的夜,我把夏天都哭湿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