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毕业旅行

  • 小荷才露尖尖角
  • 百炼
  • 1537字
  • 2016-10-03 22:36:13

经过昨夜的讨论,爸爸和妈妈都决定把我送去立才读高中。在吃早餐时,妈妈告诉了我,并询问了我的意见。我到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要知道,在立才高中读书可是透商市每一个初中生的梦想,特别对于我这种书呆子来说,它更是意义非凡。

确定好就读的立才高中后,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妈妈打电话给立才的招生办处,办好一切事项后,爸爸妈妈开始替我安排我的毕业旅行。其实我很想一个人去旅行,但爸爸妈妈实在放心不下。

最后,妈妈特意向学校请了假,陪我一起去了外地旅行。

出行前,妈妈特意问我:“木木想去哪里玩啊?”

我随意道:“都可以啊,哪儿都行。”

“不可以敷衍妈妈。”妈妈不满的嗔怪道。

我低头想了一下,回答道:“去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吧,我这段时间,心里老是闷得慌。”

于是,我们去了LS。

LS是一个被赋予了浓厚的民族色彩和宗教色彩的城市。站在布达拉宫的阶梯上,我想起了文成公主入藏这一段史说。孤身一人来到这里的她,是否也像我一样,站在这阶梯上,遥望远方的大唐……

七天里我们在LS这座城市里,走走停停。那些汇聚了藏族人民智慧的饰品和工具,被我们一一把玩。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一把掌心大小的弯刀。漆黑如墨的刀柄上挂着一颗佛珠,刀鞘上写着密密麻麻的藏文。我很喜欢,一直把玩了很久。很可惜,当我再去那家店时,弯刀已经不见了……

七天眨眼而过,我和妈妈又回到透商市。当我和妈妈拉着行李箱从飞机上下来,一个走在前面的男孩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身穿朋克套装,头上顶着一团五颜六色的头发,手臂上有一些类似藏文的刺青。当然,引起我注意的绝不是他这一身拉风的行头,而是他回头时,右脸那一道又深又长的刀疤。刀疤一直延伸到他的右眼下方,一张清俊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厌恶之感油然而生,我想,他是我见过的最坏的孩子了。正如妈妈常常对我说的,不听话的孩子是会被人厌恶的。所以,从小到大我都把父母和老师的话铭记在心,听话乖乖是我身上一直扯不去的标签。

妈妈看着微微皱眉的我,取笑道:“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小小年纪怎么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我不好意思的冲妈妈甜甜一笑,回答道:“在想爸爸这个星期叫了几次外卖。”

妈妈轻轻弹了一下我的脑门,假装责怪道:“怎么可以这样说爸爸呢?”说完她自己却忍不住先笑了。

回到家中,爸爸已经下班了。看见我和妈妈回来了,差点热泪盈眶,围着我和妈妈一阵打转。妈妈看着乱糟糟的家里,又将爸爸一顿数落。但微微向上弯的嘴角却出卖了妈妈的心情。

我趴在窗台上,开始期待以后在立才的学习生涯。

窗外的夕阳很美很美,淡淡的光晕撒在女孩的身上,那张清秀的脸上,洋溢着暖暖的味道……

晚饭结束后,全家人就我在立才读书这件事开了一个小会。

妈妈说:“木木在立才读书太远了,高一、高二时还好,到高三时可就太累了。”

“要不我们让孩子住校吧,立才的宿舍还是不错的”爸爸建议道。

妈妈立即反驳,道:“不行,不行。咱们家木木多老实啊,到时候被那些室友给欺负了的话,我们也不知道啊。再说了,现在的小孩多精啊,卖了咱们木木,咱们木木还给人家数钱。”

在天下母亲的心目中,她们的孩子永远都是最善良的、最单纯的、最可爱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将她们的孩子轻易伤害。

爸爸向我挤挤眼,示意我去说服妈妈。我慢慢靠过去,轻轻摇着妈妈的手臂撒娇道:“妈妈呀,人家已经长大了,能处好与室友的关系的,真的!”

妈妈当然清楚我这是受爸爸指使的,狠狠瞪了一眼爸爸,说:“你可别拿木木来当挡箭牌,木木我绝对不会让她去住校的,那些人教坏了我们家木木,我找谁哭去。再说了,让木木读立才已经是我最后的让步了,其它的我可不会再让步。”

爸爸无奈的一摊手说:“好吧,这样也行,高三的时候就由我负责接送吧。”

妈妈看爸爸说得这么不情不愿的,又是一顿数落。

看着爸爸委屈的小模样,我突然觉得,其实走读也挺好的。能天天见到爸爸妈妈,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