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事件(四)
  • 网王零亦开始
  • 离,洛洛
  • 1456字
  • 2011-08-18 19:53:14

“为什么?”带头的警察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事情,却还是回过头看着零。“很简单啊,既然是用细线的话,手上肯定是留下了这样的痕迹吧。”零指着那个女生的手心,果然有被线拉开的痕迹。“不是,这个是我最近做手工留下的。”女生马上就反驳了。“这是我刚才在草堆边捡到的,我想,做一下鉴定,应该就能知道是你了。”零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白色的几乎看不出的线。女生恐惧的睁大了眼睛。

“鉴定科,去鉴定一下。”“不用了,是我。没错啊,就是我,哈哈,我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一下子把这两个人都给消灭掉。”女生坐倒在地上。“镜子,为什么要这样。”身边的一个女生弯下来压着名叫镜子的女生的肩膀,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她们不放过我啊,如果她们把事情传出去了,那我在立海大就真的混不下去了。”眼泪落了下来。“笨蛋,是你不放过你自己啊,高桥同学来跟你说让你不要去做援交了,不然就把事情告诉校长,你就真的以为她要对你不利,她是在保护你啊,你以为,她的水平,会被你给轻易撂倒么,她一步一步的保护你,你却把保护自己的人,亲手推入了死亡的深渊。”零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太激动,虽然她不喜欢那个女生用卑鄙的手段和小莓打,但是就算是坏人之间还是有友情的。

“不可能,不可能,那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啊。”镜子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无力的瘫倒,眼泪就那样止不住的滴落在地上。

在一阵警笛中,带走了镜子,而最万幸的,是那个高桥雅子并没有出什么大事情,这样的话,刑期也能够减少吧。最终还是自己太看不透啊,零摇了摇头。

“月。”幸村的叫声把零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回过头的时候看到月已经晕倒在了幸村的怀里。零上前,看了一下状况。“没什么,只是晕过去了。”也对,看到这样的场面,能镇定的女生不多了,尤其还是小女生。不过,这件事情,未必那么简单,她才不相信,单单一个高中女生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尤其是射向月的那一箭,绝对不可能是高中生能够射出来的,看来,月只是个幌子,那个人真正的目的,是警告她吧。

“越前宗主。”吓,一下子出现的忍者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而零也是被吓到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别那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啊。“你谁啊。”她的人是武士,并没有忍者这个组织,所以这应该是分家?或者是别家的。“久贺家请越前宗主有空前来做客。”说完又消失了,久贺,这个姓氏好熟悉,嘛,不管,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零不知道,这么一个不重要的姓氏会对她以后的人生造成一段不小的风波。

“龙……龙井茶,你是不是又得罪什么人了。”文太想起小时候零被五花大绑的带了回去,而且零从小就喜欢惹事,那个时候,零就是个小霸王,特喜欢和别人吵架,尤其是打抱不平,又不喜欢说出来,就算是坏小孩找妈妈来告她,她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而且零又不和父母在一起,经常别人骂没爹妈教养的孩子,这么多年以来,文太都知道,零这个人就是脾气倔强,得罪人了也不肯告诉别人,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扛着。“喂,小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我什么啊,我又不是当年的小P孩了,有事没事就去惹事,你以为我神经啊?”零不爽的看着文太,看那个表情就知道是在回忆她那个不堪的过去了。

“网球部的大家,谢谢这些天的照顾,我已经决定回青学了。”零突然之间大大的鞠躬,让人不习惯。“不要那么沮丧嘛,只是回东京,又不是见不到了,记得星期六我的欢送会啊,拜拜。”零趁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溜烟跑了。而月也已经醒来很久了。“呐,精市要我帮忙么?”月的脸上有一抹笑容,稍纵即逝。“嗯,看来这次一定需要你的帮忙了呢。”幸村说完这句话之后,网球部的众人突然之间感觉到一股寒意,然后不禁把衣服抱紧,奇怪,明明五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