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是交换生
  • 网王零亦开始
  • 离,洛洛
  • 4544字
  • 2011-07-04 15:40:19

越前家。

“啧啧,怎么回来你们就住寺庙了?”

“进去吧。”

龙马选择性闭嘴,在零面前如果不乖乖的选择不说话的话,到头来倒霉的一定是他。

“妈咪,爹地,奈奈子姐姐,我回来啦~”

人未到声先到,这就是越前零的作风。

只见正在敲钟的南次郎手上一滑,马上把那本成人杂志藏了起来。

“爹地,不用藏了哟,我知道的。”

一到就先看到了南次郎慌忙的样子,想笑却忍住了。

“哟,少女,回来啦。”

明显的能看到头上有三条黑线啊。

“小零,快点进来。”

伦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自家女儿了。

“嗨~”

脱了鞋子,进门。

“那个臭小子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伦子在饭桌上突然提起了龙雅。

“妈咪,龙雅说男人就要流浪,所以说暂时不回来。”

一旁的龙马一头的汗水,很明显那句男人就要流浪是这位正在说的人走之前对着龙马说的,原版应该是:女人就是因为流浪而美丽的。

“嘛,男人是该有点目标……”

南次郎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伦子一把揪住了耳朵。

“还不是因为你。”

“哈哈。”

零捂着肚子笑着。

“婶婶,叔叔,今天小零刚回家,还是别闹了。”

“对了,爹地妈咪,今天回来也只能是小聚而已,我明天就要去神奈川了,因为我的回来,所以和立海大的交换生已经决定了是我了,要一个月的时间。”

“诶?交换生?”

一家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

“对啊。”

零一脸无辜的样子。

“本来不是已经决定要部长去了吗?”

龙马一脸的不理解。

“嘛,本来是手冢没错啦,可是最近男网貌似比较忙,而且校长也希望男网再次夺冠,我的那种流水式管理校长也知道,对我们女网的能力不担心啦。”

在零的交代之下就完成了这一顿晚饭,早上在一家人不舍的眼光下,拉着行李出门了,接下来的一个月要住在神奈川了。

先去学校的网球部交代了一下,果然得到了预想的效果,一群人都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更夸张的是千鹤,直接就冲上来给了她一拳,虽然没用力,不过最后还是不忍的挥泪告别了她。

其实这个交换生的事情是零自己提出来的,她天生就不是那种适合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的人,这次也只是纯粹的想去神奈川看看,虽然说国外去了很多地方,反而神奈川的海还真没看到过,她也算过了,一个月后大概就是关东大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她会在最后一场里上场,而前面的只要电话里面告诉绘琉就可以了。

“嘛,神奈川,立海大,我来了。”

说完话,就上了车。

立海大附属中学。

果然立海大非常的辉煌啊,门口就有说不出的威严,当然先前已经把行李让人送到自己在神奈川的房子里面了。

“怎么那么大。”

零的方向感其实一直很好,只是进门之后就看到了旁边有樱花树,而过去看看,没想到绕不出来了。

“啊~幸村来了。”

“好帅啊。”

听到了一些嘈杂的声音,初步确定,应该是网球部了,出于好奇,就走过去看看。

“果然,立海大很强呢。”

看着球场上打球的真田,不禁的感叹到。

“不过,madamadadane。”

后面的那句话当然是很轻的,她还没傻到在别人的地盘闹事。

“还是继续找我的校长室去了。”

回头,撞上了一个人。

“谁啊,那么不小心。”

零还没开口呢,对方倒是先开口了。

“是你自己不小心哦,切原赤也。”

没想到让她撞到了个小海带。

切原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女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要惹这个女人。(果然动物的直觉是很灵的。)

“切。”

切了一声之后就起身拍了拍土进去网球场了。

终于绕了一大圈之后,零还是找到了立海大的校长室。

礼貌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了句请进,才进去。

“你就是越前零吧?”

“是的,校长。”

“听说你各方面都不错,很期待你未来一个月的表现,还有,我听青学的校长说过了,你可以免去参加社团活动,zero。”

听到zero的时候零愣了一下。

“真是受宠若惊啊,校长叫我越前就行了。”

知道了这位校长大人肯定知道了,她就是当年在全国大赛上把她们的女子网球部耍的团团转的zero了。

“哈哈,不必担心,我还不会和学生计较,你等等,我让你们班学习最好的同学来带你去班级。”

【学习最好的?通常不是应该说是班长或者是班主任吗?】

一脸的不理解。还是耐心的等了。

门外的敲门声让零微微的清醒了一点,差点就睡着了。

“进来。”

“校长,我来了。”

是幸村精市,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在全国大赛上曾经输给了龙马的人。

“幸村,你带越前同学去逛一下学校,然后去班级,我已经打理过了,你们有两节课的时间是自由活动的。”

“是。”

明显听到越前这个姓的时候幸村的手抖动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打量了她,和龙马有三分相似的她,自然已经让幸村猜测出来和龙马的关系了。

“这里是教学楼,然后走过去就是食堂了……”

“幸村君和我一起很无聊吗?”

零打了个哈欠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幸村还是笑着。

“因为你脸上写着,你想快点回去网球部啊。”

幸村不禁再一次的打量眼前的女生了,从来没有人能看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呵呵,真是有趣的孩子,你好,越前零,如你所想,我是越前龙马的姐姐。”

友好的伸出手。

幸村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

“你好,幸村精市。”

“我知道,曾经输给我弟弟的人。”

说话还真是不留情。

“我不会输第二次。”

“我拭目以待哦,哈哈,真是可爱。”

“越前同学还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幸村突然发现和面前的女生拌嘴是最傻的事情。

“去你们学校的礼堂看看吧,对了,叫我越前会和龙马混淆吧,叫我zero吧。”

“zero?你就是……”

“嘘,好汉不提当年勇,走了。”

樱花飘落,留下了女生的背影,幸村看着眼前的女生,怪不得感觉熟悉,那年的全国大赛里面出现的zero,年仅十二的时候就报了十八岁的青年网球赛,被一度称为网球怪物的女生。

也怪不得他认不出来,当初也就只是在杂志上看到过十二岁的她,虽然那年青学的女网获得了冠军,但是在记者采访的时候,zero就已经消失了,而且每次出场的时候都戴着帽子几乎就没有掉下来过,没想到现在还会看到她。

不过后面的举动,真的一点也不能让幸村想到,那篇杂志上所描写的真的是她,什么叫做温柔,什么叫做笑容可以柔到骨子里,这简直就是个疯丫头,去完礼堂之后就开始在樱花林里面玩疯了。

“其实,幸村君不想陪我也没事啦~”

强人所难一向不是她的作风。

“呵呵,这是校长拜托我的。”

听到这个回答,零撇了撇嘴,和他在一起,总有种感觉,就是气场太大了,煎熬啊。

零在樱花林里面跑来跑去,特别的快乐,笑容满面。

不经意间,幸村已经看的入迷了。

“呐,零,已经快第二节课下课了,该去教室了。”

啊咧?时间过的那么快?走吧。”

零收拾好情绪,跟在幸村的后面。

“诶?等等,幸村君你刚才叫我什么?”

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

“zero?”

幸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叫零,他不是那种会轻易的就和人亲近的人。

“啊?哦,应该是我耳背了。走吧。”

【越前零么?好像有点意思呢。】

幸村一瞬间身后开满了百合花,当然走在前面的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主上盯上了。

三年A班。

“大家好,我叫越前零,是青学的交换生,接下来的一个月请多多指教。”

凭着天生的直觉,零能够感受到,有几道不好的目光在射向自己。

“请多多指教。”

一脸的笑容,却一瞬间气场全开,看着那个一直瞪着她,非常的不爽的看着她的女生。

幸村和真田似乎都感觉到了这个女生身上的气场,却一瞬间被收敛了起来,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好了,越前同学就坐在……”

“老师,我想坐在靠窗的角落那个位置,可以吗?”

“可……可以。”

老师居然有点惊讶,毕竟正常一点的女生肯定都会想坐在幸村的旁边一点的位置上,而零选择的位置正好是远离幸村的。

靠窗的那个角落,正好和幸村的位置拉开的比较大,幸村是第二排的第三个,而自己坐到这里就是万无一失的了。

幸村看着她,嘴角勾起了笑容,是在躲他吗?真有趣。

看到这样的笑容,真田突然之间一阵恶寒。

这种看到玩具的表情,真田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在切原进入网球部的时候。

坐下之后,抬头看着天空,闪过一丝的落寞。

【呐,日本,我回来了。】

她在不断的流浪,在追求一些东西,那些道不清言不明的东西,却还是没能找到,最终回了日本,她来到这里是十七年前的事情,十七年前,带着上一世二十一年的回忆,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曾经在她十八岁的时候热血沸腾的想要穿越的网球王子的世界,一切都颠覆了,刚开始的时候宁愿自欺欺人的相信只是在做梦,只是梦越真实的时候,越是感觉到疼了,最终还是接受了,可是她的生命里还缺少一样东西,她却找不到。

真田转过身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零眼睛里的一层说不出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应该是只有经历过很多的沧桑的人,才有的吧,他曾经在爷爷的眼睛里面看到过,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一个十七岁的女生露出这样的表情。

伴随着下课的铃声,班里的同学马上就涌到了零的课桌前。

“越前同学,听说你以前是在美国生活的?”你到底是从哪里听说的啊。

“越前同学,青学网球部的各位你认不认识啊?”喂喂,你是想和网球部的人认识吧?

“越前同学,你要参加什么社团啊?”

……

被一团的嘈杂给烦到了,然后微微的一笑轻启朱唇:“我以前是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至于我对网球部的人,不是很熟,只是我弟弟在那里而已,而我也有特权不参加社团活动,麻烦你们可以让一下吗?我想去厕所呢。”

笑容里面带着淡淡的疏离,幸村终于知道为什么杂志里面都是写她的温柔了,她果然是个很好的演技派。

全部让开来了,让出了一条道,果然零用这招屡试屡爽。

走出教室,直接到了医务室。

“老师,我有点不舒服,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吗?”

对着白大褂的校医说道。

“啊,可以啊。”

似乎在忙别的,没有注意到她。

果然,她不喜欢学校这个地方呢,不想接近的太多,直接打电话给了校长,申请了休息的时间,反正也是午休时间了,等下午开始社团活动的时候,她再回去教室,收拾收拾回家了。

不过没有预料的事情是,她居然真的睡了一个下午,醒来的时候差不多社团活动的人都已经收拾回家了。

揉了揉眼睛,和校医道了个别,就慢吞吞的走到楼下去换鞋子了,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的,自然就不想再回教室一趟了。

拿出鞋子,换上,走出校门,迎面吹来的风,让她清醒了很多,也感觉到了一抹不好的眼神。

“你就是越前零吧?”

果然,她的预感一向很灵,尤其是对别人射向她的目光特别的敏感,不过看着眼前的四五个女生,貌似还不需要用真本事。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温柔的笑着。

“你只是作为交换生来立海大一个月,我劝你不要和幸村走的太近。”

说的是劝,怎么完全听到了威胁的语气呢。

“其实我根本不认识幸村君,只是校长让他带我参观校园而已,而且,幸村君和真田君这几年的不离不弃,我也不敢介入啊。”

还是温柔的笑容。

众人嘴巴突然变成了O型。

“我就说幸村学长一直和真田学长走的很近。”

“没想到到了这样的程度了。”

“越前同学,你真的是看的太透了,放心,我们誓死会守护他们的爱情。”

难道现在的高中生都那么好骗吗?零的头上大大的汗水,看着远走的那几个身影,没想到说了这么几句话,就真的被忽悠走了。

“噗哩,这句话被部长听见可不了的啊。”

从树后走出了一只白毛狐狸。

“这位同学在说什么我不懂呢。”

装傻装到底。

“噗哩,你懂的。”

仁王雅治是个聪明的人呢,不好对付。

“啊咧?我说的有错吗?这几年在网球场上,真的是不~离~不~弃哟。”

仁王微微的讶异了一下马上变脸的某只,却也很快恢复了。

“噗哩,越前零,真是个有趣的人。”

“彼此彼此,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闪咯~”

愉快的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搭档,偷听人家聊天是不好的哦。”

在越前零走后,仁王看着一棵树的后面。

“我只是路过。”

这个理由够牵强的,绅士抚了抚眼镜,刚才的那段对话,实在是有点提起了他的兴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