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番外:越前家的女人生气了
  • 网王零亦开始
  • 离,洛洛
  • 1880字
  • 2014-06-08 17:18:07

不二和幸村出来之后就各自拐着自家女朋友回家了,影看上去要比零落魄一点,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滴着那些液体。

不二这边。

一路山沉默不语,突然影跳上旁边的一辆车子,开着车子离开了,留下怔住的不二,然后不二无奈的打车回到家里,这里是影买下来的别墅,他们一起住在这里,虽然各自还没有捅破这一层纸,但是也心知肚明只差一张结婚证书了。

不二进门的时候,影已经洗完澡,换下的那一身衣服被仍在垃圾桶里,穿着家居服,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着不二的回来。在回家的路上,她清醒了许多。

“小影……”

“分手吧。”

影的话让不二的手僵在了半路上。

“小影,那是……”

“我们分手吧。”

小影背对着不二,没有颤抖,没有落泪,一切都平静的可怕。

“那是个误会……”

“我说,不二周助,我们分手吧!”

几乎是怒吼出来的,影转身看着不二。

“我知道,从一开始就是我强硬的让你接受我的,小时候也是,强行的拉着你和裕太去治疗,长大了也是,强行给你下药,然后强行的让你和我在一起,不二周助,在一起那么久,我真的觉得好累,你很温柔,非常的温柔,但是我好怕,我好怕哪一天你突然和我说,其实都是因为我追求你,你才会顺势就答应了,我真的很害怕啊。从以前到现在,你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我,我真的很怕啊。”

影的控诉,让不二紧绷的心有些落下来了。原来是在闹别扭,不二的笑容回到了脸上,然后上前,轻轻的抱住了影。

“如果你在平时也能这样和我撒娇该多好,听好了,我爱你,小影。”

眼泪突然就决堤了,影的头靠在不二的肩膀上,眼泪不断的掉落,那句我爱你在耳边久久不肯散去。

“嫁给我吧。”

不二拿出口袋里一直藏着的戒指,还有那只小时候影送给他的手镯。

“你还记得。”

在一起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过小时候的事情,影一直很不安,一直在思考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是现在她觉得幸好她没有放弃。

不二给影戴上了戒指和手镯,然后轻轻的吻住了影的嘴唇。

那一晚,不二说了无数次的我爱你,以及影通红的耳朵。

“不要生气啦,生气就不漂亮了。”不二的笑容只是僵硬了一会儿,就把影抱入怀中,然后轻语道:“早安,我爱你。”影的耳朵又一次开始通红了。

“好啦,原谅你了。”影小女人起来也是非常的可爱的。

幸村这边。

“放开我。”零郁闷的看着幸村,一路上都拉着她的手,司机大叔都非常奇怪的看着她们。

一到家零就甩开了幸村的手,然后气呼呼的跑进了浴室,身上都是那些女生身上的香水味,真是非常的不舒服。

出来的时候幸村坐在沙发上,已经准备好了毛巾和吹风机似乎打算给她吹头发。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零不得不说她心软了,无论在什么时候她看到这样的幸村都让她有一股归属感,但是在靠近的时候,闻到了那一股香水的味道,她又不爽了。

“出来啦,我给你吹头发吧。”

幸村和零都知道,这一次是被小柳设计了,但是吃醋的女人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幸村一句也不提,当做没发生过的样子,让零更加的火大了。

“不准碰我。”零嫌弃的看着那只手。

“小靖……”幸村无辜的看着零,每次一有事情发生,幸村用这样的眼神对着零的时候,零就觉得自己拿他没辙了,但是那股香水味道还是让零理智了一把。

看这招没用,幸村叹气,想着让零稍微冷静一下再谈一谈,就转身去洗澡了。

他居然去洗澡了,他居然连解释也不解释去洗澡了。

零看到这一幕,心里不敢相信想着。

“呜呜,精市果然不爱我了吧。”

在幸村洗澡的时候,零给龙雅打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龙雅一头的黑线。

“大姐,现在是晚上十二点,是人都是要睡觉的好吗。”

龙雅不禁吐槽她。

“我知道了,精市一定是厌了,呜呜,我要离家出走。”

听着电话那一头的忙音,龙雅头上的黑线越来越多了,不过对方是幸村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吧,龙雅想着,就睡下了。(众人:喂喂,这是亲哥哥吗。)

从卫生间出来,零并不在沙发上,幸村看着房间里开着灯,推门进去,而此时正专心的在整理行李的零并没有注意到幸村进来。

幸村好笑的看着这一幕,零一边在整理行李,一边在嘴里说着:“呜呜,精市是个大坏蛋,我要离家出走,哼,我生气了。精市肯定不爱我了。”说到不爱我了,零突然把行李扔下,哭了起来:“哇,精市不爱我了。”身后的幸村一脸的黑线。

然后抱住零:“傻瓜,我怎么会不爱你。”

没有了刺鼻的香水味,是幸村熟悉的味道。

“不要你抱。”零还是倔强的推开了幸村。

幸村哭笑不得。

“你让别的女人碰你了,不要碰我。”

原来是在气这个,幸村笑着说:“那把手砍了吧。”

零瞪大了眼睛,看着转身的幸村,果然和零相处久了,幸村已经知道怎么才能制服她了。

“诶?不要。”零上前拉住幸村,生怕幸村真的把手砍掉了。

“抓住你了。”幸村回头抱住零。“小靖,我爱你哦,只爱你哦。”幸村的话,让零的生气都烟消云散了,果然是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