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好不容易的一章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448字
  • 2020-02-19 15:08:30

“欢迎光临红狐咖啡店,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佐仓熟练的招呼着客人,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再加上自身无比精致的脸庞,其美貌压倒绝大多数女性自然在咖啡厅有着极高的人气。

虽然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就是了……

“劳烦您了佐仓姐,麻烦给我来一份店长限定草莓圣诞。”

客人很热情的给佐仓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店里的常客跟佐仓关系都不错,大概是因为长得太可爱了……

“啊,是您呐,最近经常来呢。一份店长限定草莓圣代,马上到。”(注:店长限定指的是店长亲自动手制作的点心,据说会发光哦。)

佐仓熟络的与对方打过招呼,便转身跑回了后厨。

呯!(盘子破碎的声音)

“井田你怎么搞的?这都第几个盘子了,你是不是要把我这的盘子摔干净才敢罢休。”

“万分抱歉,在下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但总是手滑……”

盘子破碎的声音以及少女所错道歉声店长严厉的痛诉穿入佐仓耳中。

“似曾相识的场景呢……是巧合吗?”听着这熟悉的谩骂,佐仓不禁开始思考自己当初经常莫名其妙打碎盘子或许是个阴谋呢,考虑到这个店里基本上没一个正常人类……

不用脑子想也知道了。

某来自古代的十分著名的降妖除魔的武士,此时正面临着自己一生中遇到过最大的麻烦,没有之一。

“你刚刚总共打碎了108个盘子,折合成日元的话,大概……”

说着,银龙把手上的计算机,推倒井田井龙面前。

“这……”看清显示屏上的数字这位伟大的武士瞬间蒙了。

“我知道你还不起,不过也没什么,肉偿好了,等你哪天有钱,再把自己赎回去吧。”

红色的狐狸跑到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她的脸一副我很同情你,但是你还是还钱吧的样子。

“我会还的……”

井田低下头,无比小心的,擦拭着手中洁白的盘子。

在她看来欠钱是一定要还的,而且她以前经常出于好心,辛辛苦苦把妖怪抓走了还不收当地人一分钱,最多就是带点土特产当盘缠,虽然也曾经阔绰过,不过他还是比较习惯那种在外流浪四处捉妖的生活,当然,如果有酒就更好。

“店长,一份限定草莓圣代。记得放到二号桌。”佐仓将菜单递给了月九留在店里的分身。

“马上好。”红色的,狐狸跳到桌上,准备大显身手,同时不忘回头说道,“井田,佐仓你们先休息一会。去后院好了,正好佐伧你也要开始学习了,井田好好教导他,不要留手。”

“好的。”井田开心的回应道,心想,终于不用洗盘子,然而而手不小心一滑。

“呯!”盘子破碎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

“第109个……”银龙拿起计算机默默的计算。

井田井龙:“我真不是故意的……”

佐仓:“似曾相识啊……”

后院,井田井龙丢给已经换回男装的佐仓一把木剑。

“握住手里的剑,试着攻过来,只要你的剑碰到我算你赢。”井田井龙提起手中的剑摆好。

“要上咯!”佐仓听着井田井龙略带挑拌的语气,心中也有点火大,提着剑冲上来毫无章法的乱砍。

“这样也算用剑吗?你手里拿着的,还不如一根烧火棍。”

井田井龙的脚根本没动,只是略微用剑格挡了几下,就这样,十分轻易的接下所有攻击。

“用剑的时候你必须心静,心不静,你的剑便不会听从你的指挥,因为驾驭它的不过是你的愤怒。”

说着她无比潇洒的接下佐仓的攻击,只是有时挥剑的时候不太适应前倾重心,总让她感觉不舒服,脸上出现不正常的潮红。

大概还没有适应这幅女性的身体吧!

“你妈没告诉你打架的时候要少说话吗?”佐仓火了,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以往他打架都是他,虐杀别人,第一次被别人压着打总感觉无比的不舒服。

“到此为止。”

井田井龙微微摇头,似乎是感到失望。

只见她转守为攻,将剑收到腰间放弃了防御,十分普通的一击拔刀斩。

“嘶~”木剑快速的划过空气,带起一声声剑鸣。

佐仓只感到耳旁一声巨响,随后脑袋一疼,便失去了意识。

井田井龙依旧保持着刀斩出去的姿势,她的剑并没有落在佐仓的脸上,把中佐仓的仅仅是被剑带起的剑风罢了。

清风吹起,一缕银白色的发丝被风吹起。

“你就让我给这种货色当师傅吗?”井田井龙收起剑,背对着刚刚,走过来的红色狐狸摇摇头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失望之色。

“我并没有想让他传承你的剑道,我请你来也仅仅是想让你当他的老师教他一点剑招而已。”红色的狐狸扶起佐仓,略微检查了一下伤势随后抬头道,“出手重了点。”

“没什么,这孩子底子不错,只可惜并不适合走我的路……你是想让他领悟属于自己的剑道?”

“是也不是,我只是想让她走上一条超脱于平凡之外的道路。这样在这条路上,橦那孩子才不会孤单呢,有个人陪伴多好。”说完,红色的狐狸抱起佐仓离开了院子。

井田井龙也紧接着离开,毕竟刚刚那一声剑鸣十分的响亮,周围已经有些人被吸引过来了。

夜晚月球基地,井田井龙一人呆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手中陪伴了自己无数岁月的伙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曾经我以为,我的一生有剑陪伴便不会孤独,不过现在我已经成为了我剑的一部分,那到底又是谁来陪伴我呢?”

这样轻声叹息着,她不禁把目光转向房间角落一根泡在水里的呆毛。

宿那鬼一直被关在那里面,旁边的水估计应该是口水与泪水的混合物,虽然搞不懂这么小小的身体,哪来这么多口水跟泪水的……

井田井龙跟宿那鬼也算是仇敌了,毕竟当初他们俩打了半天最后落的一个死翘翘一个被关小黑屋的命运,现在又变成这种共生的关系总让人觉得不快。

她貌似还没吃过东西吧,要不要……

井田井龙看着泡在水里的宿那鬼,有点犹豫但考虑到两人现在的关系,最终还是去厨房拿了一些中午剩下的甜点。

“你醒了没?”她敲了敲笼子边缘。

宿那鬼没反应。

“我来给你送吃的的。”她又敲了敲。

里面的呆毛晃了晃,随后又突然静止。

“你不吃的话,我吃掉咯。”她靠近笼子边缘小声的说道。

笼子里的呆毛剧烈颤抖,水都开始不断的翻滚着,但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停下了。

“还是老样子,脾气真倔。”

井田井龙略微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然后将点心放在笼子旁边,宿那鬼够得到的地方。

之后看也不看的,转身躺在自己床上,不久后传来了动听的呼噜声。

笼子里的呆毛像雷达一样动了动,好像在确认对方是否睡着,随后缓缓靠近点点所在的方位,一直白嫩嫩的小手从笼子里伸出来,直接把盘子拖到了笼子里,然后传来了咀嚼东西的声音。

躺在床上的井田井龙,一只眼睛微微睁开,将刚刚发生的一切记录在眼前,嘴角不禁流出微笑。

似乎挺有意思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