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命运难以琢磨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3122字
  • 2017-10-15 17:50:23

清晨,王羽从沉睡中醒来感觉老袋迷迷糊糊的,他只记得似乎自己受了重伤然后一个自称星球意识的人跟他说会有一个红头发的幼女来救,他于是他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从穿越以来就一直陪伴他身边的伙伴沙耶,似乎之后真的来了个红头发的幼女不过确切来说应该是萝莉才对……反正对方好像在自己身体里塞了些什么然后一下子注进来大量的能量,他似乎是因为受不了一下子晕过去了。

习惯性地动了动自己的尾巴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想动一下自己的节支结果看到的却是一只手臂。

“我这是怎么了?”随着他的起身脑子似乎清楚了一点,十分不习惯的起身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

“我这是……进化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臂,不同于以前瘦小的截肢,此时的双臂粗大有力虽然依旧是一副怪兽的样子但就从形状上来说更贴近人形,这让他感到异常的满足,自己有多久没有用双脚走路了?似乎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反正从他穿越之后似乎一直都是像蜈蚣一样前进的迈动自己的数不清的小短腿儿就这样奔跑。

“哟,你醒了。比我预料中的早了一点,看样子身体状况不错还习惯这个新的形态吗?”一个红头发的狐耳萝莉走进了他的洞穴有些意外的冲着他喊了几声。

“芝~顿~”他开口想说些什么,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还是不能说人话。

“哦,真是抱歉,我居然忘了。”那只萝莉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从怀里拿出个小瓶子,“来张嘴把这粒九块九包邮的化形丹给咱吃了。”

王羽听到化形丹的时候十分激动,完全无视了九块九包邮意味着什么张嘴就想吃,不过他忽然发现一件事……他在嘴好像不见了……貌似吃不了诶……

“啊,抱歉~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成体了,那就这样好了。”那只萝莉似乎在调戏他不过随后他就看见对方打开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粒黑色在小球球,谁和那个小球球就在在对方的手中化作一道流光飞入自己的体内。

“这是怎么回事?”王羽感到身体一阵燥热,本人性的开口要问对方结果他突然发现自己能说话了。

“看样子,虽然是九块九包邮的效果也不错。”月九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面前可爱的少年你比满意,同时赞叹系统新出的摇摇乐功能还真靠谱,自己花了十积分试着摇了两下掉出来个黑不拉几的化形丹,说真的她严重怀疑吃了这玩意儿会不会闹肚子,不过现在看来效果拔群。

副作用也就是没有化形干净留了两只角而已……

……摇摇乐不靠谱的……

部落附近的一处小溪边,一位长相清秀黑发黑瞳的可爱少年正痴迷的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

“总算又变回人了,这样子还真是让人怀念。”

“小羽,干嘛一直盯着水里你多看看人家啦~”一旁的圣女抱着王羽尽量让自己贫瘠的胸口贴在对方的后背。

啊,突然好后悔……月九看着一旁秀恩爱的两人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一把火烧死这对狗男女。

“哦,抱歉因为太久没有看到自己这幅样子一时就……”正在看着湖中自己倒影的少年回过神来对着月九伸出自己的右手,“抱歉,麻烦你了。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王羽一名穿越者,目前的种族应该是海帕杰顿。”

“东方月九,妖怪。”月九同样伸出右手握住了对方的手。

“这位是我女朋友,叫沙耶哟!”王宇又拉过一旁的沙微笑地介绍道。

果然应该烧死他们,月九看着在自己面前花式秀恩爱的狗男女额头上青筋暴跳。

————分界线————

距离三眼族人的部落四十公里远的一座深山中,一艘巨大的星际飞船悄然无息的降落在此隐于大山之中……

与此同时,远在三眼族部落的月九感受到了这里不寻常的气息。

“似乎有点意思。”看了一眼飞船降落的方向月九转身离去。

“啊~那些家伙就是在这里失踪的吧,真是野蛮荒芜的星球。”叮叮当懒散的打了个哈欠略微活动了自己有些僵硬的手腕有些抱怨道。

“别抱怨了,那帮博派的家伙打架不行逃跑的技术却是一流小心这次别又让他们跑了。”叮叮当的同事同时也是上司的赛博坦星人空巨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递给他一瓶润滑油,“怎么?生锈了吗,我这儿有瓶润滑油你拿去抹吧。”

“谢了,老大你这瓶润滑油看上去是高级货吧,领导就是不一样。”叮叮当搓了搓手,从瓶子中倒出淡绿色的液体涂在自己的关节部位。

“常年星际旅行多少都要做些准备,你还有多东西要学。”老大意味深长的提着自己的枪下了飞船。

“真是有经验的前辈呀。”叮叮当看了一眼空巨响的背影赞叹的对方着成熟老练随后取出自己的武器跟上来。

“神明大人,圣女大人还有这位……狐仙大人,庆祝典礼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教皇恭敬的来到王羽身边,略微弯腰行礼眼中透着一丝狂热。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过会儿我会去的。”王羽摆了摆手教皇便离开了。

“神棍装的不错,回去指导一下我个朋友。”月九竖起大拇指一脸佩服。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救了他们一命而已。”王羽无所谓道。

“那也很厉害了呢,毕竟有这么多人信奉你。不能成为神明还真是可惜。”

……

“小羽亲,典礼要开始了哦我可是特地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沙耶跑过来完全不顾手上的油腻直接抹在王羽的衣袖上。

“沙耶,这件衣服可是月九小姐刚刚送我的……”王羽看着身上油腻腻的西装发出无奈的叹息,似乎是在心疼。

“没事,这件衣服是我特别制造的这一点污渍用水冲一下就好。”月九用水属性魔法冲刷了一遍王羽随后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还真干净了……”湿漉漉的王羽看着身上变的干燥整洁的西装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呐,既然干净了那我们就走吧,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好好带我看看这个世界的哦,真期待这次的旅行!毕竟是小羽曾经待过的地方……”沙耶抱着王羽的胳膊,贫瘠的胸口不停地在王羽虽然纤细但却十分有力胳膊上蹭来蹭去,走的时候还不忘挑拌的看了一眼月九。

“貌似被针对了……”无语的看了一眼天空,月九无奈的叹息心想,难道她还担心自己抢她男朋友吗……我可是不喜欢男人的。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月九也离开了。

叮:“主人我有些事要汇报一下。”

刚刚踏进部落大门的月九脚步突然一顿。

“有什么话直说。”随随便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月九便专心的与银龙交谈着。

叮:“吉飞杨失踪了,我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

耳边传来银龙那甜甜的三无少女音但月九却无暇欣赏。

“具体怎么回事?”略微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叮:“他找到一架时光机,先前被一个外星人使用带着大古穿越到了几十年前,吉飞扬他出于好奇便在大古出来之后拿走了时光机。”

“你的意思是说他穿越到了别的时空……”月酒只觉得心里烦躁无比甚至想一拳把自己脚下的星球打爆,当然那得她能做到才行。

叮:“目前看来,这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这样吗?那还真是棘手啊,真希望他穿越到的是过去而不是未来,这样的话说不准他过会儿就自己按门铃回来了。”月九无奈的半开玩笑道。

叮:“……”

银龙沉默了许久。

叮:“其实在刚刚我们说话的功夫他已经回来了……”

“那还真是……”月九看了看与在地球截然不同的星空,心里暗骂自己乌鸦嘴。

“他状况怎么样?”

叮:“好,或者说很好甚至史无前例的好。”

虽然银龙一直是三无的没有丝毫感情但越久能听出来她心中有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复杂感情。

“到底怎么样了?”

叮:“那个……或许现在我们应该叫他耶和华了……”

“什么意思?”月九的脑袋一时间转不过弯,好好的怎么扯到耶和华身上去了。

叮:“他去了几千年前并且顺手救下了几个因为洪水失去家园的人……然后他就有信徒了。”

月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这套路好熟悉呀!这不就是王羽被部落里的人崇拜为神明的套路吗……

好吧,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替我向他问个好……”说完月九便单方面断掉了联系。

看了一眼洁净的星空,月九的心情有些复杂,当初因为一时兴起就给了吉飞扬是天使的DNA让他重塑身体,结果现如今……他成了耶和华。

只能说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吧,起初她种下的因如今却成就了这样的果。

“这就是所谓命运吗?因果律呀,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呢……”任由着寒风吹在脸上,月九似乎又有了新的感悟。

如今的她全力一击轰碎星辰不成问题,但就算拥有这样的力量命运对她来说依旧无比神法无法琢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