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回家路上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468字
  • 2017-09-11 01:01:43

吉飞扬在路上走着,边走还边想着要买一辆怎样的自行车,自己就买辆黑色的好了挺帅的,橦的话就给那丫头买辆白的好了满配的。

因为想得太过出神,他一不小心撞倒了一旁的路人。

“啊,抱歉!是我不好,你没受伤吧?”飞扬友善的伸出自己的手,毕竟自己撞到别人,是自己的不对,再说自己现在这幅身体也很容易把别人撞伤。

“你个该死的人类!既然敢撞倒伟大的基里艾尔人!化为灰烬吧!”飞扬撞倒的路人突然从地上跳起来一跳两米高,像神经病一样愤怒的大吼,挥起双手丢出去,一大把蓝色的火焰砸在飞扬身上。

“这家伙有病吧!好像不是地球人类。”蓝色的火焰砸在飞扬身上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吉飞洋只觉得身体有点热没有别的没太多感觉,只是有点苦恼自己回去打工都得撞到外星人这运气为什么不拿去买彩票。

“怎么会!难道你……你不是地球人!不管你是什么!地球是我们基里艾尔人的!赶紧滚出地球!”那个路人见自己的火焰没有奏效,开始嚣张的大吼。

“吼什么吼,烦死了!”吉飞扬虽然没有痛觉但听着呢外星人叫的难听死了便一脚踹过去。

“嗷,该死的未知生物!你会受到我们基里艾尔神的制裁!”被一脚踹在屁股上的路人,不知是痛是气的嗷嗷大叫。

“我说你烦不烦!动不动就打架!火影世界的时候也是天天都打仗!坐下来谈谈不行吗?就不能和和气气的解决问题吗?和平多好!就不能文明一点吗?”听着家伙叫的厉害一下子引出了吉飞杨在火影世界积载多年的苦闷。拳拳到肉毫不留手飞扬一下子把自己多年的苦闷统统发泄在这可悲的路人身上。

“松手,伟大的基里艾尔人不会放过你的!”

“你给我闭嘴,别说了!”随后迎接路人的又是一个巨大的金属拳头。

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拳又一拳,一拳又一圈……

“你……别得意……我的……同胞们会……为我……复仇的!”路人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得断断续续。

“你丫给我闭嘴!老老实实让我打!”

咚咚,咚,咚咚,咚,咚……

“求求你……别再……打了……我……向你求饶……”路人一边求饶着渐渐没有了声息。

“咦,死了?不是外星人吗?怎么这么不耐打?算了,我也发泄的差不多了。”吉飞杨见人被自己打死了也就只好收手,幸好这个时候路上人比较少再加上吉飞扬为了快点回去特地走的没什么人的小路,不然的话警察叔叔已经把他请去喝茶了。

拖着外星人的尸体,飞杨想找个地方处理一下突然,他感觉到一股能量充入自己的灵魂,全身上下不可控制的冒着黑色的火焰,身上的魔法认知障碍直接被破坏掉了。

“这个,好像是刚才那个外星人的能力,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上?刚刚那股能量好像是灵魂力?我吞掉了他的灵魂?不会吧?回头找月九问问。”飞扬勉强把火焰收回体内,此时他那身铜黄色的铠甲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透着一股不祥的死亡气息。外星人的尸体已经被火焰烧成了灰烬也省的他处理了,直接西方骑士的样子回咖啡厅,反正在日本他这样别人最多也就以为他是高品质的cos完全不用担心被抓进精神病院。

咖啡厅门口,大古跟丽娜喝完咖啡正准备上车。

如果然大古感受到一股不祥的气息正在靠近,警惕的转身望去只见一名穿着做工精细的黑色中世纪骑士铠甲看上去威武不凡的男人。

“这位先生,请等一下!”本能性的大古直接叫住了对方。

“啊?叫我有什么事吗?”那身穿黑色铠甲的男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大古怎么了?”丽娜转身疑惑地望向大古。

“丽娜你等一下。”不转身对身穿黑色铠甲的人不好意思地说道“先生能否让我看一下您的脸。”

“你想看我的脸吗?”穿着黑色铠甲的男人指了指自己的头盔确认道。

“是的。”

“为什么?你觉得我的脸很好看吗?”

“不是的先生,我只是……”大古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哦,我懂了!你是基佬对吧。”身穿铠甲的人露出一副我都懂的样子,身体还不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不是的,我只是……”一听自己被误会了大古本能性的辩解。

“飞扬你回来了,赶紧进来换衣服今天虽然没什么客人,但你也不能偷懒。”月九的声音突然从咖啡店中传来。

“哦,我这就来。”飞扬答应了一声,转身对一旁的大古好意思地说道“好意思,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先失陪了。”说着便转身跑进了咖啡厅。

大古还想说些什么,但随即便被一旁的丽娜拉走了。

咖啡厅里,银龙正在一旁收拾的餐具,月九看着眼前这不知怎么回事,就换了皮肤的吉飞杨沉默了许久。

“看样子你没救了。”仔细了打量了一番飞扬后月**价。

“什么!您说清楚什么没救了?!”飞扬立刻就慌了。

“我·说·你·现·在·没·救·了·!”这次月九特的一字一顿地说道。

听到这儿,飞扬,立刻就垂头丧气起来“您说吧!我还能活多久?放心,我接受的了。毕竟我本来就已经死过一次了。只可惜好不容易过上美满的生活……”

看着他这一幅重症患者等待医生下达最后通知书的样子,月九不由得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两个小瓶子。

“自己挑吧,这是我最后能帮你的。”

吉飞杨的双手不由得颤抖起来,结果了两个小瓶子,凄凉的说道“哪一瓶能让我安乐死。”

随后迎接他的是一块金色的板砖,板砖重重的乎在他的脸上,那黑色的头盔直接飞出十米开外。

“你是不是傻,你以为那是啥,毒药吗?别逗了!你套铠甲就算泡到硫酸里洗澡都死不了。”月九一副我受够了你的智商的样子。

“对哦!”吉飞洋锤了一下自己的左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智商欠费了,你充钱吧。”

“弱弱的问一下,我手上这两瓶是啥?”吉飞扬一副好学生的样子举起自己的右手。

“写在上面了,你没看上面的资料吗?”月九强忍住想拆了这家伙的冲动。

吉飞扬看了一下,小瓶子上面的标签。

只见上面写着:《炎魔DNA》,《炽天使DNA》。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总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这是目前我手上为数不多人就你的东西了。”月九看着一脸萌比的吉飞杨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的灵魂已经被死亡之力完全侵蚀,本来你身上的那副铠甲是用来压制你身上的死亡之力,结果你不知道怎么的似乎吞噬了十分纯净的灵魂能量,死亡之力能量强度大增直接把那套铠甲侵蚀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会变成低智商的亡灵的。”

“大佬!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啊!”飞扬连忙抱住月九那条白嫩纤细的大腿,一边享受着大腿的柔软一边苦苦衰求道。

“滚!老子不搞基!”月九嫌弃的推开身前那没有头的骑士,场面异常的尴尬诡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