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圣杯归属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409字
  • 2019-04-27 17:04:03

“是时候回去了……”

卫宫Assassin坐在碎石上,手中燃起一支烟耐心等待着。

金色的光粒子从他身上散发,身体逐渐分解回归英灵座,等待抑制力安排下一份工作。

“不要走……”

身旁的圣杯中传来微弱的呼喊,渐渐地圣杯的外围亮起了淡淡金光一闪而逝。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离开?”

卫宫Assassin睁开眼,面前依旧是在火海中燃烧的冬木市,体内的魔力也消失了,就好像变回了普通的人类一样。

“获得了……肉体吗?”

“不过代价是无法使用作为从者的力量……”

低下头看着暗淡了不少的圣杯,卫宫Assassin隐隐猜到了原因。

“暂时回不去了……”

将黯淡的圣杯捧起,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逐渐远去。

————

“这幅样子可没法融入这个时代……”

贞德alter看着服装店门口广告牌上模特的照片,透过展示柜的镜子,注意到自己的不同。

“进去看看吧。”

在废墟的街道,贞德alter走进了早已空无一人的服装店。

在认真挑选了一件看上去相当不错的衣服之后,她带着愉快的心情走进更衣间将自己的铠甲灵体化换上更加符合这个时代的衣服。

“啊嘞,我不记得有带过这种东西。”

一个黑色的金属碎片掉在地上在脆弱的木质地板上砸出一个小坑,同时发出了相当清脆的碰撞声。

“里面蕴含着相当可观的魔力量,算了以后或许用的到……”

弯腰将那块碎片捡起,贞德alter感受着其中不祥的魔力,同时细细观察这上面的精致花纹。

碎片那微微弯曲的弧度,看上去像是从某个金属制的碗或者杯子之类的物品上掉下的碎片。

几天后——

“就是这儿了吧,黛西·约翰逊特工有检测到什么吗?”

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摸着自己已经秃了一半的头发看着已经化为废墟的团藏山脚下的建筑物。

“菲尔·科尔森探员,仪器检测到微量未知能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线索。”

一位亚裔女孩儿放下手中的机器,随意的翻了翻身边的杂物汇报着。

“又是这样,尼克总是给我出难题。”

菲尔·科尔森看了看手心又掉下来的几根头发,微微有些心疼。

看着远处已经倒塌了大半的团藏山回身打开车门。

“我们去山上看看,实在找不到什么线索就这样报告给弗瑞吧。这种事让他苦恼去好了。”

坐上车,菲尔·科尔森系好安全带发动汽车,踩下油门向着远处的团藏山驶去。

“这次动静真大。”

一只红毛小狐狸从废墟下钻出,抬头看着天空,莫名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总觉得好像是自己久违的出场一次……

“算了,事情还没结束。”

“这一次圣杯战争居然全部召唤的阿尔托莉雅……虽然有我的一部分责任在内,但是真想不出梅林会怎么收场,毕竟他就连平行世界的自己都被拉过来了。”

踢开身旁烧得焦黑的木炭块,狐狸化作一道红烟消失。

医院的病床上,一个男人一直都在昏迷不醒。

他眉头紧锁,茶色的长发微微开始变得有些泛白。

“院长,我昨晚听说罗曼医生做完最后一场手术之后晕倒了,现在没事吧?”

罗曼医生的同事,平日里较为要好的一位医生向着院长询问着。

“中田放心吧,罗曼他只是有些劳累过度,我已经给他打了葡萄糖,等他醒来我就给他放假,让他回去休息,过去两天大火灾的伤者也差不多都送过来了,工作不再像前几天那么紧张了。”

院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里对罗曼医生也是相当的关心。

毕竟罗曼作为医院的首席主治医生平日里为医院解决了不少麻烦的手术,而且和所有人都客客气气很吃的开,基本上医院里是个人都和他关系不错。

“我这是……”

睡梦中,罗曼看见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战场上,两国的士兵交战用剑刃刺穿对手的心脏和喉咙将其杀死。

一个女人手中抱着自己骨瘦如柴的孩子,在饥饿中将其放入住着开水的大锅里。

一对关系要好的亲兄弟,为了父亲留下的遗产和地位反目成仇,互相算计。

诸如此类的事还有很多,充满着人类的恶……

『怎么样,王啊!』

『您是否也觉得人类早已无药可救?』

『唯有烧缺历史才能够真正意义上的拯救人类。』

七十二个形态各异,血肉组成的柱子围绕着他,天空中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空洞其中蕴含着足以毁灭世界的热量。

低下头,自己坐在一个有白玉打造的王座之上,手上戴着十枚戒指。

“真是奇怪的梦?”

并没有在意自己看到的,因为在他看来那只是个梦。

他是罗尼玛·阿其曼,一个人类,一个有些懒散的,富有责任心的医生。

“好像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呢?”

坐在玉座之上,罗玛尼·阿其曼看着远方向着自己走了过来这两人。

一个紫色短发,穿着铠甲的少女手中举着一把巨大的十字大盾。

还有一个有些看不清,像是男人又像是女孩儿,也无法确定那头发到底是黑色还是橙红,但是总是控制不住,内心深处生出一股熟悉感。

“我好像还欠那个人一个草莓蛋糕……”

摸着心口,淡淡的悲伤之感涌现。

最后他醒了过来,面前是他工作了数年之久的医院的天花板。

“我这是……”

“啊,对了,我记得……我昨天晚上一个人做了20多次手术然后就晕倒了!”

“对了,病人没事吧?!”

头脑突然清醒,罗玛尼·阿其曼立刻从床上爬起,打算走出去确认昨晚病人的状况。

“罗曼快躺下,你怎么出来了?我们已经检查过了,你现在身体劳累过度,不用再加班了,赶紧回去休息吧。院长可是发话了,你不赶紧回去的话,他就把你辞退。”

路过的医生看见罗玛尼·阿其曼立刻叫住他,同时让身旁的护士去叫院长。

“昨天我记得我手术的最后一个病人怎么样了?我应该是做完手术才倒下的吧?”

罗玛尼·阿其曼拍着那个医生的肩膀有些激动。

“那个孩子已经没事了,身上三处骨折,皮肤轻度烧伤,失血过多。”

“医院里匹配的血不够,不过似乎有人自愿献血救人了孩子一命。”

看着神色焦急的罗曼,这位医生心中不经有些敬佩,只有这样一位负责的医生才会工作到最后一刻才倒下,醒来最先关心的也是病人的情况。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罗曼松了口气,同时也注意到身体的疲劳。

“赶紧回去休息罗曼!我可不希望我们的首席医生就这样累死在手术间里!”

院长威严的声音传来,中气十足,但也带着淡淡的疲劳。

最近的病人太多了,在巨大的工作量下年事已高的院长也有些不堪。

“好的院长先生,我会休息的!”

罗玛尼·阿其曼向院长鞠躬后立刻走出病房。

“还有,这几天一直有个女孩儿来看你,赶紧去和那女孩儿报个平安!”

看着走远的罗曼医生,院长立刻不顾这里是医院,高喊了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