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天草你的便当拿好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264字
  • 2019-04-21 15:24:45

源自人类的必要之恶,安哥拉·曼纽作为复仇者,是作为裁定者的天草四郎无法打败的存在。

由于复仇者对裁定者天然的克制,天草四郎想要赢得圣杯必须要面对作为复仇者的安哥拉·曼纽,为了避免接触到那可怕的恶意,天草四郎特地引诱这一次圣杯战争的七位Servant解决安哥拉·曼纽。

“恨,恨,恨——”

黑色的泥土浸满大地,所过之处,万物都会被那源自人类必要的恶意所吞噬。

“注意,不要接触到那些黑泥,不小心的话,可是会直接回英灵座……”

Lancer骑着自己的爱马远离如潮水般涌来的黑泥,面对源自世界的恶意只有拥有alter属性的Rider,Berserker,Saber可以无视,甚至在实力上受到一定加成。

“全部……都,毁了!”

“复仇,一定要复仇!”

“绝对……绝对无法……原谅!”

伴随着满身怨念的低语,大量黑色的死尸从黑泥中挣扎的爬出来,犹如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一般拼死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

“尽是些没有自我的傀儡……”

Saber看着抓住自己脚腕的干枯的烂肉,散发着恶臭的手冷哼一声,放出魔力将周围的死尸摧毁。

“这些黑泥可以为我们提供魔力,不过这种纯粹的恶意,很难解决。”

“很难想象我们追求的圣杯是这种东西……”

Saber看着依旧在不断涌出黑泥的圣杯神色显得有些失望,同时高举着手中的漆黑的圣剑。

“既然没有用,那就毁掉吧!”

Rider同样聚集起魔力,打算释放宝具,一时间整个溶洞中刮起了强烈的魔力风暴。

“总算出来了,那种纯粹的恶意,我们可对付不来。”

Lancer骑着自己的爱马翱翔于天际,从高空中俯视着地面远远的望着的逐渐升起的黑色洪流。

“卑王铁锤,反转旭光,吞噬光芒吧!Ex――calibur!!”

“不挠燃烧胜利之剑!”

“alter莉雅反应炉临界突破!在我这黑暗光芒之下,回归基本粒子吧!『黑龙双克胜利之剑』!”

三个截然不同却又同根同源的宝具,一个对军两个单体同时击中已经变得漆黑的圣杯。

整座团藏山在颤抖,大地在这超越与凡人的伟力之上摇摇欲坠。

裂缝从山顶开始蔓延,逐渐到山脚,巨石滚落压段路面,高大的树木被狂风连根拔起随后被搅碎成粉尘。

“解决了吗?”

依靠魔力悬浮于空中,圣杯战争的七骑Servant放下争斗围绕着团藏山。

巨大的震动已经破坏了冬木市的供电系统,原本繁华的都市陷入一片漆黑。

“不会的,不会就这样结束……”

“我还没有,还没有复仇!还没有——复仇!复仇!复仇!复仇!”

以安哥拉·曼纽已之名作为复仇者现界的存在,没有自己名字的他低语,逐渐转为高喊。

哪怕拥有圣杯力量的加持,他终究只是一个最弱的,仅拥有对人类特攻的纯粹的恶。

没有思想,只有对整个世界,对全人类的恨。

毫无由来的恨意,曾经被安上安哥拉·曼纽名字的少年早就死了。

怀着恨意,看着山下的自己长大的村庄死去。

他不过是那份思念,依靠着人们对他的恐惧登上英灵座,他始终被束缚在山顶,眺望着人类的生活、人类的丑恶、人类的喜悦。温暖的光芒。

“绝对……绝对无法原谅!”

最后的最后,他消失了。

或许回归了英灵之座,又或许永远的消失。

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彻底被消灭之前,利用大圣杯几乎无穷的魔力他做了些什么。

黑泥从团藏山上的裂缝中涌出覆盖住周围的城市,随着大火将真相燃烧为灰烬。

待到圣杯不再涌出黑泥,火依旧在燃烧……

天草四郎踩着厚厚的尘土来到这里,推开碎石捧起随时下那金色的高脚杯。

“虽然损坏了不少,但还能用……”

微笑着将圣杯收好,拍拍身上的泥土,准备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天草四郎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直到他的后心一痛,低头看着胸口,一面邪龙标志的白色旗帜刺穿了自己的胸口。

“啊,为什么我刚被召唤过来,就会看见一个笑上去很让人火大的家伙?”

扭过头,看到那张脸。

天草四郎心中升起一个疑问?

“阿尔托莉雅?不对,好像是曾经遇到过的贞德……”

“但是那黑色的铠甲与旗帜是怎么回事?”

他身后的少女看着他露出一个法式嫌弃,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他,嫌弃道。

“你那是什么表情?不要把我和那个圣女混为一谈,我可是不折不扣的龙之魔女!”

复仇的火焰燃起,原本就已经被击碎的灵基彻底粉碎。

跪倒在地,草天四郎从怀里摸出圣杯,神情有些遗憾。

“失算了,这一次还是没有完成全人类的救赎……”

身上闪耀的金色的粒子,草天四郎扭过头,最后看了一眼贞德alter开口道。

“你还要复仇到什么时候呢?依靠那虚假的仇恨,你到底还能走多久?下次再见吧,贞德……”

“这种事情不用你问……”

挥舞着手中的旗帜,并没有去管被圣杯战争的Master们视为珍宝的圣杯。

贞德alter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径直走过去。

她这一次现界纯粹是因为她的那个复仇者前辈在消失之前,以自己作为圣遗物召唤了同为复仇者的她。

作为现界的条件,她要完成召唤者的愿望,安哥拉·曼纽的愿望是复仇。

但是早在很久以前,他的仇人们早已经死光了,哪怕这份恨意已经升华到了对全人类的恨,但是作为召唤者的安哥拉·曼纽作已经死了。

贞德alter也没有那个义务或者必要去实现这个不可能的愿望。

而且由于是违规召唤,哪怕圣杯战争结束,她依旧可以在这个世界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有大把的时光她认为应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比如刚过来就宰了一个笑着很令人恼火的家伙。

随意选择的一个方向,她径直走了过去。

许久后一个白色头发的男人带着伤走来,看着地上的圣杯不由得将其捧了起来。

“圣杯……我还以为已经彻底坏掉了呢。”

卫宫Assassin把圣杯放在一旁的碎石上,独自坐下抽出一根烟。

“这个伤势,没有别人帮忙的话就要回去了……”

“不过算了,反正工作差不多做完了。”

低头摸着腹部的巨大伤口,感受着体内越来越弱的魔力,卫宫Assassin有些魂不守舍。

之前,在爱因兹贝伦堡的时候开始就很不在状态。

特别是被赫拉克勒滋发现,还有无意中看见的那个男人。

虽然已经很久没有照过镜子,但是他隐约还是记得自己的样子。

“因为英灵是超越时间的存在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