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卫宫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319字
  • 2019-04-06 23:56:55

冬木市的街道上,夜晚蜿蜒的山路上,一辆小汽车靠着微弱的灯光,高速行驶。

“等你很久了。”

白头发的神父站在路中央,脸上是耐人寻味的微笑。

汽车停住,橙黄色的丁光照在神父的脸上。

“让开,你应该没打算插手这一次圣杯战争吧。”

嘴里叼着烟,卫宫切嗣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只手缓缓分开方向盘,朝着自己身上摸去。

“不要紧张,小圣杯不会有……”

未等神父把话说完,卫宫切嗣掏出枪毫无迟疑的扣下扳机,一发起源弹离开了枪口。

神父依旧在微笑,仿佛向着自己飞过来的,不是致命的子弹,而是一个小孩丢过来的排球。

“你太紧张了,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只是来提醒你一下而已。”

神父松开手,一枚子弹静静地躺在手心,还带着热度冒着烟。

“你的女儿也到东木来了,有一个Servant跟在她身边,好像是Berserker。”

“并不属于这一次圣杯战争的Berserker,既没有令咒的束缚却又莫名其妙的出现……”

“要好好注意啊……”

说完神父让开路,同时将手上那枚子弹扔进车窗。

卫宫切嗣看着窗外那个白头发的神父,弹掉烟灰,随手将烟头扔出窗外这一次开动车。

车辆来到爱因兹贝伦家的城堡外,广阔的树林已经秃掉了一大片,地上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巨大的坑洞,一个高大的黑色人形生物趴在墙上拆掉最后一个加特林。

地面上,一个更加高大强壮的黑色巨人弯着腰,巨大的刀刃插在地上半跪着,似乎在用自己的后背保护着什么。

“伊莉雅!舞弥快点把防御魔术关掉!”

看清那个被黑色的宛若神话中英雄一般的壮汉保护着的白色人影,卫宫切嗣平时僵硬的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上少见的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伊莉雅,你没事吧!为什么要突然来冬木市?”

“切嗣!”

伊莉雅从赫拉克勒兹的怀里钻出来,飞奔的扑向卫宫切嗣,小小的身体一跃而起。

“切嗣我好想你,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你回来。”

感受着怀里幼小柔弱的身躯,卫宫切嗣感到深深的自责,但是他不得不那么做。

把幼小的女儿独自一人丢在寒冷的城堡中,丢在那时常下着暴雪的地方。

“Eeeeee——”

赫拉克勒兹高喊着,用一只手小心地把伊莉雅拎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紧接着冲着卫宫切嗣的脸大喊。

“Berserker别这么说,切嗣一定有理由。”

赫拉克勒兹看了一眼肩膀上的伊莉雅,打了个响鼻之后看了一眼卫宫切斯,扭过头不再喊叫。

“伊莉雅,这位应该是你召唤的Servant把,他刚刚那个你听懂了?”

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卫宫切嗣有些戒备的看着高大的赫拉克勒兹。

“Berserker说切嗣把伊莉雅一个人丢在那种地方,实在太不负责任了。作为父亲居然没有能在女儿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实在是不合格呀。所以一定要好好补偿伊莉雅。”

叶不凡脱掉毒液战衣帮助翻译,虽然他也没听懂,但是好在毒液能够听懂那意义不明的吼叫。

————

“这一次圣杯战争的Servant们已经结盟了么?”

昏暗的洞穴中,天草四郎站在散发着柔弱光芒,照亮着昏暗洞穴的大圣杯面前。

“差不多快了,早点做完工作,我也好回去。”

一个男人走到他的身后,掀开红色的兜帽露出那张漆黑的面孔以及白色的头发。

“早点把那个杯子里的黑泥清理掉吧,抑制力都在催促我。”

早已忘掉自己名字的男人看着面前的大圣杯,心中生出异样的感觉。

“很快的,只要让那些Servant处理掉此世之恶,你也不想沾上这种东西吧?”

天草四郎走出洞穴,只留下那个做为抑制力代行者的男人。

“圣杯啊……”

抬头看着那大圣杯,看着那传说中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的万能许愿机他转过头。

“到底是有多天真的人才会把希望寄托在这种东西上……”

刚踏出一步,他感受到背后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一闪而逝。

扭过头什么都没有,只有圣杯散发着微光,以及从钟乳石上滴下的水珠。

“切嗣……”

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睁开眼,她刚刚好像梦到了什么。

好像看见切嗣一个人,很孤独的样子。

不由得,爱丽丝菲尔感到有些心痛,她很害怕切嗣变成那样子。

很担心,独自一人的他到底要如何生存?

“已经醒了吗?还是使不上劲啊,伊莉雅来了我让她陪陪你吧。”

卫宫切嗣走进来,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轻柔地将那苍白而又有些冰冷的手放在自己的脸庞。

“已经没事了,伊莉雅怎么来的?这幅样子,可没办法好好陪她。”

“妈妈!”

房门再一次打开,伊莉雅跑了进来抱住了爱丽丝菲尔,那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孔凑到一起。

城堡的花园里,莉洁莉特和塞拉修剪着这里的植被,赫拉克勒兹蹲在地上拿着一个小树枝在地上画画。

叶不凡和毒液过给好奇的看了一眼,就好像小学生随意点涂鸦,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应该是伊莉雅坐在赫拉克勒兹的肩膀上。

角落里那个被赫拉克勒兹踩着的……好像是卫宫切嗣。

看样子赫拉克勒兹内心深处还是没有原谅卫宫切嗣,总感觉反而他更像是一位父亲呢。

卫宫切嗣作为父亲完全不合格!

————

清晨,卫宫切嗣牵着伊莉雅的手在冬木市的商业街上闲逛。

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的伊莉雅看什么都觉得新奇,一个很普通的小玩具都可以让她感到兴奋异常。

“切嗣,我要吃那个!”

伊莉雅指着远处卖冰激凌甜筒的车,一只手抱着卫宫切嗣的胳膊。

“走吧,我们去买。”

抱起伊莉雅,卫宫切嗣走过去排队,看着长长的队伍,他习惯性的摸出自己的烟。

“切嗣!”

低头看着鼓着包子脸的伊莉雅,卫宫切嗣笑了笑随手将自己的那包烟扔进了垃圾桶。

他决定自己该戒烟了。

随着队伍缓慢前进,卫宫切嗣隐隐听见最前面有一个人在和店主争吵。

“什么?居然没有麻婆豆腐口味的!没有麻婆豆腐口味的冰淇淋,怎么能叫冰淇淋?”

一个留着短发,穿着神父服装的男人激动地吼着,他身旁一个可爱的女孩儿跟着点头。

“麻婆豆腐~麻婆豆腐~”

店主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客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客人啊。如果你喜欢吃麻婆豆腐口味儿的话,抱歉,我并没有研究出这种味道。所以也没有办法卖给你不如换个别的吧。”

“居然没有麻婆豆腐吗?为什么别人都不懂麻婆豆腐的美味……”

神父牵着女孩儿的手离开,低着头,嘴中还念念有词。

“既然没有人发明拥有麻婆豆腐味道的冰淇淋,那么不如我来创造它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