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魔法☆梅莉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376字
  • 2019-02-17 18:01:52

“唔,好困啊!为什么今天晚上医院怎么会临时加那么多手术。”

一个懈怠的男人回到自己的家中,从冰箱里取出提前抽空买好的草莓蛋糕,坐在自己的电脑椅上品味。

“让我看看,今天亲爱的魔法☆梅莉酱的博客也更新了!我的精神粮食了啊!”

随后将近半个多小时男人一直重复着打字发言,然后被骂回来的聊天之中。

“唔,已经凌晨了吗?!幸好我明天下午才上班,早点睡吧明天还要照顾病人。”

关掉灯,医生躺在自己的床上闭上眼睛进入梦乡。

“罗玛尼·阿其曼~☆”

“唔☆这一次的圣杯战争就由你作为我的Master好了。”

“但愿醒过来之后不要开心到自闭~☆”

少女的声音在罗玛尼·阿其曼的梦境中回荡,似乎在做什么美梦呢?

————

罗玛尼·阿其曼是一个很普通的凡人,但是虽然不是什么天才他还是相当努力的,至少现在已经成为冬木市第一医院的首席医师了。

虽然说在医学领域方面他十分出色,再说道题他其实也没什么上进心,之所以会想成为医生也仅仅是觉得这个职业赚的比较多,而且还挺轻松的样子。

本来他是打算抱着摸鱼的生活态度一直活到死,甚至梦想着能够和自己的偶像魔法☆梅莉一起生活标准的死宅一个。

然后他的梦想突然在某一天的早晨完成大半,摸鱼到死虽然没完成,但是最喜欢的虚拟偶像突然躺在自己床上是什么鬼?

不自觉的他联想到以前工作偷懒时偷看的漫画,男主角捡到一把剑,结果第二天早上变成美少女躺在床上之类的。

自己在昨晚睡觉前好像是在魔法☆梅莉的博客上聊天来着!

“唔☆Master已经醒了吗?”

少女从床上爬起,白色的长发有些乱糟糟的,粉嫩的脸上带着丝丝睡意。

宽大的白色长袍,也无法掩盖那玲珑有致的身材。

虽然有些瘦小,但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

“魔法☆梅莉酱!”

罗玛尼·阿其曼幸福的高喊之后晕倒,是的幸福的晕倒。

再罗玛尼·阿其曼醒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是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大床。

“果然,魔法☆梅莉酱出现在我的床上什么的,只是我的美梦而已。”

内心深处有些失落,但是看看时间也该上班了。

因为不想丢掉工作,罗玛尼·阿其曼还是穿太好衣服准备出门。

结果刚走进客厅就闻到一股自然的芳香。

是鲜花,原本还算干净的客厅此时被大量鲜花点缀。

“真的是我的家吗?”

带着这样的感叹,她在自己的家里转了转。

最后在厕所里面看见正在提裤子的少女。

“变态、色狼、死肥宅!你这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咸鱼怎么不敲门就进来!唔☆我的Master居然是这种人,真是下下签。”

面带幸福的被骂了,罗玛尼·阿其曼感觉整个人被幸福感包裹。

随后是抽到脸上,真实而火辣的疼痛。

“我没做梦!魔法☆梅莉酱居然真的出现了!!就在我的家里!!!”

“她还用了我的厕所,不行这个厕所以后就是圣地了!这不允许别人进入!!”

干脆把门封死好了!不行,这样会破坏魔法☆梅莉酱摸过的门!

果然要在厕所外面再加上一扇门才行!干脆用我全部的积蓄去买银行的保险门吧!

就这样,罗玛尼·阿其曼美好的生活开始了……

————

在那个懈怠的医生睡醒之前都夜晚,魔法☆梅莉酱还没有降临之前东木的晚上发生了一圣杯战争开始以来的第一战。

双方分别是,Assassin与Archer。

虽然说双方都很克制没有使用宝具,但是依旧造成了相当规模的破坏。

从双方透露出来的实力来看,都是超一流的Servant,这让别的Master倍感压力。

从目前已知情报来看,Assassin使用的应该是双剑,但并不是传统的冷兵器反而是像光一样的刀刃,就像来自未来一样。

考虑到英灵殿是漂流于时间之外,所以不排除是来自未来的Servant这种可能。

Archer似乎是用水枪,但是没道理这种东西会成为宝具。

所以大部分Master都怀疑是通过魔术进行的掩盖,水枪的正体暂时不明。

最后Archer和Assassin因为感应到了其他Servant靠近所以就暂时休战了。

不过这一次无疑打响了圣杯战争的第一战,相信不久,冬木市的夜晚将会充诉着爆炸声。

以及白天几乎霸占所有当地电视频道的煤气爆炸。

“完成了。”

言峰绮礼端着满满一盘鲜红的麻婆豆腐,坐在餐桌旁举着勺子品尝。

吃的很快,也很有气势很难想象他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不自觉的,眼角还有一行清泪。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流淌,逐渐打湿衣角。

他做的麻婆豆腐其实对他而言味道比不上红洲宴岁馆·泰山的师傅的手艺,并没有那种在舌尖上燃烧爆炸的辣味。

但是吃着却让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好像在想什么人,已经记不清脸了的自己爱着的人……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言峰绮礼确实有爱过的人。

天生就带有缺陷,言峰绮礼在接受了这事实后,做尽各种的努力。

其中就包括,试着去爱一个人,感受普通人的生活。

不管是怎么样的人,绝对没有人未曾幻想过爱着异性、建立家庭、静静地吐出最后一口气,这些的情景的。

没有人会嫌恶这种平稳、不抱这些梦想。

言峰绮礼也不例外。

虽然感受不到这种微不足道的魅力,但还是希望着、能够如此的话就好。

得到一般人的幸福、爱着一个女人。

言峰绮礼所选择的是没有未来的女人。

被病魔所侵蚀的女人,只剩不到几年的性命。

因为是这样的女人才选的呢、还是只有这个女人可以选择呢。

只有选择的标准,再怎么想也分不出来。

一起生活了二年下来。

男人爱着女人。

女人也努力地爱着男人,把他当成一个孩子来爱。

但是,结果还是没变。

真是的,她死的时候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

是再想与其自杀不如让自己动手还是……

因为是深爱的人,所以想要用自己的手来杀害的悲哀呢。

我是爱她的,只是我的爱是扭曲的……

就像我一样,带着缺陷,无法分辨好与坏。

用勺子吃掉最后一点麻婆豆腐,言峰绮礼摸了摸自己的眼角。

“水?下雨了吗?”

转瞬间他才反应过来,现在是房子里不会下雨。

“这样啊。”

“是眼泪……”

“但是为什么会流泪?”

言峰绮礼无法搞明白其中的原因,因为他的认知是模糊而扭曲的。

他无法觉得美好的事物美好,甚至有时对他人的悲剧感到愉悦。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悲剧,才会让他如此喜欢别人的悲剧吧。

“真是的,仔细想想我好像还有个女儿来着……”

“好像是叫……”

想不起来了,毕竟现在就连妻子的样子都想不起来。

不过算了,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些。

把盘子洗干净,言峰绮礼翻出一份档案。

上面的人正是卫宫切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