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神父的梦想是麻婆豆腐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138字
  • 2019-02-15 16:26:51

“Saber我们差不多可以走了吧?切嗣应该等急了。”

爱丽丝菲尔带着黑化的呆毛王,或着说被黑化的呆毛王带进了这家餐厅。

准确来说是Saber在刚来到冬木市不久就闻到了美食的香味,肚子也很自觉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然后她像自己的Master,也就是卫宫切嗣表示饿着肚子没办法上战场,然后就跑来了这里。

卫宫切嗣这来冬木市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作战计划,圣杯战争的第一天他要做的主要是收集情报,以及散播假情报扰乱其他的Master,所以就很愉快的同意了,让Saber带着爱丽丝菲尔一起在东木市旅游观光。

然后自己伪装成普通游客,去找自己的助手取自己准备好的武器。

“Master现在最好不要多说,有别人正在看着……”

Saber用薯条擦掉嘴角的番茄酱,盯着爱丽丝菲尔然后将目光他们现在所处的快餐店对面。

一个男人坐在快餐店对面的中国餐馆的一个靠窗户的不起眼的角落。

身上一丝不苟的穿着神父服,双眼睛睛有神的盯着菜单,似乎是在思考要点什么。

“Saber那个人就是其他Servant的Master?”

爱丽丝菲尔凑到Saber面前小声地说道,端庄而美丽的容颜透露着如同孩童般的兴奋。

“不,至少还不能确定。但是我确实从他身边感受到了恶意的目光,而且是专门针对我的……”

几乎以光速又解决掉一个汉堡,Saber擦了擦嘴角的酱汁再一次抓起一块披萨。

“Master现在是圣杯战争的第一天,而且还是白天估计对方和我们一样只是为了探听情报才出来的吧,无须在意。”

Saber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趁这一小段的时间服务员麻利地收拾掉桌子上的残羹冷知,然后放上新的美食。

“Saber我们在这个餐馆呆了三个多小时吧,差不多可以离开了……”

爱丽丝菲尔看着飞速解决食物的Saber,说实话在这里待这么久她也很累了,各种意义上的疲劳。

“哦,已经这么久了吗?差不多该走了,明明才吃了八分饱。”

Saber站起身叫个服务员高喊道。

“剩下的全部打包,还有那份薯条做的不错,比高文的土豆泥好多了!真没想到土豆居然可以做成这种美食,发明这道美食的人值得赞赏。”

随后带着打包好的食物,由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驾驶汽车他们来到海边,欣赏了一下冬木市的夜景。

“Assassin你似乎对那个从者充满敌意。”

座在中国餐厅的神父大口的吃掉最后一勺特辣麻婆豆腐,直起身似乎是在回味着舌尖那劲爆的辣。

“Master说过多少遍了,不是Assassin,是Saber!我一定要杀掉那个除我以外的Saber。”

在神父的身边,灵体化之后的Assassin好像赌气一样说道。

“随你便吧,A……Saber。令我在意的是那个Servant有跟你一样的脸。”

“说起来你也是时候该告诉我你的真名了。”

对于自己的Servant神父感到颇为的麻烦,穿着十分的具有近代风格明明是Assassin,却自称Saber。

最重要的是他翻遍了各种史书传奇故事,也没能找到与自己的Servant相匹配的英雄。

就像自称的真名一样,【迷之女主角x】本身就是一个谜。

“Master我早就说过了,我是从名为从者宇宙(Servant Universe)的迷之时空来访的异邦人,Saber Class的决定版对Saber用决战兵器。行动代号A-X。”

Assassin挺起自己贫瘠的胸口十分自豪的样子,如果忽略掉那根压在鸭舌帽下面怎么也隐藏不住的不断乱动的呆毛的话……

“Master也给我点点菜吧,一直看着你在那里吃特辣麻婆豆腐,我也有点饿了。没想到像Master这样内心空虚的男人居然会对麻婆豆腐这么狂热。”

“事先说好了,麻婆豆腐你自己留着,给我点点别的。”

“我对麻婆豆腐很狂热吗?”

神父看着身旁堆着高高的餐盘,空洞的眼神带着些许迷茫。

只有内心充满渴望,有不得不实现的愿望的人才会获得圣杯的认可,自己这样内心空虚的男人按道理不应该成为Master。

但是自己既然成为了Master,那就说明自己一定有梦想,只是一直以来没有发现而已。

那么……

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自己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自己比起其他人更觉得这特辣麻婆豆腐美味。

那么是否说明……自己可以在麻婆豆腐中找到答案?

思索着,他把菜单递给了Assassin让她自己点菜。

最后他放下勺子走进了后厨,打算拜访一下能做出如此美味麻婆豆腐的大厨。

夜深了,空旷的公园里就连一只野猫都不愿在这里安家。

然而就在这个寒冷的晚上,一个身材瘦小的少年魔术师正在用鸽子的血,实行这证明自己价值的第一步。

“这样差不多就应该完成了。”

韦伯·维尔维特一个传承只有三代的魔术世家继承人,本身魔术天赋还算杰出凭着自身的努力进入了时钟塔学习。

可惜因为自身薄弱的传承一直被别人看不起,特别是他的老师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撕掉了他的论文。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师其实非常的看好他,平日里的各种刁难实际上是对他的栽培。

甚至就连撕掉了那篇不成熟的论文也只是因为理论太过超前,一旦发表会给他带来灾难,实际上肯尼斯还是十分的赞赏他的。

从盒子里拿出偷来的圣遗物,传说中征服王亚历山大的披风的一角。

韦伯·维尔维特开始宣告,怀着激动的心情召唤属于自己的Servant。

然而在仪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阵不太自然的微风吹过。

染着血的红色披风的一角被风吹跑,一根被咬了一半的蓝色冰棍掉着他的召唤仪式上。

“Servant·Rider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我既然来了,就做好过上理想生活的觉悟吧。”

“不允许任何回笼觉和运动不足,扫除、洗衣我会彻底负责。”

“料……料理也在可能范围内做给你看。”

一个身披黑色的军大衣,衣服内侧穿着类似晚宴才会穿的礼服,一只手拿着黑色的剑,另一支手上着舞着一把疑似大口径狙击枪的危险物品。

就这样全身上下透着可疑,危险的大概是Rider的女人十分霸气的走到他的面前。

可以预见,本来就不擅长体力劳动的韦伯·维尔维特未来的日子大概是地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