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花之魔术师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365字
  • 2018-08-25 00:02:00

“哟,龙种的生命力还真是强大,居然还没有死。”

穿着残破的黑色铠甲,淡金色的头发略微有些凌乱的少女一脚踩在皮肤已经被完全烧焦的史革矛的身上。

看她的样子似乎有些不爽,大概是对刚刚那一击的威力不太满意。

“给你最后一击,怀着恨意在地狱里诅咒我吧……”

“如果你能爬出来找我复仇的话,我随时等候。”

紫黑色的魔力在她手中汇聚成剑,她高举的即将劈开史革矛的身体。

但最后一刻动作却顿了顿……

“醒一醒!我的小阿尔托利雅……”

手写而苍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原本被紫黑色色魔力压制的右手上的银白色戒指绽放出圣洁的光芒。

“切,就要恢复原状了吗?那老头子到底是谁,怎么就连我,都生不起放弃的念头……”

少女自语着,手中的魔力消散黑色的铠甲支离破碎,黑色的衣服变回了纯白。

“没能直接送你上路真是可惜……”

金色的龙眼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重伤昏迷的史革矛,眼睛变回来翠绿色,她似乎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无力的倒下躺在烤成焦炭的龙的身体上。

手中原本被那不祥的紫黑色魔力压制住变得无比黯淡的戒指再一次散发出闪耀的光辉,名为认知障碍的魔法生效,她真正的容貌被隐藏,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位帅气英俊,气质不凡,如同梦幻中王子一般的骑士。

“那……就是王的真容吗?”

索林放下手中的武器看着躺在烤焦的龙的身体上的高洁骑士,他心中暗自决定。

我此生必将奉献于吾王,我会向您证明我的价值!

天空中的乌云被魔力所吹散,柔和的阳光透过魔力冲刷产生的洞穴图照射进来。

王在阳光中沉睡,虽然落魄但依旧高洁神圣,他身边的土地中钻出绿色的嫩芽,鲜嫩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转眼间,洞穴内一片花海……

“这一次还真是危险啊,还好有了老尤瑟护着,不然的话就真的糟糕了。”

索林身边传来陌生的声音,那是一位身穿白袍的魔法师,他面容英俊有着银白色的长发,笑容很柔和,给人一股春天般的感觉。

“你是谁?”

索林内心十分的震惊,他完全没有搞清楚对方是何时出现的。

“我?一个魔法师而已。”

梅林轻笑着指了指躺在花海中央的亚瑟,十分自豪地说着。

“我是他的老师,花之魔术师梅林……”

――――

“花之魔术师的称号可还真合理你,之前那个开花的特效,简直不要太美。”

“我只是觉得这样子比较符合气氛。”

白雪王国的一处不起眼的小酒馆之中,梅林与月九喝着啤酒聊着天。

“你不是去指环王的世界忙活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口气干掉一大瓶啤酒,月九脸上微微有些泛红。

“我当然去了,不过去了之后我发现我获得更强的力量。”

说着梅林抬起手指,淡淡的金色缠绕在他的手指上。

“我获得了那个世界属于我自己的神力,再加上了我本来的力量我稍微花了点功夫,终于把那个索伦干掉了。”

“哦?你都干了些什么……”

月九好奇地问他,对于这种有意思的是她还是很感兴趣的。

“我在洛汗国把那的国王,我的一个老朋友从诅咒中解救出来。”

“还有在圣盔谷碉堡,在半兽人大军手中,在他们即将攻陷那里的时候我帮他们搬来的救兵。”

梅林轻松自然地说着好像办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是那样的云淡风轻。

“可这时间太短了,我时不时可是会看看你在那个世界的状况的,你出去的时候兽人大军开到城门口,按道理你应该等到第二天早上才到。”

“我花了点时间在每一个士兵的铠甲上刻了一个空间传送符文。”

“但你又没有去过圣盔谷怎么留下的坐标?”

“坐标被我刻在了阿拉贡的铠甲上,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好吧,你最近进步的确实不少。”

月九点了点头,继续说着:“给我讲讲你是怎么搞定索伦的吧……”

总而言之,梅林这一次的异世界之旅还算顺利。

萨鲁曼因为砍树太多破坏自然环境,导致牧树人们集体报复他。

牧树人破坏了上游的水坝,洪水淹没了萨鲁曼的领地,梅林或者说甘道夫到达的时候萨鲁曼真被困在自己的塔顶上。

之后他还去了刚泽,摄政王那个老家伙精神不太正常,得知自己大儿子死掉之后又要二儿子去送死。

恐惧使得刚泽的军队溃不成军……

“跟我仔细说说你是怎么干掉数十万的兽人大军?你该不会因为可以发挥出全部实力所以直接出手干掉了吧……”

月九地方拿出一只精致的烟斗,放上上好的烟草抽了起来。

“我当然没有亲自出手,我一个人虽然可以消灭掉兽人大军但这样子的话,却无法磨练刚泽的军队。”

“我一个人无法带给他们希望。”

梅林说着,脸上露出回忆之色。

“记得当时我们就快守不住了……”

危急时刻,洛汗国的援军刚好到来。

两面夹击勉强抵御住了半兽人大军,不过索伦的手下不只有半兽人,他还有很多的盟友。

比如说那些海盗之类的……

战斗很激烈,敌军甚至有人骑着大象,普通的骑士根本不是那样敌人的对手。

不过某一个女人却是非常的英勇……

好几头大象都死在她手上,就连戒灵之王都死在一个女人的手上。

还记得戒灵之王那家伙曾经说过,没有男人可以杀掉他。

他说对了,杀掉他的是个女人。

“你觉得如果有人这么对亚瑟说的话,我们该做什么反应?”

月九抽了口烟,有些好笑。

“我想应该是解除认知障碍的魔法,然后一剑砍掉那个家伙的脑袋。”

“或许应该再来一句抱歉,我是女人,或者说女王。”

两个人相视一笑,继续欢快的谈论起来。

“所以说,阿拉贡叫来了亡者大军,你们靠着一支不死的军队,最终胜利?”

“是的那种形式的亡者大军才真的是恶心,我们这个世界的亡灵法师都做不到。”

梅林回忆着当时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亡灵,以及那些被他们撕碎淹没的敌人不由得感叹。

“物理攻击根本伤不到他们,简直防不胜防,要知道我们这个世界大部分的亡灵都是有实体的呢,虽然说都是尸体……”

“你这么一说让我想起一件事。”月九拿出一张羊皮纸递给梅林,“是阿赖耶和盖亚让我拿给你的契约书,那几个家伙在英灵殿给你留了个位置,放心不是死了再去,要等到你死还不知道等待几千年……”

“为什么要让我签这份契约?”

梅林看着这份契约皱着眉头。

“那两位抑制力希望你去迦勒底,毕竟那儿的亚瑟王太多了……”

“那也得等我忙完这个世界的活儿再走。”

“放心,等得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