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梅林与甘道夫

  • 综漫之妖狐传奇
  • 次元之声
  • 2319字
  • 2018-08-16 00:28:12

“真是精彩的故事,没想到梅林第一次穿越就遇到了异界同位体。”

月九躺在破烂的小木筏上随着海风与水流在大海上随风漂流着,她出神的看着天空,然而注意力去已经转移到另一个世界。

在指环王的世界中由于甘道夫成了梅林,借助着来自型月世界的知识与魔法以及梅林自身所掌握的神乎其神的剑术,居心险恶的白袍巫师萨鲁曼没能将甘道夫囚禁在塔顶反倒被甘道夫被打成重伤。

但是梅林并没有去与弗罗多.巴金斯在跃马旅店汇合,反而找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研究他手上火之戒纳雅。

数千年以前,黑暗魔君索伦打造了力量之戒。他将其中三枚戒指送给精灵王,七枚送给矮人贵族,九枚送给人类。而索伦在暗中更铸造了一枚至尊魔戒,它拥有奴役全世界的力量。整整一个世纪的时间,全世界都笼罩在黑暗中。精灵人类联盟向索伦以及他的半兽人(奥克斯)大军宣战。联盟虽然牺牲惨重,但成功地将索伦赶回魔都,也就是他最后的根据地——末日山脉。困兽犹斗的索伦被迫亲自上阵,在战场上杀死了人类皇帝伊兰迪尔,并且粉碎了他的纳希尔圣剑。继而,伊兰迪尔的王子埃西铎拾起圣剑的碎片,用它砍断了索伦的手指,将至尊魔戒夺走。

甘道夫手上的这把火之戒纳雅正是当初索伦打造的力量之戒之一所以他打算从中研究出点什么。

在研究终于有些头绪的时候他才去了艾隆王的王宫与弗罗多.巴金斯等人相见。

之后,他们依旧组织了护戒小队前往魔多打算利用末日火山毁灭至尊魔戒,不过,中途甘道夫经常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向弗罗多.巴金斯借来魔戒方便他去研究如何复制至尊魔戒。

可惜至尊魔戒有自己的意志它能够蛊惑人心,哪怕现在身为甘道夫同时又是梅林的他也不敢随便直接接触。

研究一直得不到进展,最后他甚至还不幸的被炎魔拉下了黑暗的深渊,它在下落的过程中搏斗,在地下暗河拼死与炎魔战斗,最后在地下高山的山顶终于侥幸将对方杀死。

他本想将炎魔的尸体推下深渊但考虑到研究两个世界物种的差距,还是将这具尸体收入系统空间。

最后,他躺在冰冷的山顶逐渐被黑暗吞蚀,不知失去意识多久。

日换星移,每天都像一辈子那样漫长,但这并不是结束,他终于重获新生。

他被送了回来,完成未完成的使命。

梅林知道他刚刚见到了这个世界的诸神,严格来说这个世界他甘道夫也是神之一但却是等级较低的迈雅。

“没想到不过换了一身白衣服力量却变强了这么多……”

看着自己一身帅气圣洁的白袍又看了一眼手上的比之前的好上不知道多少倍的法杖,梅林高兴地叫出系统下一秒消失在这个世界。

与此同时,指环王世界的时间突然停顿,似乎在等待什么……

没有人知道,末日火山深处本不应该存在庞大而强大的生命,经历无数的沉睡之后终于苏醒了。

――――

不列颠的圣的城,属于亚瑟王的宫殿中,梅林坐在自己的房间中渐渐回过神来。

“奇怪,力量好像变强了……”

梅林从椅子上坐起,活动活动身体顿时感觉不对劲。

似乎有什么东西融入他体内,使得他整个人得到一种本质上的升华。

体力多出一股力量而且他很熟悉,这是指环王世界中甘道夫所拥有的指环王世界的力量。

“通过与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融合从而使的力量在一起……”

梅林咪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抬起自己的右手,一只戒指佩戴在他的手指上……

“东西也带过来了……”

他又拿起靠在椅子一旁的法杖以及那件被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桌子上的白色长袍和那把放在长袍上的敌击剑,他拿着法杖指的指放在柜子上用来当装饰品的花瓶。

在没有任何外力量的影响下,也没有华丽的魔力光或者什么奇特的音效,那个花瓶就这样诡异的自己凌空漂浮着,甚至还飘到梅林的身边围着他转了几圈。

“指环王世界的力量吗?明明在指环王的世界根本无法感应型月世界的魔力,回归之后就可以随意使用两个世界的力量……”

梅林陷入沉思,他尝试着在空中划出一个神秘的符文,在他落下最后一笔之后符文化做一道绿光闪到他的院子中,落在一朵平平无奇的小花上。

“怎么会没效果?”

他住在中没有耐着性子继续观察,直到那朵花开始凋零一只高大强壮有着五官的巨大花朵取代了原本小花的位置长了出来。

“魔法没问题……难道是因为回归之前并没有完全与另一个世界的我融合,本质上在指环王世界我的身体就是甘道夫所以只能使用那个世界的我的力量,然而,这一次回归之后两个身体彻底融为一体,我才彻底成为两个世界唯一的我。”

思索着,他又迷茫的看向星空有些不知所措。

“那么现在的我到底是梅林还是甘道夫?为什么两个记忆都是那么的真实,思维上也没有任何冲突。”

“这感觉就好像,本来就是一体……”

他眼中的迷茫渐渐消散,似乎明悟了什么。

“没错,不管是梅林还是甘道夫本质上他们都是我。所以,既然本质上都一样融合起来就不会有任何冲突,因为只不过是把两个完全的相同的东西捏在一块儿,但是本质上依旧是那个东西,没有任何改变……”

他眼睛越发明亮,似乎已经寻觅到的真理。

“我永远都是我,至始至终、永远、一直、未曾改变……”

――――

“我也未曾改变吗?”

破烂的竹筏上,月九的目光遥望着遥远的大不列颠,脸上满是复杂之色。

“我也曾于另一个世界的我融合,不过我的改变似乎挺大的……”

月九低头摸摸自己的胸口,看着倒映在海水中自己可爱的小脸蛋莫名的想哭。

“我的胸怎么能这么软,我怎么可能长得这么可爱……”

“在遥远的过去,我也是个汉子!”

“我才不要变成萌妹子!!”

“把我的欧金金还给我!!!”

“……”

就让她发泄一下吧,虽然很对不起把她变成妹子,但是这样子不是更有趣吗?

再说了,尾兽应该没有性别之分吧……

认为自己是男性,是因为受到另一半是为人类自己的影响吧。

话说回来,身为尾兽的时候声音似乎也是大叔音……

好吧,思维上来说她完全是男的。

但是萝莉身大叔心是不是很有意思的感觉?

再说了,这家伙可没有少趴着女澡堂外面偷窥……

要问为什么不直接进去?

很简单的进去了一切都索然无味了,偷窥这种事,只有偷偷的做才刺激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