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一次杀人

  • 分析眼
  • 再一次
  • 2057字
  • 2016-11-07 08:04:12

祝之山潜意识里,一直以来都将自己定位于精英与贵族,即便心里恐惧,怕得要死,仍然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

即便有强者相助,被帮助的对象也应该是他,只有他才能享受这种权利。

祝之山的面目狰狞起来,几乎扭曲的内心,发出不甘的咆哮,对着恶鬼面具咆哮,似乎忘了威胁他性命的人正是对方。

谢钢的眉头挑了起来,非常不是滋味,你说之前无视他,是因为对方的自负,现在无视他,又是几个意思?

同时他又想笑,嘲笑这种智商,竟然能够在德华公司当上主管。

谢钢面露狠色,从地上捡起一把飞刀,毫无预兆的插在祝之山的大腿上,然后拔出来,再插向他的另一只大腿。

突如其来的刺痛,大腿流淌的鲜血,让祝之山为之一颤,再次看向恶鬼面具,疯狂之色消失殆尽。

一脸茫然中,似乎回想到刚才干的事,整个人陷入呆滞状态。

“啪……”

飞刀侧面狠狠拍打在祝之山的脸上,才让他清醒过来,转而又变成巨大的恐惧,恶鬼面具遮掩住的人,一定是个恶魔!

“回答我刚才的问话……你有三秒钟时间思考!别考验我的耐心!”

冰冷让人窒息的话语透过恶鬼面具说出,整片空间,不仅精神波动力场全力释放出去,非常顺手的寒冰灵力,也在这一刻奔涌而出,近百平方的一层楼,迅速被寒意笼罩。

其中两抹寒意,分别落在祝之山被刺破的伤口上,伤口被寒冰冻结,伤势暂缓。

不过,谢钢并没有留手,就算他离开后,寒冰自然融化,被冻死的两坨肉也废了。

“我说,我说,别杀我……”

祝之山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不管他什么身份,惹得眼前二鬼面具男子不爽,他的小命随时可能丢掉。

终于放下自命不凡的身份,极端的变成一名真正的小丑,关乎性命的时刻,尊严滚一边去吧!

当然,如果给他活下去的机会,他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将恶鬼面具男子拿下,受到的屈辱百倍奉还,这便是他此时的心态。

“谢钢,他让我感到恐惧,他如果成长起来,对我有致命的威胁……他像蚂蚁一样低微,凭什么能威胁到我!杀了他并没有什么错。”

祝之山将谢钢应聘时的情况说出。

当时,谢钢凝聚精神力,看条形方块上奇怪纹路时,精神受到刺激,不觉中爆发过精神力场,与祝之山开放的精神立场产生共鸣。

谢钢的精神力那是已经达到四段,强者与弱者精神波动的共鸣,会让弱小者产生臣服的心理,也正是因此,又听闻谢钢受到符长斌的重用,他高贵的身份怎么能够臣服地痞之流。

于是,祝之山将谢钢当成了眼中是肉中钉,并时刻关注着他的动向。

今日听到谢钢回来的消息,又在祝主任那里吃了闭门亏,一气之下招呼两大高手去夜色慢摇吧找茬。

因为他知道,谢钢特别注重兄弟情义,一旦夜色慢摇巴出了问题,他定然不会置之不理。

正好趁这个机会,一次将谢钢解决掉,免得留下后患,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是凝化期的,段位还要比他高。

由始至终的缘由,谢钢大感无语,随即又问道,胶囊药丸的事,祝之山已然放弃抵抗,交代出胶囊药丸的来历,是神使教派外星人送给他的,一共也只有五粒。

剩下的三颗药丸,祝之山自觉的上缴,谢刚也不担心他拿的是假药,凡是假的东西,在x光扫描眼与放大能力叠加下,难以遁形!

胶囊药丸都是真的,随手揣进兜里,问到下一个问题,

“当初搞田金涛的是不是你,去年,海州机械大学外!”

祝之山轻轻点头,没有否认。

“为什么?”

祝之山的眼神怪怪的,问这么多问题,都关系着谢钢,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虽然一时被吓昏头脑,但能胜任德华主管,多少也受过间、谍教育,对恶鬼面具男子的身份猜测起来。

答非所问的试探道:“你是谢钢!”

恶鬼面具遮住的面容,显得很惊讶,这小子竟然猜到他的身份,还没有脓包到极致,谢钢没有正面回答,也没有否认。

“回答我的问题,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的身份!”冰冷的声音,毫无色彩。

“哈哈哈……”

祝之山突然狂笑起来,眼神中最后的一丝色彩,仿佛被泯灭了一般。

“我的直觉是对的,可惜,动手还是迟了!”

“该死的林兰,该死的周总,该死的祝主任,如果不是他们,我怎么会沦落到现在的局面!”

死亡的恐惧,似乎这一瞬间,伴随眼中最后的一丝色彩,同时被泯灭,他疯狂的笑着,疯狂的大吼。

谢钢一蹙眉头,身后玻璃窗外,隐隐有人影快速跑过来,被祝之山疯狂的声音,吸引过来。

拈起一柄飞刀,甩手刺入祝之山的勃颈,脖颈动脉的鲜血,顺着飞刀上的凹槽,哗哗下流。

祝之山捂着脖子上,扭曲几下身体不甘心的倒下。

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祝之山这么一号人!

谢钢将释放出去的寒冰灵力与精神波动收敛,规避来人,朝着别墅外潜伏出去。

至于后事会怎么处理,他并不关心,原本他并不打算杀掉祝之山,可这家伙突然变聪明了,还猜测到他的真实身份,找死的行为。

得到了想要的情报,还有胶囊药丸,收获超乎他的预料。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心里感觉怪怪的,隐隐有些快感,又有一些罪恶感。

姑且不说,如今社会秩序如何,当今法律效应如何,从小受到的教育,杀人偿命,即便是在捷胜街混日子的时光,打架斗殴最多不过是将人痛揍一顿,真正出格的事,并没有干过。

不过,事已成定局,他不至于迂腐的跑去自首,而且,祝之山这个人该杀!

就算是为了受伤的‘血盟’兄弟,也该如此,他不是一个坏人,同样也不是一个老好人。

祝之山的别墅内,站满安保人员的时候,谢钢的身影早已不知去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