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好多第一次没了

  • 分析眼
  • 再一次
  • 2570字
  • 2016-10-22 00:42:46

琼斯船长心情不错,任务即将完成,到了“舒华德”港外可视的海岸线,这代表着安全。

“哟呵~我尊贵的客人,前面便是我们的目的,阿拉斯加州著名的‘舒华德’港。”

话语中,琼斯船语气带着自豪,好像这“舒华德”港是他家私人领地的感觉。

谢钢不是水手,无法体会长期无根浮萍般的飘荡在海面上,日复一日都是碧蓝的海水,偶尔还会出现无法躲避的灾难,可以说是拿着命来换钱。

港口,对水手而言,不仅仅是单纯的港湾,更是家一般存在,一年到头难得有几日能脚踏实地的站在地面上,这种滋味不是常人能够体会到。

这时,谢钢没了之前的洒脱,挠着头面带尴尬,为嘛,因为有事相求,求人不得低调点么?

于是将琼斯船长拉倒一边,回头望望,见没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才安心点,同时暗叹:这批水手素质不错!

“额,琼斯船长,出门忘了带钱包,借点钱用用,等我回了公司拿了钱,必定还你……”硬着头皮还是将借钱的事说出来。

琼斯眼珠子咕噜一转,先前还在纠结上岸后怎么巴结这小爷呢,不正和他意,生意场上为东家办事的人提点成也是行业规矩,顺水推舟何乐不为。

“瞧小哥说的,钱不是事,在‘舒华德’港一亩三分田上,凡是用的上在下的地方,尽管招呼。”

说完便从兜里掏出一张闪亮的金卡,差点晃瞎谢钢的眼,这是琼斯早就准备好的,奈何一直没机会。

“卡上有五万美刀,按照现在的汇率,折合神州币也是二十万现金,这是你应得的。”琼斯笑眯眯的恭敬递出。

金光闪闪的卡片,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最后万恶的金钱腐蚀他的灵魂,他愿意堕落,门牙一咬,将其收进怀里。

“谢了,相信我会还你,额……你说的酬劳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神州的人?”

虽说万恶的金钱拥有神奇的力量,但淳朴的谢钢同学依旧保持着本心,即便对琼斯号基佬船没啥好感,好歹也算是救了他的性命,不至于在荒岛中当野人,于是敦敦问道。

这钱必然要还,只不过回国前的过渡,至于琼斯怎么知晓他是神州国之人,这必须搞明白,短暂的几日航程,似乎并没告知对方有关的信息。

这点谢钢很笃定,而对方也很默契的没问,却正是问题所在,难不成长着黄皮肤面孔都是神州人了,哪有这种事!

只见琼斯船长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谢钢顺着对方的视线瞅来,视线的终点在他的衣领口子边上。

谢钢露出疑问之色,琼斯船长带着笑意道:“尊贵的小哥,你领角的花瓣……”

将领角微微抛开后,一个五角的花瓣纹印贴在上面,难道就是这玩意暴露他的身份?

随之眉头蹙成一团,暗道:“不至于吧,当初穿上这身服饰就没注意过,而且仅仅凭着看不出模样的五片花瓣就笃定他是神州国的人,太玄乎了点。”

“不过是怪异的花瓣,很多衣服上都有的!”

琼斯船长依旧站在原地,外人看来,两人就这么矗着,一动不动。

谢钢微瘪嘴角,很是无语,不过他并不打算解释什么,或许其中有什么缘故吧,特别是关于德华的缘故,毕竟这身行头是出任务时标配。

但考虑到五万美刀的诱惑,还是算了,万一是琼斯将钱收回去,只有哭爹喊娘。

一会后,琼斯号货轮靠岸,尚未停靠稳妥,只见三道劲装男子在岸边弹跳而上,妥妥的落在甲板上。

琼斯船长的注意力被引去,这三人的着装与谢钢相差无几,仔细一瞧,那衣领处,半遮掩的位置同样绣着怪异的花瓣。

跟在琼斯身后的谢钢自然瞧见,微蹙的眉梢再次紧凑,这是几个意思,莫不是特地来接应他的,或者说琼斯号就是为他而来?

好像他没这么大的面子才对。

谢钢想的不错,他的确没这么大的面子,让他搭上顺风船,还得归功于10号光脑,这三人是为货轮上的货物而来,本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

来人与琼斯船长短暂交接后,目光瞄过谢钢,当确认衣领处的花瓣标记后,径直走了过去。

“兄弟,我叫贾星,负责此次货物的接洽,你可是总部派来督导的?”贾星伸出干瘦的手,善意的说道,不过贾星脑中有些疑惑,好像没听过说总部派遣过人,不过他不敢大意,总部的心思谁知道,况且谢钢衣领边上的五瓣花好像比他的级别要高。

而年龄似乎又不大,指不准是哪位董事家的公子,闲的鸟疼,找罪受。

这话落在谢钢的耳中,怎么感觉不对劲,总部?什么总部他怎么不知道?

不过从贾星的眼神表现,却不像是在扯谎,对他扯慌有啥意义……

于是谢钢机智的握过手,抄着一口流利的海普话答道:“此时说来话长,待货物装卸完毕后,再向兄弟一一解释,现在下船可好,最近老是晕乎乎的,我比较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

贾星眼前一亮,刚还担心这公子哥瞎指挥,如此甚好,同时也暗道:谁说富家公子哥脑子里装浆糊,瞧瞧眼前这位,三两句话说完,不仅不插手不专业的事,还旁敲侧击的敲打他,是啊,脚踏实地好好干正事,为了未来,豁出去了,这次把货物交齐,表现好了,说不准能调回总部,还是家乡好!

谢钢习惯性的挥挥手,一副大爷做派,不像是装出来的,贾星原本还想去琼斯船长那探探口风,现在想想还是算了,这风度非大家族不可有也。

熟识谢钢人都知道,这动作是他揍了人后,让人滚蛋的标志性动作,只不过挥久了,就成了习惯。

殊不知这莫名的动作,在外人眼里变得高大起来,琼斯船长也暗暗高兴,以后有业务在找他,其实海运说危险,却也不是特别危险,只要不遭海盗、天灾,运送谁的货物不是一样,三倍的跑路费,他很期待下一次任务。

果然,在三倍金钱的诱惑下,琼斯船长可以不要老命的。

为了将这条财路留下,琼斯默默的在金光闪闪的银行卡片上留下了他的电话,希望款待了几日的公子哥没事时,可以找他聊聊天,顺便谈谈事。

贾星留下两名跟班的,再三叮嘱别出岔子后,恭敬领着谢钢下到岸边。

当眼前一辆阿斯顿马丁超跑,静静的趴在地上,黄橙橙的预警灯两闪,剪刀门弹开,贾星作出请的姿势。

可知此时谢钢的内心在翻腾,车是好车,可尼玛这名字不是好名字,有心理阴影了,引起滔天海浪的罪魁祸首,或许渣都不剩了吧。

“怎么,哥哥不喜欢?”贾星一直注意着谢钢的动态,生怕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要不我们换一辆?”

谢钢挥挥手,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说道:“不用,不用,这车挺好……”

其实谢钢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搞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不过是执行任务阴差阳错的来到这,怎么都对他这般好,好的有些过分,当然被断根的那哥们除外。

此时正值中午,温暖的阳光挥洒大地,伴随着阿斯顿马丁轰鸣的马达声咆哮在路边,路边的街景呼啸而过,只留下一串模糊的影子。

跑车,这是谢钢第一次坐,谢钢感觉最近的第一次是否太多了一点。

恩,想办法第一次回国才是要紧事,人在他乡,总觉得心没底,暗道:我特么的也是个没安全感的男人,得找个媳妇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