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滚蛋的滚蛋

  • 分析眼
  • 再一次
  • 2244字
  • 2016-10-28 17:26:49

“滋啦啦……”

锥形冰柱一接触到腐蚀黑雾,那锋利的冰锥尖端便有了腐蚀融化的迹象,不过仅是一瞬间的事,在谢钢的控制下便突破黑雾形成的壁障,打击在干瘦青年胸前。

不过寒冰异只有一段的强度,面对二段的腐蚀黑雾在能量层次上有些差距,尖锐的冰锥尖端被钝化。

干瘦青年只觉胸口一闷,拇指粗细的钝化冰锥所带来的冲击力度,让他踉跄倒地,腐蚀能量随之涣散开来,消失于无形。

谢钢猛冲上前,一脚踏在干瘦青年胸口上,用劲蹑上几下。

“你特么不是叫嚣着要干死我么?”谢钢顺手两耳光扇在干瘦青年脸上,

“说!谁特么让你来搞我的!”

干瘦青年暗暗叫苦,阴沟里翻船,即便如此,想让他认输,不可能!

二段异能与一段的差异巨大,败在于轻敌,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绝不会是这样。

“呸,老子不过轻敌,这次认栽了,是个爷们就再来一次!”干瘦青年一吐嘴角血渍,不服输的吼道。

谢钢对此嗤之以鼻,暗道:不要脸的程度都快赶上他了,不过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机会可以给,但得为田金涛解毒!

心里有了计较,收起狠厉之色,笑眯眯的说道“哦,我也觉得胜之不武,有个条件,将我兄弟手臂上的腐蚀毒解了,机会给你了……”

干瘦青年一听,目光随之闪烁起来,暗道:果真是个蠢货。

几乎没有思考便回道:“行!”。

干瘦青年心里小得意,即便谢钢不提,他也会找理由为田金涛解腐蚀毒,因为这团能量对他有特别的作用。

干瘦青年手臂几下挥动,两手十指捏出一个没见过的印,X光扫描下,干瘦青年体内的能量流动线路诡异的逆行,田金涛手臂上暗绿色的能量猛然窜出,径直的回到干瘦青年体内。

与此同时,干瘦青年体内的能量波动顿时强烈不少。

谢钢目光闪烁,这点小手段哪能逃过他的眼睛,那具有强烈腐蚀性的的能量挺有意思的,难怪会这么积极。

嘿嘿,只是就凭这点本事想翻盘,太异想天开,因为他并没有遵循诺言的打算,既然简简单单的搞定干瘦青年,为何给自己找不痛快。

并不是他没诚信,诚信也是分人的,对于干瘦青年这种瘪三,往死里抽,抽到服为止,不用顾忌用什么方法,否则再多的诚信也是废话。

“金涛,感觉怎么样?”谢钢侧脸问道。

只见田金涛一声低喝,人高马大的身躯,快速覆盖出一层厚厚的岩化铠甲,接着又解除,才说道:“没事了,嘿嘿。”说完又一脸恶狠的看向干瘦青年。

谢钢被田金涛的变身看的一愣,这家伙果然是异能者啊,从能量波动强度来看,应该是二段没错。

田金涛的问题得以解决,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干瘦青年正要开口说比试的问题,收回了那腐蚀能量团,信心百倍,面色都红润不少。

不知何时一块拳头大小的寒冰,被谢钢抓在手中,用尽全力朝着干瘦青年砸去。

击中脑门!

谢钢嘴角微翘,带着坏坏的笑容,出乎意料的猛然踹向他的胸口,干瘦青年二次倒地。

干瘦青年一脸的悲愤,指着谢钢吼道:“你你你……”

谢钢懒得理会,都没正眼,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凝聚出一块冰锥,将尖端就这么置于对方的眉心,只要稍稍使劲,就能戳穿脑门。

“呵呵,你什么?”

“我只不过说让你别耍什么花招,机会也给你了,第二次败在我手上,不服气?”说话间,谢钢的语气愈来愈重,那握在手中的冰锥,仅是微微松开一点,便划破了干瘦青年眉心皮肤。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能抓住,郭开明让你来的?”谢钢面色一变,似乎只要干瘦青年的回答如果不能让他满意,这冰锥随时都可能戳破对方的脑袋。

干瘦青年只觉灵魂的悸动,从未觉得死亡离他如此近,眼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学弟,犹如深渊出来的恶魔,此时他彻底恐惧了。

谢钢看了一眼旁边的田金涛,这家伙非但没有上来劝阻他想要杀人的行为,反而还想亲自动手迹象,如果不是他此时摁着干瘦青年,他甚至怀疑田金涛会直接岩化一拳将干瘦青年脑门砸碎。

已经被吓破胆的干瘦青年哪知道谢钢的心思,生死攸关了,还有什么不能说,万一真是个疯子,丢了性命找谁评理去。

“是,是,郭开明教授让我来的,他要你一周下不了床。”干瘦青年话语间打着哆嗦,哪怕心里依旧不甘,可关系到小命的问题,不敢含糊。

至于郭教授会怎么惩罚他,至于毕业后的德华公司,那是后话,要是小命都没了,再好的去处与他半毛钱都沾不上边。

谢钢的X光扫描眼下,干瘦青年的能量波动也不像是说假话,不过不让这家伙吃透教训,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倒霉蛋吃亏,随即说道:“知道接下来你该怎么做吗?”

干瘦青年闻言,一脸苦水,谢钢这话虽没点名,但他想到了其中的意思,这是要折辱他,连忙回答道:“刚才是我不对,我,我马上舔干净你和那位兄弟的鞋。”

说着就有想去舔鞋的动作,只是眉心处的冰锥依旧在,干瘦青年也不敢乱动,一脸乞求的希望谢钢能够放过他。

田金涛知晓干瘦青年的想法后,不由来的一阵恶心,连忙后退两步。

谢钢眉头一蹙,这家伙还真是能屈能伸,好像他并没这么恶心的想法吧,厌恶之极,不过是想让干瘦青年干净滚蛋,以后别再招惹他就成。

“行了,滚吧!”

谢钢实在不想继续纠缠下去,和这样的人计较多了,平掉自身档次。

干瘦青年一听可以离开,如释重负,冰锥一挪开眉心,连忙滚开,对的,真的是滚出走廊。

谢钢突兀地喊出一句:“等下!”

吓得干瘦青年魂不守舍,此时已经没了争斗之心,哪怕他的腐蚀能力是二段,可盖不住谢钢的心狠手辣,在内心深处无形中被烙下不可招惹印记。

于是满脸堆笑道:“大哥,有什么吩咐?”

“你叫什么名字?”

“小弟叫做吴有德,大哥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行,我记住你了,继续滚吧!”

原来只是问名字,这也没什么,只要不继续揍他就行,海州机械大学很多人都认识他,说了也无所谓,于是继续实诚的滚蛋,每滚一圈还回头望望谢钢的脸色,生怕滚的让他不满意。

谢钢与田金涛相望一眼,很有默契的再次大笑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