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流落到小岛

  • 分析眼
  • 再一次
  • 2545字
  • 2016-10-19 01:50:37

至于如何做出解释,暂时不用关心,毕竟先远离这快要爆炸的外星飞船才是正事,若拖沓下去,命都没了,再好的解释有毛用!

谢钢想了想,觉得与阿斯顿马丁之间的谈话不要暴露的好,人心叵测,不是说包团团几人都是大嘴巴,可不小心走漏了风声,后果很严重。

谢钢属于极为惜命的人,即便有时候会做死道友不是贫道的高尚之事,但祸从口出的宇宙至理还是懂的,话说还差几个月就成年,这得提前有个新气相,将文化人的底蕴拿出来,好歹也海州机械大学的高才生。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似乎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啥,尤其是谢钢的出现,也已经二次认可了他,包团团本能的将小队的指挥权交出去,谢钢的机智与实力可谓有目共睹,这下一步该何去何从,似乎在等着谢钢的答复。

谢钢有点小尴尬,这喧宾夺主的事很别扭,不过在生存大意的趋势下,不再犹豫的说道:“还愣着干啥呢,闪人啊!”

简单直白,通俗易懂。

众人才恍然大悟,各自戴上了潜水装备后,扑通扑通跳下水,排序调转,谢钢最前面,包团团最后面。

谢钢没想到包兄如此仗义,且不说到底有无危险,但这断后的勇气令人钦佩,反正在不明情况下,他是做不到。

在诧异的眼光中,谢钢轻而易举的将当初不可扳动的水闸门打开,似乎力气都没费多少,看的啧啧称奇,当初包团团这位大力士可是亲自感受过,咋落在谢钢手中就变得如此容易了。

断后的包团团陷入短暂的沉思,莫非人品问题,或者说这扳手闸门见谢钢比他帅那么一丁点的缘故。

“走啦,发什么呆……”

直到铁茹芯在氧气面罩中不耐的喊话后,包团团才尾随跟上,同时不停的摇摆脑袋,总之想不通。

一会后,众人终于潜游出海面,很及时,若是再迟上几分钟,氧气就会被消耗光。

谢钢凝聚出一艘足够五人承载量的大冰块,内部中空,高高的悬浮在海面上,这样可以省下不少灵能。

不过暂时并没有脱离真正的危险,这个危险只有谢钢知道,却又无法名言。

于是随便找个理由说道:“外星飞船就在脚下,总感觉附近海域怪怪的,不如我等先行远离此地。”

众人皆时点头表示同意,可依旧怔着不动。

谢钢直接无语,这浮冰船是造出来了,可尼玛没有动力怎么破,难不成不烧骨油等着自然飘荡,那等着离开不得猴年马月去了。

“都别吓愣着了,动起手来!”

谢钢率先凝聚出两块冰板,开始在水中划起来,众人才明白话里的意思。

当宋纤柔、张传奇、铁茹芯展现出本身能后,谢钢才算明白,人的想象力果然是无穷的。

宋纤柔控制着海面的水流挤压着浮冰船的后方,产生的反作用力推动前行。

张传奇异化出一块骨板在浮冰的另一侧滑动,而铁茹性这时显现的本领,那才叫霸气。

只见蹲在浮冰尾部后,单手对着水面,一股灼热的炙焰扑腾而出,径直冲向下方,这如同火箭发动机的助推器,与水面交汇的瞬间,强大的反作用力直接超过谢钢三人的合力,浮冰船在这一刻,沸腾而出。

唯一让谢钢有些无语的是,这灼热的火焰在扑向水面的过程中,产生的短暂高温,也足以让浮冰船融化,只好再分出部分灵能对浮冰船进行补充。

至于包团团的作用,自然也不可小觑,即便无法做到与大家一样,但却能起到稳定浮冰船的作用,顺便挡挡海风,没见着浮冰船前方的一坨超级大肉么!

在保持着二十五节左右的航速航行了大约十五分钟后,约莫十来公里的距离后。

一声闷沉的爆响响彻耳边,只见天边之处,一堵巨大的海浪升腾,犹如滔天巨人的愤怒,执掌着水墙横扫一切阻碍。

浮冰船即便隔的远远的,也被这威势所震撼,风平浪静下,竟开始摇摆不定,应该是海平面下提前到来的暗流引动。

“快划啊!”

来自灵魂的悸动,相比之下,当初经历的雷暴龙卷弱上不小,可依旧不是他们能够抗衡,十来公里的距离看似很远,实则不过咫尺之间,那滔天的威能,似乎随时可以出现在眼前,将薄弱的浮冰船掀成碎片。

终于……

人为的划动,与铺天而来的海浪墙涌来的速度相比,压根不在一个层次上,这不两三分钟的时间,便已经碾压而来。

谢钢眉头在这是蹙成一团,只好招呼着众人故技重施,趁着最后一刻留下的时间,重新用尼龙绳相互系上,带上氧气面罩后,宋纤柔为每人附着一层重水,随即谢钢在水面上凝冰固化成壳。

紧接着弃船,纷纷落入海水中,只有这样才能将风险系数降到最低。

“扑通”的落水声下,五个大冰球刚刚沉入一点,滔天翻滚的巨浪便犹如一记滚落的重锤从天而降。

几乎在同一时间,凝结的球形冰面保护壳便出现了蛛网般的碎纹,好在一击之下硬抗住,并没有溃散开来。

不过涌动的海水浪花中,五个大冰球随着波涛的跌宕起伏,时高时低,又是一波巨浪袭来,被抛的老远。

而这一次,极为幸运,恰巧脱离了最为凶险的中心位置,即便如此,却仍然无法脱离摇摆的命运。

…………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微风轻抚下,浪花拍打沙滩上,金灿灿的沙子,泛着光霞的贝壳,似乎就在梦中。

谢钢艰难的睁开眼,空气中飘荡着海水的腥味让他意识着还活着,一摸腰间缠着的尼龙绳,不知去向。

左右一看,他的半边身体浸泡在海水中,全身湿漉漉的,而包团团他们却不见踪影,应该是被巨浪冲散了。

站起身来,全身传来一股熟悉的酸痛,就如当初在捷胜街群殴被揍的感觉一样,拖着疲惫的身体,谢钢发现他身处在一个小岛上。

“也不知他们怎么样?”

待缓过精神,想到包团团他们,不知是否也被冲刷到这岛上,是否还活着。

片刻之后,谢钢随意找了一块石头坐下,习习海风拂面,这滋味怎么与书中描述的情怀似乎不搭调。

身穿的特制战斗制服很耐糙,几乎要了他小命的巨浪下,竟没有一点破损,而且制服上暗袋中隐藏的食物、刀具、还有手雷一一具在。

取出一个小包装的压缩饼干,塞进嘴里,干渴的嘴唇难以下咽。

在海浪中消耗太多的体能,而灵能似乎也所剩无几,若不吃点饼干补充点能量,也不知能否撑到救援来的时刻。

不断诅骂阿斯顿马丁生孩子没屁眼,心头才舒服点,这家伙都忘了,人都死了,不知这诅咒有何用,就算生的孩子没屁眼,那也是绿帽子戴出来的,真没屁眼,估计还偷乐。

混杂着口水艰难的吞下两口压缩饼干后,谢钢无法估测救援何时才会到来,或者说是否有救援,而现今的困难在于饮用水,怎么解决。

看着大海荡漾的水花,可尼玛是鱼吃的玩意,人一旦喝了海水,姑且不说其中的各种细菌,仅仅是其中的盐度,就会让人死的更快。

按着教科书上所讲,用舌尖顶着口腔的上面,能使人分泌出更多的唾液,在缺乏水分的情况下,可以用这种办法来暂时缓缓,在困境中可以提高生存的机会。

毕竟只有身体正常的情况下,思维才会敏捷,活下来的机会才会更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