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分散

  • 分析眼
  • 再一次
  • 2564字
  • 2016-10-16 02:47:19

以包团团为首,一行五人鱼贯而入。

又是“嘎子”的一声轻响,那半掩的门无故自动关闭,众人目光中对视下不明所以,用力扳动把手也无济于事,只好继续前行。

里面的走廊如同外边一样,充满了海水,在潜游一会后,前方出现一堵墙,墙上竖立着贴墙的扶梯。

扶梯纵向朝着下方延展,观察确认无误后,潜游下去,约莫十米的深度才抵达底端,再度过几道拐角后,迎来新的转折点。

一道斜跨的通道,直直的似乎没有尽头,水道黑兮兮的,只有手电光的集束随着摇摆的脑袋才能看的稍远一点,若不是谢钢细致观察这水道的状况,几乎难以发现脚下五六度的倾角。

约莫二十分钟的样子,众人再次抵达尽头,唯有向上的通道。

一会后,五个带着氧气罩的脑袋冒头,这是一个并没有被水淹没的空间,氧气罩上带有空气质量检测的装备,上面绿色的指示灯几次闪动后,长亮起来,代表着这个空间不仅有供人呼吸的空气,还非常洁净。

包团团率先摘下了面罩,深深的呼吸几口,相比之下,带着氧气罩始终多一份压抑,少一份自在。

待走出海水区域后,纷纷脱下了潜水套装,丢在地上,再次确认装备无误后踏上行程。

这个空间空无一物,大致有两百平米左右,地面上画着横竖相间的黄颜色条文线条,巴掌的宽度,堆积成网格子,看不出有何用意。

当五人走到中央位置,头顶上方突然展开一个缺口,逐渐展开后,形成一个正方矩形的口子,上方缓缓下垂出一根爬梯。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一惊,戒备的看着上方,谢钢来回几圈斜视而上,尽量减小死角的存在,在不同角度X光扫描后,大致能确定这个口子的上方没有埋伏,心头才稍微稳一点。

谢钢身在最后,毕竟他是新人,而且从表现出来的不菲实力也让众人心服,走在最后的位置合情合理的。

在包团团、宋纤柔、张传奇与铁茹芯依次上去后,谢钢正要踏上扶梯,哪知意外发生了。

谢钢不过刚刚冒头,还未来得及多看两眼上方的格局,只闻“哐当!”一声巨响,那展开的口子,突然合并,速度极快,几乎本能的缩回脑袋才幸免身首相离,那延展下来的扶梯被一斩为二。

落在地面的截面整整齐齐,不难想象若是稍微慢一点的后果,反观上方轻丝严缝的合拢在一起,只有接触的边缘还挂着一丝粘连的碎渣证明存在过。

呼喊两声没有丝毫回应,用力敲打了几下合拢的位置同样如此,谢钢一度陷入沉默之中。

“咕噜……”

直到奇怪的声音响起,谢钢才闻声而转,只见来时原本平静的水道开始向上溢水,咕噜的冒着直冒小水柱。

片刻之间,便淹没到他的脚踝处,照目前的速度,或许不用两分钟,这一片空间将被盛满。

而地上的潜水装备却莫名消失,想要沿着原路返回都难以做到,他的异能为寒冰,不是凭空制造氧气,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在水中憋半个小时不出气。

如果找不到出路,只有死路一条。

谢钢不想死,这个问题他重未纠结过,好死不如赖活着,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

只是如何让自己活下去,成了难题。

寒冰异能暂时作用不大,目前他唯一的依靠,便是双眸的X光扫描能力,来到这里后,在第一小队都在的情况下,并没有将X光扫描的能力发挥到最大。

而这时,只有他一人在,若是不一探究竟,也太对不起双眸的天赋异能,唯一一次全力以赴的凝聚双眸能力仅有过一次,那便是脑波异能六段时,第一次见到符长斌前,观摩那溶洞的岩壁。

也正是如此,才给了他一次尝试的信心,虽不知这外星飞船是由何种材料制成,但并不一定无懈可击。

脚下的水已然蔓延到谢钢的小腿处,谢钢不在犹豫,全力凝神静心,将所有的力量集聚在大脑与双眸之上。

与此同时,双眸的瞳孔来回收缩舒展,眼前的事物变得格外清晰起来,这种清晰不同于宏观与围观。

是一种透彻的视觉感,仿佛一切阻碍在眼前都无所遁形,任何隐藏的本质都将显露无疑。

谢钢面露喜色,因为X光扫描眼产生了效果,之前并不是他的能力不行,而是力度不够,不足以看穿外星飞船未知材料的阻碍。

但这一刻,一切都不是问题,没有任何悬念的,他找到了离开的出路,右手边一道相对薄弱的板子阻挡着去路,但这块板子并不如其他方位那般厚实。

后方应该是一个向上倾斜的管道,至于通往哪里暂时无从知晓,每每全力凝聚脑波能力与双眸之上,谢钢除了体会到清晰的透彻视觉外,还有极度的能量消耗,这能力无法长时间运用。

待看穿阻碍后,谢钢了立马停止了双眸能量的输送,将腰间的手雷拿出一颗,凝聚寒冰粘连在堵住管道的外壁上。

按下保险后,以最快的速度匍匐在水中,同时凝聚出一块寒冰冻结在身体上,防止手雷爆炸后伤及到本身。

当初分配到手雷后,谢钢X光扫描过,内部构造极为复杂,与脑海中有关手雷的制作资料相对比下,很快确认了这可手雷的威能,是普通手雷的五倍威力,而这两百平米的空间,海水又渗透过半,显得狭隘起来。

姑且不说手雷本身的产生的爆炸伤害,仅仅是爆炸产生的声波就够让人喝一壶了,好在谢钢匍匐在水中,声波从空气中传递到水中将有不少的损耗,否则堵住耳朵也没任何作用,至少得轰鸣一阵子才能恢复。

“轰隆隆……”

爆炸后的余威似乎让整个空间为之颤抖,手雷炸裂开后的细小钢珠几经弹射后才得以平息,谢钢身前凝结的寒冰在经过海水阻拦后依旧被击打出密密麻麻的凹陷,可以看到钢珠镶嵌在其中。

手雷的安放位置在轰然声中豁出一个大口子,口子的后方便是谢钢提前X扫描后的管道。

待手雷的余威刚刚消失,谢钢便蓦然弹跳而起,头也不回的钻了进去,因为身后的水位线更高了,几乎持平他的肩膀,刚才的判断有所失误,这倒灌进来的海水,并不是一成不变,反而再快速递增。

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思考。

这个管道约莫两人宽,不过这宽度指的是匍匐前行,人体的厚度,若是换做包团团进入到里面,即便不被卡住,也是难以挪动肥胖的身形。

后方渗透而来的海水,并没有因为谢钢进入管道后有所收敛,反而倒灌的速度愈发加快起来,这不连续的匍匐前行,始终能感受到海水就在脚边。

纵然他加快移动的速度,也无济于事,后方海水似乎活物般,死死的粘住他。

直到管道出现岔路,同样都是斜上倾斜的路线,这顺势而上的海水却仅朝着其中一方顺流而上,另一方滴水不沾,直到他进入另一方管道后,后方的海水再次开始渗透上来。

极为怪异的现象让谢钢神色略显凝重,凡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缘由。

在继续前行一段路后,再次迎来岔路口,谢钢笃定了猜测,如出一辙的怪异现象再次发生,同样的两根管道,同样的先是渗透进入其中一方,尔后在他迈入一根管道后,海水再次漫延。

这似乎在推使着他朝着某一方向前行,宛若有人指使控制,而最后的目的地又是何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