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生死一线

  • 分析眼
  • 再一次
  • 2556字
  • 2016-10-13 14:08:56

暴风中,没有想象的垂直降落,反而是时起彼伏,就如在波涛汹涌的浪花中,强大的气流翻转着谢钢的身体。

无数的冰渣带水一次次席卷着他,一次次的生死攸关,一次次的又死不了。

霎时间,谢钢的心中升腾出强烈的求生欲望,这个世界不止他一人,还有他的牵挂,他不能就这么死了,他是异能者。

在大自然的强势威能下,依旧有一份搏命的本钱。

谢钢的心冷静不少,龙卷风暴掀飞不时掀飞他的身体,但总体来说,相对海拔在逐步下降,海平面在眼前一点点的放大,他还有机会,不至于直接从一万多米的海拔自由落体,只要不被劈天的闪雷给击中,生存并不是没有可能,况且他还有四名队友。

在暴风中,个人的身体重量太过于微小,于是谢钢开始结印凝聚出一大块寒冰,暴风高海拔中本就不缺乏冰雹,有着现成的原材料,倒是省下不少力气,与暴乱气流对能量的损耗相对持平。

谢钢将自己的双脚死死的冻结在冰块上,身形稳定不少,接下来将进行第二步计划,借助尼龙绳将第一小队的成员集合在一起,人多力量大,共同抗衡大自然的威能,活下去的机会将会大幅度提升。

每收起一节尼龙绳,谢钢就以寒冰异能将其冻结在大冰块上,避免滑落。

渐渐的随着尼龙绳的收拢,宋纤柔被谢钢拉倒冰块之上,如出一辙的冻住双脚,稳定住。

宋纤柔一脸煞白,本生胆子就小,可想而知了,将计划告知后,宋纤柔的脸上露出了坚定的神色,谢钢默默赞赏,这小伙子不错,两人一起忙活起来。

不一会,第一小队的五人便齐齐聚在一起,都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不过这仅仅是死里逃了半截的生,真正的困难还在等着他们,此时距离海平面约莫五千米的样子,已然下降一半。

众人在得知了谢钢的计划后,表示赞同,包团团队长大气的将队长的职务转交到谢钢手中,救了他们的命,这没什么好说的,况且他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而且此时也只有谢钢才有让大家活下去的可能。

在下降到三千米作用的相对海拔高度时,谢钢再次凝聚寒冰异能,将脚下的冰块加厚扩大。

相对海拔愈低,大气的密度愈高,阻力更大,同时风暴强度也愈发的猛烈,只有加大冰块的厚度才能保证其强度,而加大宽度,则是为了更好的控制飘行的方向。

突地,巨大冰块猛然被一股横向气流击中,巨大的冰面随之侧飞,紧接着开始翻滚,不受控制的旋转起来。

眼前原本起伏不已的海平面,此时落入视线中却是波澜不惊,平静的难见涟漪,耳边呼啸的风声与砸在脸上的碎冰渣几乎消失殆尽。

仿佛从未有过的安静,谢钢内心开始焦作,大脑快速运转起来,下方的海平面在视线中快速的变大,留给他的时间不多。

大型龙卷风暴的中央!

这是谢钢得出的结论,刚才应该处于龙卷的内侧,横向冲击而来的气流,恰巧的将巨大冰块掀飞到风暴中心。

大型龙卷风暴的中心有个特点,急速旋转的气流造成超强低压,内部的空气被抽走,空气密度极低,就算打开降落伞,也无济于事。

若是直接从三千米的高空垂直落下,再加上之前的加速度,一点坠落与海面,潺潺的软水将会变得比混泥土地面更可怕。

粉身碎骨!

短短的一会,已经下降千余米,愈发紧急起来,焦灼中谢钢突兀灵光闪现,连忙靠近宋纤柔,几乎贴着他的耳朵说道:“兄弟立马从你的水系异能中凝聚水球将我们所有人包裹住。”

宋纤柔不明所以,都这个时候了,用水将大家包裹住有用么?

心性胆小的他却依旧照做,谢钢这名比他大一岁的男孩,似乎成了他唯一的依靠,记得刚才在龙卷中,也是谢钢将他拉倒身边,当双脚被巨大冰块冻住时,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随即让众人相互间保持一定的缓冲距离,待宋纤柔将大家装进凝聚成形的大水球后,谢钢快速结印,在水球的表明生成指头厚度的冰层稳固住。

这样做的目的在于一点跌落与海平面,率先接触的将是冰层,冰层在碎裂的时候产生的反作用力将会作为一次缓冲,而冰层内的水,在一定程度上又起到减轻碎裂的冰渣对身体的伤害,与二次缓冲的作用。

当然具体效果会怎么样,还得等摔下去后才知道。

不过谢钢的计划并没有完,这只是第一步,否则粉身碎骨的结局不会有丝毫的变化。

下一步也是最为艰难的步骤,减速,必须要在距离海平面不到两千米的相对海拔内,使自由落体的响度速度降到最低,才有活命的可能。

只是要做到这一步,何止是难!

降落伞不必多说,极低气压下,几乎没有多余的空气,别说支撑降落伞的形成,就连打开都难以做到,而且他还是忘了问降落伞打开的方式……

好在在龙卷中被那股强横的气流掀飞进入到低压气流的中心处,并未离边缘有多远。

谢钢将贴身的大冰块解除后,又尝试着凝聚出一根手臂粗细的冰柱,小心的控制着,朝着龙卷的边缘戳去。

冰柱的强度并不高,在触及到呼啸的龙卷边缘后,

“喀嗤……”

一道清澈的脆响下,便段成两截,龙卷中的那截冰块眨眼间便起伏翻转到高空。

谢钢见状,非但没有因为冰柱的断裂而失望,反而双眸炯炯有神起来,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通过冰柱的断裂,所产生的反作用力,来延缓下坠的相对速度,似乎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当然之所以不将冰柱凝聚的特别牢实,最关键的缘由在于,防止龙卷再次将他们扯进风暴之中。

连续凝聚出十余根冰柱,相继断裂后,下滑的速度果然减缓不少,但相对海拔高度依旧在快速减少,施加愈发紧迫。

谢钢面色一横,这一次凝聚出的冰柱达到之前两倍大小,其强度相对也凝练几分,哪怕明知这样会增添不少风险,但他别无选择。

相比起直接砸在海面上粉身碎骨,这点风险是值得的,当然谢钢并不是没有任何把握,一旦见机不妙,手中的冰柱又不是不能舍弃,大不了多耗费点能量重新凝聚。

又是一会后,海拔降低到只有数百米的样子,谢钢体内的异能所剩无几时,下坠的加速度终于得以控制,他趁着最后一次机会,猛地将手中的冰柱朝着龙卷边缘推去,借力朝着中央挪移不少距离,这样可以避免掉入水中后,被水下的暗流带到龙卷边缘,再次陷入危机。

不过危险期并没有真正度过。

接下来才是最为关键的时期,只是此时的关键却又完全不受控制,只有等待命运的裁判,要么生,要么死!

谢钢将残存不多的异能分出一部分凝成沙冰状,又在外围凝出一圈寒冰硬壳,与第一小队的四个大圆球相互粘连在一起,不在做其他的措施,任凭自由落体。

霎时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除了胸口的起伏,与氧气罩在鼻尖打起的雾气,再无其他。

心中默默计算着坠落时间,一秒、两秒,乃至三秒过去,只是太慢了,似乎从未体会过时间指针如此缓慢的跳动。

仿佛一秒便是永恒,而这永恒中,只有无尽的恐惧与不安,生命属于自己,却不受控制,随时都有被剥夺的可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