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柳梦璃

  • 分析眼
  • 再一次
  • 2273字
  • 2016-10-29 23:11:25

海州机械大学几公里外,一处民房内,房间漆黑一片,仅有的光线都被拉下的窗帘给掩盖。

屋内有道黑黑的人影,抱着臂膀一动不动。

这间小屋正是两青年的家,一进门便僵直在原地,像是受到极度的惊吓。

“知道我来的目的吗?”

黑影宛若自语,语气阴沉的喃喃问道,目光隐隐透着腾腾杀气。

此人正是出钱的雇主,吩咐找田金涛麻烦的上家。

“还请先生明示,事情没办成乃事出有因。”受伤较轻的那青年稍加思量后回道。

“哦?”蒙面黑衣人眉头一挑,语气中略带厉色。

一声轻“哦”落在两青年耳中时,仿佛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在他们身上,想到在谢钢的胁迫下,说了不该说的话。

此时后悔了,不应贪财接下这门生意,识趣的埋着头等候发落,能屈能伸才活的久,受点屈辱算个求!

对方不是他们两人能得罪。

只是两青年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黑影阴沉的面色狰狞闪过,手臂泛起一道金属光泽,五指蹙拢后合并在一起,幻化成一根锥形利刺。

手臂一挥,一条血色的丝带乍现,两青年脖颈齐齐出现一道整齐划痕,瞬间迸发出的滚烫鲜血喷洒而出,洒满一地。

两青年难以置信的捂着脖颈,希望能将死亡延缓,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扭曲的倒地,甚至无法明白,黑影会突然下死手。

“废物!”

确认没了生命迹象后,黑影破窗而出,快速消失。

海州机械大学。

吃的正嗨的谢钢浑然不知,那屋子离开的黑影,已然将他标记成清除对向,连续坏他两次好事,定不轻饶。

“金涛兄,你这么看着我干啥,慎重申明,哥们对男人不感兴趣!”瞅了一眼田金涛干巴巴的眼神,义正言辞的说道。

谢钢哪能不知道田金涛的小心思,那干巴巴的眼神,死盯着饭菜,意图很明显。

不过他打定主意,坚决不能让金涛兄阴谋得逞

“恩,小钢子说的好,不如你留两份饭菜,其余的我来帮你消灭掉,否则撑坏了身子以后没法生儿子。”田金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眼神挑逗着谢钢继续道:“哥们说不准还真对你有点兴趣,小身板的不错,嘿嘿……”

这一刻,谢钢对田金涛有了全新的认识,无耻到这程度连他都汗颜,也不知哪来的田氏家族教育出的“富贵子弟”!

“噗噗噗……”

所谓上有张良计,下有过墙梯,谢钢机智对面前的饭菜喷洒口水,无视田金涛的咋舌眼神,才心满意足的继续埋头,他就不信,金涛兄能怂到吃他口水的程度。

“算你狠!”

田金涛竖起中指,肉痛的说道。

默默的转身离开打饭去,暗暗鄙视谢钢的小人作风,明明吃不完,还浪费粮食,难道不知道农民伯伯们很辛苦么。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

两个小时后,下午的第一堂课是郭开明主讲,讲解人体生物学的理论课程,并不在实验室内。

谢钢在教室后排找了位置坐下,田金涛没有与他一同来上课,好像是有什么事出去了,具体也没细说。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么?”

一道细腻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谢钢侧脸一看,声如其人,一大美人!

长发披肩,柳眉画眼,肌肤光滑剔透,衣着又小家碧玉般精致,只是,怎么看起来有点面熟?

大美人“呵呵”的笑起来,谢钢才从愣神中反应过来,随口道:

“随便坐,反正没其他人。”

“谢谢,我叫柳梦璃,很高兴认识你。”

大美人含笑坐下,又伸出手对着谢钢说道。

正要端坐的谢钢再闻声,为之再愣,似乎没想到大美人对他打起招呼来,心里想了想,毕竟是同学,好像也没啥的,于是也伸出手握去。

入手后,暗道:“手真滑”。

“额,我叫谢钢。”然后没了下文。

柳梦璃端坐后,微蹙秀眉,眼神中若有所思,稍稍片刻后,眼神中又显露惊喜,还偷偷的瞄向谢钢,好像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

谢钢自然感觉到了其中异常,或者说从昨日“诋毁”郭开明起,就莫名其妙的出现麻烦事,这些事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细细推想下似乎又不同寻常,只是具体哪里出的问题,却又是一头雾水,只好提高警惕。

当混混的日子,他那被砍死的老大曾经说过,咱道上混的,迟早都要还的,小心谨慎才活的久,哪怕是还,也得让那些龟孙子等到他自然死,被刨了坟都无所谓,反正死了什么都不知道。

当然谢钢依旧暗自佩服,毕竟很有道理的样子,富有深深的哲理,非常有当专家的潜质。

可惜他的老大没活到那一天,这话说了没多久,就被乱刀砍死,好像是在夜场争小妹引起的,当时他不在,才躲过一劫。

后来谢钢继承了老大的位置,不过年龄小,服他的都是些小屁孩,没过几个月外星飞船坠毁在海州市郊区,强烈的粒子辐射波让他进化了大脑和双眼,这才发现学习书本上的知识,比吃饭都还简单。

吃饭还要动嘴,学习书本上的知识,不过是睁睁眼,瞬间地痞流氓变学霸,又想到被砍死老大的哲学之言,有文化后感触更甚。

于是果断弃武从文,考入神州国排名前十的海州机械大学,至于为什么机械大学,为什么选“人体生物学专业”。

……那是因为他乱选的!

最初入学感觉还挺不错,但这两日,却让他有了回到从前的感觉,区别在于,以前遇到的都是层次低的小混混,现在好像接触的竟是有文化的真流氓,更加危险。

谢钢摇着头,一脸苦涩总结出最后一句:“人生就是战场啊!”

柳梦璃瞧见谢钢摇头晃脑的样子,那眨巴的长睫毛倍加不解,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就出毛病了,思考着是不是问问。

柳梦璃压根不会想到,因为她多看了两眼,谢钢便将她划入提防的对向,还起了一堆乱七糟八的心思。

早在几天前,柳梦璃在学校发现了谢钢,这一次,的确是故意走到他旁边的,因为她想确认一件埋藏心里已久的事。

今天终于下定决心,可惜上午不见谢钢人影,现在有了机会,自然要问问,否则教室前面还有好几个位置,怎么会跑到后排来。

尤其在谢钢报上姓名后,柳梦璃细心观察下,基本上已经确认谢钢正是她认识,乃至找了好久的人。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起来,水嫩的脸蛋迎向谢钢转来的目光,瞬间变得通红。

余光瞄过,谢钢心里腹诽着:“美人计?好像我不值得谁来这么对待吧,这么一大美妞,是不是成本太高了一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