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鹿死谁手(二)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504字
  • 2014-07-14 09:04:44

顾晚这几天过的挺好的,没人打搅她们母女二人的生活,又总有不断蹦跶出的一茬茬好戏可以看,真是不要太愉快哟!

然而有人欢喜有人愁。经过赵魏红的这么一闹,郑修明可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通过那件事,大家都知道了他的虚伪,如今大家对他真可谓是避如蛇蝎,见面连招呼都直接省了,还要随时随地的忍受他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和恶语相向。刚开始时,他还能照吃照睡,一副完全不受影响的模样。可也经不住长期如此这般,最近几天就直接呆在房里,能不出门就尽量不出门。

等到这件事情慢慢将要趋于平静之时,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知青大院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天早上,刚吃过早饭,陈红梅和宋芝都精心打扮一番准备去镇上的供销社买东西。临出门时,陈红梅看着宋芝,怎么看都觉得有哪不对。直到看了好久才惊讶的问道:“宋芝,你最近是不是胖了点。你看,连小肚子都有了。”

宋芝一听:“不会吧!我最近没胃口,都没怎么吃啊。”但仍低头瞄了瞄自己的肚子,再对比一下陈红梅的,呵,好家伙!还真是,这哪是胖了一点,这都快赶上好几点了。现如今大冷天穿上厚厚的大棉袄都能看到微微往外凸的肚子了,等下脱了衣服再看,那肚子应该大了挺多的吧。

陈红梅一听她这话,又想起她前段时间有次吃饭还吐了,当时还以为她肠胃不好呢;再联想她最近食欲不振,吃不下饭;如今连肚子都凸了。心中一顿,难道……只见陈红梅眼神闪了闪,但到底没说什么。

宋芝心中却泛起了惊涛骇浪。想到自己最近食欲不振、常犯恶心、例假又两个多月没来、如今肚子又无缘无故的大了,便觉心中一片慌乱,脑中一片空白。但到底还是顾忌着陈红梅还在跟前,便强打出精神应付她。

但她那么明显的反映,怎么能瞒过精明仔细的陈红梅呢。此时的陈红梅大概能肯定自己心中所想了。

后来的几天,宋芝的神经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她觉得自己的猜想八九不离十了,却又不敢找大夫检查检查。万一到时检查结果出来有了怎么办。钱毅已经得到返城名额了,难道自己要用孩子来难为他,拖他后腿?如果他最后选择留下,自己会心怀愧疚。但万一他仍选择回城,那自己和孩子怎么办,自己能承受这个后果妈?如果没怀上,那自己会更难受吧!毕竟能为心爱的人怀个孩子那是非常幸福的,也是幸运的。即便钱毅回城了,还有他俩的孩子陪伴自己,自己也不会感觉孤单吧!

又想到若是被人发现了,那该怎么办?会不会影响钱毅返城?可是现在还好,毕竟天冷衣服穿得多,加之肚子月份小,还看不出什么来;可等到开春把衣服一脱,肚子再大点,那时就是想瞒也瞒不了了。

就这样,宋芝在种种矛盾的想法以及害怕焦虑之中,如困兽般走不出来。没几天就熬得面色惨白、两眼发青,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其他人问起,她也只说晚上做噩梦,没睡好。

等到钱毅发现最近宋芝一直在躲着他,不对劲时,距离宋芝发现自己怀孕已经过了一个礼拜了。

钱毅觉得自己最近倒霉透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以致宋芝躲着不肯见他,也不肯跟自己讲话。最后烦得实在没办法,只能来找跟自己最熟悉的女性朋友季婉茹。

钱毅来找季婉茹时,季婉茹和顾晚两人正围着桌子准备包素菜饺子呢。桌上的一个盆里还装有一些灰灰的面粉,不是很白,但相比有些人家还吃不饱的情况下还是挺好的。

季婉茹一见钱毅皱着眉头进来了,取笑道:“怎么了这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嫂子……这……”钱毅以前都直接叫她名字,等到她和顾清远结婚后就就着顾清远那边叫她嫂子。

季婉茹看他一副吞吞吐吐,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忙放下手边的活说道:“怎么了,有事你就说呗。大老爷们的,扭扭捏捏像什么样。”

顾晚看他那样,也来了兴趣,跟着放下手中的活,用她那四十二万瓦的大灯泡眼兴奋地看着他。

钱毅一听季婉茹的话,也觉得刚才那样不像自己。刚准备开口,可一抬头就看见顾晚那快闪瞎他的兴奋地双眼。又想到自己要说的话,只觉得羞愤难当。

季婉茹拍了顾晚的头一下,让她别淘气。

“去,一边玩去,妈有事跟你钱叔叔说。”

顾晚哪是那么好说话的!她假装没听见,仍坐那没动。

钱毅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咳…咳”先清了清嗓子,接着道:“嫂子,我是想问那个…那个…”到底是没说下去。

顾晚看他那个纠结样,受不了了,一没忍住就说道:“钱叔叔,你快说啊,别婆婆妈妈的了,急死我了。”

钱毅一听她这话,气乐了。心想:你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但心里倒是好多了,也没刚才那么窘迫了。

“嫂子,其实是这样的……”然后便把他和宋芝的事说了,也把宋芝最近的情况说了,只是紧邹的眉头诉说着发的烦恼。

顾晚一听他这话就乐了,没想到一向以严肃、冷静著称的钱叔叔还玩起了地下情,真是没看出来啊。

季婉茹也有点意外,但也没说什么。“那你现在是想要知道宋芝为什么躲着你?”季婉茹猜测的问道。

“对,我是想嫂子和她都是女人,应该能知道点什么。”钱毅点头说道。

“可是每个人问题不同,情况也不同,这也不好说啊。”季婉茹遗憾的对他说道。但看钱毅一脸失望的模样,又道:“那你想想,你最近有没有哪做的不好的,惹她生气了?”

钱毅冥思苦想仍是摇了摇头,自己最近没做什么惹她生气的啊!上次两人私下聊完天分手时还是好好的啊,记得她当时还是挺开心的啊。

“那她最近是不是哪不舒服啊?”季婉茹又问道。

“没啊,我问过跟她关系最好的陈红梅,也说她没哪不舒服。”钱毅只觉得头痛异常。

“那叔叔有没有亲自问过宋芝阿姨啊。”顾晚实在看不下去,忙开口继续说道:“女人有时是不可理喻的,她们会希望爱人多关心关心自己。”这话如果从大人口中说出来那没什么,但从一个小孩口中说出来那只觉得搞笑。

“去,你懂什么,还女人呢。小孩子家家的别乱说。”季婉茹看她越说越过了,忙让她打住。

“我说的是事实嘛。”顾晚狡辩道。

钱毅一听这话,说道:“没,她最近都躲着我,我都没机会跟她好好聊聊。”

“那还不好办,你强硬点,把她拉出来跟她聊聊,女人啊,有时就喜欢强硬点的手段。”顾晚继续说道。

钱毅听她这话,还有点半信半疑,等到见季婉茹点点头才相信起来。毕竟一个小孩说的话终究没大人说的可信。

找到事情的解决办法,钱毅只觉得无事一身轻。临走时还拍拍顾晚的脑袋说道:“等到叔叔的事解决了,叔叔给你买糖吃。”然后才轻快的回去了。

顾晚对他说的给自己买糖没什么兴趣,但对他们俩人的后续发展却兴趣极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