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烦恼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713字
  • 2022-05-16 11:06:27

一家人欢聚老宅,热热闹闹的给季婉茹过了个生日。

这人嘛,吃饱喝足就犯懒。顾晚躺在老宅自己房间的大床上,睡又睡不着,却又不想动。

她懒懒的挪动了两下,翻了个身,接着就盯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这几个月来,她虽赚了不少,可天天摆地摊,零碎的赚着,时间久了也提不起劲来。那她要干什么才能赚点大钱?

搞建筑公司?她没那个本钱,也没那个能力!建筑公司是那么好开的嘛,这地皮、材料、工头等等那个不要钱,况且还都不是小钱。再说了,也不是有钱就能行的,这搞建筑里面的水可深了,也不是她一个小孩子能力所及的。更何况她现在是在B市,Z国的首都,那里面的权钱交易就更加复杂了。

搞IT?不懂!不懂就请懂的人?说的轻松,这还刚改革开放呢,懂行的人大都在外国呢,国内懂行的、精通的,那可真是寥寥无几啦。搞这个,人才紧缺这是个硬伤。

那搞金融?这更像是个笑话了,如今这时候,金融这词都没几个人知道的。要不也学学别人买点彩票,中中大奖也不错!可惜她前世没买过这个东西,更不会记得那些中奖号码了,想也是白想。

条条大路行不通,直烦的顾晚抓耳挠腮的受不了,随后就见她嗷嗷叫了两声便在床上滚来滚去。那她到底要干嘛呢,以前看穿越、重生小说时,怎么人家里面的主人翁各个金手指大开,成名暴富那都是小菜一碟。当时看小说时,自己还羡慕嫉妒恨呢,可如今真的轮到自己了却屁都放不出一个。

如此看来,自己哪像个重生大马金刀阔步致富奔小康的女主啊,简直就是那被炮灰的女配是也!

此时的顾晚只觉得郁闷异常。憋屈的实在是受不了了,顾晚猛地跳起身,一把跪在床上,双手抓着枕头边拼命地用额头撞着,希望把自己不开窍的脑壳给撞开窍。同时嘴里还嘀嘀咕咕的念叨个不停:“观音菩萨、太上老君显显灵,显显灵!”

折腾了老半会儿,直弄得自己气喘吁吁,头发散乱,身上穿着的衣服也皱巴巴的如腌菜般,也没想出个折来。顾晚一脸蔫蔫的把自各的身子丢进床里,挺尸般的又是一声哀叹:“哎……!”那声音,牵丝数里,要多哀怨就有多哀怨。

正在顾晚郁闷心烦的要死的时候,突然就听到敲门声想起,随后便是顾承远那痞痞的声音隔着房门传来:“小晚子,在吗,我进来了!”

看着顾承远一推开门,便一脸闲适无比的走了进来,脸上还挂着一贯的痞笑,顾晚不乐意了。只见顾晚板着一张我不欢迎你,你赶快出去的脸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进来了,我又没同意你进来!再说了,刚叫我什么,小晚子,那我是不是得叫你小承子?”

顾承远理都没理她,好像没听出她话里的不欢迎似得往她床上一坐,还翘起了个二郎腿,一点一点的反驳道:“我刚问你啦,你有没反对,那就是欢迎了。”

顾晚心中气闷,到底觉得自己失态,便也闭了嘴到底没再说什么。这堂叔嘛,平日里对自己很照顾,也常喜欢和自己小打小闹,那也没什么,如今自己心烦却冲人家发火到底不好。

颇觉不好意思的顾晚见顾承远没出声,便不好意思的问道:“你不是大忙人嘛,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平日里这顾承远可是大忙人,天天和几个发小忙着倒腾他们那间开了两年的建筑公司,常常十天半个月看不到个身影的。今天怎么清闲了一整天,连身上的大哥大也没响几下。

“不会是公司倒闭了吧!”顾晚又是语出惊人的说道,可是看他这副悠闲舒适的模样,也不像啊。

一听顾晚这话,顾承远都被她气乐了。他伸出两指轻轻地弹了弹顾晚的额头,没好气的笑骂道:“你这小混蛋,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就成天的唱衰我吧,等哪天真的如你所愿了,看我不赖定你!”

“这,刚我口快说错话了,心直口快你别介意,别介意啊!”顾晚揉了揉刚被弹了的额头,一脸讨好的道歉道。

“哏”,顾承远没好气的哏道,便往后一倒,舒服的躺在顾晚的床上。

“刚完成了比大订单,自己给自己放两天假,歇歇!”顾承远又接着说道,也算是回答刚刚顾晚的问题了。

“什么大单,看把你乐的?”见顾承远心情不错,顾晚倒对这大单好奇了。正好自己又为这赚钱的事发着愁呢,看能不能从他们这些成功人士的经验中得到点什么,便开口问道。

“没什么,就是前段时间从俄国进了批货,一来就被抢售一空。前两天又买了块地皮,又顺利从银行贷到款,准备盖个楼呢!”顾承远虽说的随意,可那笑得见牙不见缝的笑容都快闪瞎顾晚的眼了。

看着顾承远死鸭子嘴硬,笑得傻兮兮的模样,顾晚不由的暗暗撇了撇嘴,顺便奉送白眼一双。虽这样,但顾晚仍是从他话里听出点什么,只见她一脸愕然的说道:“贷款?盖楼?”

“对啊,怎么啦?哪里有错吗?”看顾晚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顾承远却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疑惑道。

“没什么问题,向你们这种那个批条做外贸的,就跟白捡钱一样!”顾晚咬牙切齿一脸羡慕的说道,然后又问他:“盖楼?盖什么楼?房地产吗?”

“盖公司大楼,我这不是跟几个哥们弄了个公司吗,赚了点小钱,经人牵线,跟一家国营企业合作,拿了块地,准备搞个代加工工厂。”顾承远给顾晚解释了一下,又一脸疑惑的问道:“刚你说的什么房地产,那是什么。”

“哦,就是建房子卖房子的公司,刚听说你们拿了块地皮,还以为你们要做这个呢。”顾晚怏怏不乐的躺着旁边,她刚还在为怎么赚钱呢,人家就已经一个公司接着一个公司开着了,人跟人怎么差这么多。

可她话刚说完,就被顾承远给否绝了:“那不能,想什么美事呢,地都是国家的,还拿地建房子卖。我们这次拿地还是以人家国营企业的名头向上面拿的,人家是主力,我们说好听点就是个打下手的小喽喽,赚点辛苦钱。”

说是这么说,可顾晚哪真信他的鬼话。就算是辛苦钱,那也不是她能比的。哎,看目前这情况,摊子还得摆,虽赚得少,但蚊子腿也有肉啊。等她攒够了本钱,一旦有机会,就是她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再说了,如果真能开房产公司,一是资金怎么解决,建房所需的资金那可海了去了,银行未必会放这么多贷。二是客源哪里找,如今都是单位分房,没房的也都等着单位分呢,不用花钱的事,谁会傻着花那么大一笔钱在这儿。”顾承远指着顾晚笑道。

顾晚被笑的无语,对着顾承远就是一个白眼:“谁知道以后政策会不会变呢,如今多是一家子五六口、七八口,甚至十几口人挤在一起,人均住房面积有多少?大家都等着单位分房,等往后年轻的这些人都要结婚了,房子分的过来吗?住房问题会越来越凸显,那那到时政策是不是也得跟我变一变?再说了,银行贷款又不是解决资金问题的唯一途径,不是还可以预售吗。你先建一部分房子,然后以此为基础提前卖房,又用卖房子的钱继续建。以买家的钱建房,边建边卖,边卖边建,还不用付利息,简直一本万利。”

顾晚的话让顾承远眼前一亮,虽目前来说,这事不可行,但以后呢。也不知道这丫头脑瓜子怎么长的,什么千奇百怪的法子都能想出来。就以她摆摊这事来说,他像她这么大时,还只知道憨吃憨玩,什么都不懂呢。

不过,就不知她能不能发挥奇思巧记,给自己提点建议建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