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爸爸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242字
  • 2022-05-09 23:42:59

转眼就到了暑假,天也一天比一天热了。

除了早上和晚上有点凉气,白天非必要,顾晚都是窝在家里,不出门的。可其他人,该干嘛的照样得接着干。季侯军还是白班晚班轮着上,季婉茹姐妹三虽不用像平时上课那么准时准点,但也大部分时间泡在图书馆,季家摊子也照样摆,只是时间改成早上五点到上午十点。

最近季家生意不太好,勉勉强强每天能出个几件衣服,赚的钱也只够生活。毕竟大家工资就那么多,购买力不足。

一连二十多天的高温天,今天总算下了场雨。暴雨过后,风吹着都是舒服的。

顾晚站在市图书馆门口,一边吃着冰棍,一边等她妈。这冰棍是牛奶味的娃娃头,浓郁的奶香比之前世吃过的都要好吃。季姥姥每天中午都会批一箱冰棍来卖,盐水冰、菠萝冰五分钱一根,娃娃头雪糕要一毛。

吃的正欢,顾晚一抬头便看到她妈跟两阿姨出来了,她忙招收示意:“妈,阿姨,这里这里!”等她们三走近,顾晚把手中的娃娃头递到她妈嘴边。

“都是你的口水,你自己吃!”季婉茹没好气的推开女儿的手,这东西寒凉,她一向不爱吃。

被老妈拒绝,顾晚也不在意,热热呵呵的又把娃娃头递给俩阿姨,但仍是被拒绝了。顾晚嘀咕两声:“不吃就不吃,正好就剩这么点了,我还能多吃点呢。”

“你今天怎么来这边了?”大阿姨季婉芸挽着妹妹季婉萍的手,边走边问顾晚。

顾晚咽下最后一口雪糕,舔了舔嘴唇这才开口:“这不刚下了雨,凉快了许多嘛。从放假起,天天窝家里,再不动一动,我觉得我该锈掉了。”话虽这么说,可顾晚隔三差五就会跟家里人去市场摆摊,只是其他时间动的少罢了。

“哎哟,是谁说她要与太阳绝缘,在家里躺尸三百年的啊!”季婉芸继续揶揄她。

“今儿个这不是没太阳嘛。”顾晚死不承认,继续狡辩道。

四人边走边开玩笑,走着走着,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扯住季婉茹,接着就是两声:“小茹、晚晚”在耳边响起。突然来了这么下,季婉茹倒还好,顾晚却被拉扯得有点踉跄,差点给摔了。她赶忙稳了稳自己的身形便朝声音传来出看去。这一看,顾晚虽有点吃惊,但也能猜出来人是谁了。

看着对面那张跟她有六分像的脸,再加上挺拔的身材,稳重中略带文雅的气质,顾晚不得不承认,能让她妈死心塌地惦念的人,最起码在外貌上还是很出挑的。

“小茹!”顾清远见季婉茹傻愣在那儿,不由地紧张地又唤了一声。

而好不容易才从难以置信的惊喜中缓过神来的季婉茹慢慢的转过身抬头一看,口中喃喃了两下,话虽没说出口,可那刷的一下拼命往下掉的泪窜儿却显露出她此时的欢喜。

“小茹!”随即又是一声低喃的喊道。看着日思夜想的妻子就在眼前,一向淡然沉稳的顾清远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接着便一把搂住。

看着旁若无人抱在一起,哭了许久也没半点分开打算的夫妻俩,再加上越来越多好奇围观人士,一旁被看的尴尬无比的季婉萍跟季婉芸姐俩互相挤了挤眼,又指了指抱着的两人,都想让对方出声提醒下,可都没好意思开口。实在没办法,季婉芸只能又对顾晚撇撇嘴,让她管管她家爸妈。

顾晚对这无所谓,毕竟前世在大街上亲嘴都是稀疏平常的事,就这点小儿科的,她看了心跳都不会快上一秒。可看着对面两阿姨眼睛都快瞟抽了的模样,只能做棒打鸳鸯的讨厌鬼了。

“咳咳...咳咳......”连续咳嗽了几声,久别重逢的夫妻俩总算想起来还在大马路上,女儿、妹妹(小姨子)也在一边呢。季婉茹一把挣脱了顾清远的怀抱,刚抬头就看到路边站满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又对上一脸揶揄的两妹妹,“轰”的一下,脸全红了。

顾清远还好,除了眼眶发红,面上倒也稳得住。他握了握拳,对两小姨子点了点头,又转过身来,对着顾晚激动的叫道:“晚晚!”

也许是察觉到对方声音中那丝颤抖,以及季婉茹脸上止也止不住的高兴和幸福,一脸平静的顾晚也只能叫人:“爸爸。”

见女儿肯叫他,顾清远又跟着湿了眼眶。好在有季婉茹的安慰,又是一家人团聚,他这才好了许多。

看着旁边围观的人,想着这也不是说话的地,顾清远赶忙驱散四周看客:“好了好了,没什么好看的了,大家伙儿该干嘛就干嘛,都散了吧。”接着便一手老婆一手女儿,又示意两小姨子,准备找个说话的地方。

可还没等他们离开,便被一声温柔的女声打断:“清远,这几位是?”接着又见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顾晚四人打量了对方几下,男人倒也罢,只几人中唯一的也就刚叫顾清远的女人叫人看着不舒服。这女人的打扮在当下可算特别出挑的,里面应该是身白底碎花裙,外套一件黑色风衣,脚上一双白色高跟鞋,虽全身上下没有特别的亮眼的颜色,但在周围不是黑白肥肥的长褂长裤就是一身绿军装的人群中,就显得出众。再加上长得也算娇媚,连一向自诩长得出众的季家三姐妹都不得不夸声漂亮。

这还算不得什么,更叫人皱眉的是,从刚才到现在,对面那女人一直直勾勾的看着顾清远,甩都不甩她们一眼,再加上刚才那声“清远”,叫的好像他们对亲密似得。

季婉茹心下一颤,接着便下意思的握紧了被顾清远牵着的手。

顾清远也感觉到妻子手下的力道,对她微笑的安抚了下,这才又转回头,对后面几个男人介绍道:“曾局、刘局、徐科、张哥、闵哥,这是我爱人和女儿,这是我两小姨子。”然后又跟季婉茹她们介绍了对面的同事。

双方打了下招呼,然后曾局问要不要搭车一起走被顾清远拒绝后,便带着其他人走了。临走时,那小刘也就是最开始说话的女人还是一脸不甘心的模样,可见顾清远看也不看她,也只能咬碎银牙跟着走了。

顾晚是对顾清远刚才的表现很满意的,面对女色不动摇,也不枉她妈一片痴心了。

这一耽搁,天也跟着黑了。实在是天色太晚,还有许多话没说,还有许多情没述,为怕季家人担心,顾清远只能强压心事,先送季婉茹她们回家。反正她们已经重逢,往后时间多的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