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看戏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179字
  • 2022-05-19 15:29:31

按顾晚的想法,既然这人的人品不行,说明这人从根子上就坏了,如今他能做下这事,谁知道会不会在其他地方,也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呢。要搞就要把人一下子全摁住,让他没有翻身的余地,才不枉费他们他们花的力气。

要查秦沛得从两个方向查起,一是去他老家,二是他下乡的地方。

说实话,这两个方向都不好查。这个年代人口流动小,尤其是乡下,你一个外乡人一露面,有可能立马全村人都知道了。更何况别觉得乡下人淳朴就把它们当傻子,他们对外来人有着天然的警惕性。况且一个村子住的大都是沾亲带故甚至同姓同族,你一个外地人想去人家地盘打听到消息,可能性不大。

季李两家能办这事的算来算去也只能是季侯军,李家姑父在街道办上班,一时半会儿走不开,表弟李强还是愣头青,交给他谁都不放心,几个女眷更是不行。

季侯军请了三天假,先去了秦沛老家。他老家就是本地下面的一个农村,离得挺近的,一天足够来回。当天下午六点不到,天都还没黑,季侯军就回了家。

“就回来了,打听到什么了?”季家人一见他就赶紧给他倒水,先让他喘口气,再问情况。

跑了一天,又累又饿,季侯军抓过桌上的糕点,很吃了两块,填了下肚子这才摇了摇头:“没打听到什么,那个村子离得人比较警觉,我一过去就有人来问。等我想打听点事吧,人家也是东拉西扯的,然后我就提早回来了。”

见是这个情况,一家子女的都大眼瞪小眼,不知该如何是好。

对于这种情况,顾晚也早就有心里准备。她略思索了下,便让季侯军身上多带些前,第二天再跑一躺。再牢固的门,也总有几个松脱的螺丝钉。那么大一个村子,不可能就那么固若金汤,平常日子里,总会有点磕磕碰碰。更何况如今市里普通老百姓都是节衣缩食的,就更别说农村了,只要手里有钱,总会有人愿意开口的。再说了他们也只是想找人了解点情况,又不是要干违法的勾当。

等季侯军再回来时,却并没有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季侯军以口渴借水喝的借口,找了一户人家打听得。这家人房子比较破旧,房主两口子大白天不上工,躲家里偷懒,然后给他们点钱就倒豆子似得把知道的都说了。

秦家祖上是小地主出身,家境不错。只是后来家产被充公,除了被迫从县城搬到乡下去,以及日常发生的些鸡皮蒜毛的小事,没发现有什么不好的重大事情。

秦沛老家这边没问题,那就只能去他下乡的地方查查。

秦沛当初下乡的地方就在隔壁市,倒也不远,季侯军坐长途汽车去的。等他再回来时,已是三日后,这回季侯军带回了个大消息。秦沛在下乡时已经结过婚并且孩子都有两个。

听到这个消息,季婉茹和顾晚母女两倒也算平静,这种事听多了、甚至见多了也就稀疏平常了。当初那些返城的知青,许多都在当地结婚生子了的,可一旦能回城,有多少抛弃妻子的,又有多少尽到自己的责任的。

可她们能接受,季家人接受不了,更何况季婉萍和李梅。原本以为只是碰到个脚踏两只船的渣男,给个教训就过了,哪晓得还是个抛弃妻子的畜生,这种人怎么能轻易放过。

好在回来之前,季侯军已经安排好怎么教训他了。

六月十三日,B市师范学院,此时正是中午吃饭时间。

秦沛最近都过得胆战心惊的,脚踩两只船被两女方发现,原本以为会闹得人尽皆知的,可过了这么多天也没个风吹草动,难道她们怕丢脸,怕坏了名声,不敢闹?秦沛一边悻悻,一边又有点不安,连饭都吃的没滋没味。他想是想的入神,没注意到周围情况,突然一悲怆的喊声:“孩子他爹!”就被人一把抱住。

秦沛被吓得一个哆嗦,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等他愣了半天,转过身来,就看到一张噩梦中的脸,跟他近在咫尺。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他一把掀开来人,一边往后退,一边不断的重复的说道:“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

此时的食堂正是饭点,人满为患,看到这一幕都停下来不走了。见人被推倒在地,旁边围观的人忙把她从地上扶起来。也是这时,大家才看清这女人长什么样。高高胖胖,小眼睛吊梢眉,塌鼻梁,长得又黑。

见秦沛一直不看她,这女人推开旁边扶着她的人的手,又上前拉扯秦沛:“孩子他爹,我是桃花啊,你当初走时不是说会接我们娘三来城里的吗,怎么这么久都没个音讯?”

秦沛一脸苍白,看着朝自己抓来的手阴魂不散,只能往旁边躲,以边躲还一边否认:“我不认识你......”

眼见着他不肯认自己,这女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转身叫身后两孩子过来:“虎子,丫头,你爹在这,赶紧叫爹,叫啊!”

两孩子被一路拉扯过来,又被他们娘那癫狂模样以及周围陌生环境给吓着了,“哇......”的两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哭什么,就知道哭,你爹不在那,叫爹都不会?”

看着还在咆哮的女人,以及痛哭的孩子,旁边围观者中有人站出来:“这个兄弟,要不你先把老婆孩子领回去,一家人哪有不闹矛盾的啊。”旁边其他人也跟着附和,眼见着说的人越来越多,秦沛摇着头转身便想走。

那母子三人还在这哭呢,其他人哪会让他走。人群中走出两个长得高壮的男人,一把堵死了他的路。

眼见着走不成了,秦沛更加激动,他用尽力气,拼命的推曩:“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认识他们,不认识......”

围观的人看的越来越迷惑,也分清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又是假的。有认识秦沛的姑娘出来给他解围:“她说这是她老公就是她老公啊,大家伙儿看看她那模样,再看看秦沛模样,他们有哪点像夫妻的。更何况我跟秦沛也算相熟,平日里他是个多么端方又热于助人的人,怎么也不可能会是不认妻儿子女的人。”

这姑娘说完,围观者中还有其他认识秦沛的附和道,再加上来的这女人长得实在不体面,又哭的涕泪横流,更让人辨别不出来事情真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