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渣男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273字
  • 2022-05-19 15:27:48

好不容易等李梅和季婉萍发泄完,大家伙儿这才有空问清楚具体什么情况。

据季婉萍所说,这秦沛是跟她同届考上B市师范学院大专的下乡知青,两人就读同一学院,只是不同专业罢了。原本没什么交集的两人相识于诗社,又都是文学爱好者,诗词品鉴什么的。随着接触日深,以及秦沛时不时地小献殷勤,两人便确定恋爱关系,到现在都半年了。

至于李梅跟这秦沛的相识,也是挺狗血的。有次李梅外出逛街崴了脚,正好是秦沛帮的忙,并把她送回家。一方长相英俊又是大专生,一方也是青春热情洋溢的青葱少女,你来我往之后便谈起恋爱。浓情蜜意之下,李梅便趁着过节,把他介绍给亲戚朋友认识。

可哪想到,李梅一时心血来潮去师范学院找秦沛,就碰上了秦沛和季婉茹在一起拉拉扯扯。原本就暴脾气的李梅瞬间气冲脑门,上手就撕扯两人,加上后来秦沛解释说是季婉萍纠缠他,硬是贴上来,这才让李梅集中火力只攻季婉萍一人了。

两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出路,那肯定是有一边撒了谎的。季婉萍什么性子的人自家人都知道,撒谎的肯定不是她,那这出差错的就只能是男方那边了。

“小梅阿姨,我能问一下你跟那个秦沛认识多久了吗,我小姨说她跟跟秦沛确定恋爱关系半年了。如果你们是在他们之后认识并确定关系的,就像你刚才说的,做什么事也得讲究先来后到,那......”

顾晚的话虽未说完,但该明白的也都明白。

一听这话,李梅气急,忙指着季婉萍反驳道:“她说处了半年就半年啊,我还说我们处了快一年呢!”

“那你们处了一年吗?”顾晚也不争辩,事实怎么样咱靠证据说话,她转身又问季婉萍:“那小姨说跟秦沛处了半年,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吗?”

季婉萍略思索了下,点了点头回道:“当初交往的时候,他给我写的信我都一直保存着,你看这个行不?还有我们诗社的同学也是知道我跟他的事的,到时也可以请他们来证明一下。”

听她这样一说,顾晚点了点头,人证物证都有,这是可以板上钉钉子的。

“谁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信可以作假,证人也可以串通啊!”李梅还是不愿相信秦沛欺骗她。

李梅这话就有点狡辩了,如今明眼人都看的出,这秦沛脚踩两只船,真真是渣男本渣了。要说这件事中,季婉萍也是受害者,如果她要找麻烦也是找秦沛,只扯着季婉萍不放是什么意思。

顾晚可不惯着她:“你说信可以作假,那笔迹总不能作假吧,大不了就找人鉴定下笔迹。至于跟人串通口供,一个人两个人能串通,十个百个总不能都是是串通了的吧,再说了他们在学校里,那这知道的或者见过的,没成千上万,那也不少吧。”

眼见着顾晚越说越多,李梅一下子没崩住,“哇......”的一声,趴桌子上哭的直抽抽,满脸都是泪。

虽季姥姥也气她刚才不分青红皂白,揪着自家老小就打,但再怎么说也是自家外甥女,又有她爹妈这么些年的情分在,也不能就这么看着她哭的要死要活去。

“快别苦了,再苦就要变成丑姑娘了,你看这脸踆的。”季姥姥一把扶起她,并接过季婉茹递过来的毛巾给她擦眼泪。

等到李梅止住了眼泪,顾晚又继续说道:“我有个疑惑,想问两位阿姨,这秦沛平日里又要上课,又要跟你们交往,那么忙,他哪来这么多时间的。”

顾晚看看季婉萍又看看李梅,希望她们能给她个解释。毕竟现在的大学生可不比以后的大学生,那真真是头悬梁锥刺股,日以继夜的钻进知识的海洋遨游了,有些刻苦的甚至连吃饭都是随便打发,只要保证不被饿死就醒了。而这秦沛除了上课、参加社团,还要跟两俩姑娘同时交往,甚至从两人的话中听出学业还不错,这怎么办到的,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时间管理大师?

“嗯...前几个月还好,除了诗社和吃饭的时间能时不时见一面,偶尔他有空了会去找我,只不过...只不过从上上个月开始,他就挺忙的,除了诗社有事,其他时间都一直在忙,他跟我说他们老师给他加任务了,我也没怀疑。”季婉萍断断续续的说道,如今再回想一下,他这忙的时间可不正好跟李梅的时间撞上了嘛,更何况他成就虽好,但也不是他们专业第一、第二,老师要给成绩好的学生加任务也加不到他头上。往日的种种,越想疑点越多,。她这个猪脑袋,怎么就让这么个人面兽心的畜生給哄了去。

李梅停了季婉萍的话,也有点支支吾吾,等见着一屋子的人都看着她,这才开口道:“平日里我要上班,他要上学,哪有那么多时间能见着。好不容易见上一面,想出还来不及,谁会关心那些杂七杂八的。更何况我们每次都是在学校外见面,我怎么知道他会背着我在学校又谈了一个。”越说,她越觉得自己占理,越说声音越大。

顾晚看着李梅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没好气的问道:“他以前没带你去过他们学校吗,那你这回怎么又去了?”

被顾晚这么一戳,李梅就像漏了气的气球,一下子就蔫了:“他说他们学校不让外人进的,所以每次约会,我们都是在外面...而这次原本我是在老地方等着的,可等约定好了的时间都过了半小时,都没见他,我便想去他们学校门口等,顺便给他一个惊喜。等我到他学校时,见大门敞开的,来来回回好多人,我便顺着人流进去了,也没人拦我,然后我在学校转了老半天,就看到他们俩拉拉扯扯......”

顾晚听完两人的话,都觉得无语了。他说学业忙就忙啊,不说社团活动都有空参加却没时间见女朋友,他总得吃饭吧,一起吃饭也算约会吧。学校不让进,但你可以在门卫那登记了再进也行啊,就算不能进学校,校门口等男朋友也行啊,这人进人出的总有人看见吧。这么偷偷摸摸的不让人看见你不怀疑什么吗,更何况也就相处三两月的,也没见对方什么表示,你就先带回家啊。

说来说去,还是年纪轻见识少,成长环境太单纯,见到的渣男太少了。想想前世科技发达,网络遍布生活各处,什么渣男啊,小三,就连五岁小孩都见多识广,哪还像她们这么......

顾晚摇了摇头,再没说什么。如今其他的都不重要,关键是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对付那渣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