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没了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283字
  • 2014-07-12 10:10:30

这几天,知青大院(知青都住同一个院子,只是成家了的搬了出去)的气氛紧绷异常,感觉空气都如拉直了的绳子,稍一用力就可能崩了。

然而没过几天,村中又有些不好的流言传开了。

“你听说了吗?”陈红梅一副小心翼翼地对宋芝说道。虽看似在和宋芝说话,但那眼睛却不住的看向其他人,声音也控制在刚好能让其他人听见。

“听说了什么?”宋芝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最近她心情不太好,一是为返城名额的事;二是她最近情绪不太好,易狂易怒,反复无常的,加之最近胃口不好。她都烦透了,哪还有心情出门管其他的事。

其他人听到陈红梅的话,也都一脸疑问的看着她。

“嗯…就是…我昨天去小河边洗衣服时,听到几个村民在聊天,嗯…有人说顾哥和婉茹姐他们早就知道返城的事,而且他们是为得到返城名额特意离婚的。”陈红梅断断续续地说道。说完还一脸忐忑的看着大家,毕竟背后议人是非不太好。

“我就说嘛!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别看有些人平时摆着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可一旦真正有事时,却背后下刀,还是一刀毙命那种。就我们还像傻瓜一样把人往好处想,却不知人家在背地里怎么笑话我们呢!”赵魏红一听这话,哪还有忍气吞声的道理。

“不可能!清远和婉茹不是那种人。平时他们的为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次大家有困难,只要吱一声,他们没帮忙的。”刘强伟忙站起来替他们辩解道。并怒瞪着赵魏红,毫不客气地反驳道:“你别自己是那种人就把别人也想成那样。”要说清远和婉茹平时待人和善,也曾帮过自己许多,可不能让别人诬陷他们。

赵魏红一听这话,可不爱听了。怒气冲冲的对着刘明远喊道:“我这种人怎么了?是自私自利藏私心了?还是道貌岸然却背后捅别人刀子了?”

她说得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却忘了早前是谁知道返城的事,私下里央人找关系,而没把这事告诉大家的。

大家看着她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都不愿搭理了。

但赵魏红可不会就此打住,只见她继续说道:“再说了,你们想啊,平时顾清远和季婉茹感情怎么样,这大家都是清楚的,那可是蜜里调油、柔情似水对的。什么时候你们听说过他俩吵过架、绊过嘴了,就更别提离婚了。你们说说他们不是为得到返程名额而离婚,那是为啥?你们谁能解释解释?”

赵魏红的话一落,大家都不说话了。要说顾清远和季婉茹他们俩人的感情那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说不羡慕那是骗人的。如今乍一听说俩人离婚了,这震撼可不小。此时大家也想不出什么愿意来。

然而在大家没注意的时候,郑修明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一抹喜悦从他眼中划过,此时他只觉心中欣喜若狂。赵魏红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这回可做了一件好事。

要说郑修明这人,平时别看一副沉默寡言、老实巴交的样子,可背后给人下刀这种事他可绝不手软。就说这回返城名额的事,十个知青六个男人里除了张明毅因条件不符没有资格得到返城机会,就唯独自己一个人没有得到。就连季婉茹那个女人也都有,凭啥没有自己的。

前天他状似不经意的把这些一提,这蠢货就高兴地好像抓住什么把柄似得,立刻就把这些给散播出去了。自己只要再加一把火,就等着接收返城名额吧。而赵魏红这蠢得跟猪一样的女人能为自己所用一次,那也是她的造化吧!

“你们就别再这瞎猜了,清远和婉茹的人品大家还信不过吗,反正我是相信他们。再说流言之所以称之为流言,那都是一些居心不良的散播出去的。如果连我们都猜忌他俩,这不正中幕后之人的道吗。”赵世钧低沉的声音传来,说完还朝郑修明若有似无的扫过。别人没注意,自己刚才可看见他眼中闪过的欣喜的。

郑修明接收到他的眼神,不由心中一紧。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可能啊,自己做的都很隐蔽,也没自己亲自动手啊。前天他还特意找了个没人的时候跟赵魏红提了一下,刚才应该是自己的错觉。他暗自安慰了自己一下,可他没想到最后却是自己的一个眼神把他给出卖了。

赵魏红一听这话,也是一僵。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可知道,此时一听这话只觉一阵心虚,忙把要脱口而出的话吞了下去。

“对,我也支持世钧的话。”钱毅这时候也出面力挺顾世钧。

“没什么事我看就散了吧,大会都回房歇着吧,这大冷的天真要把人给冻死了。”顾世钧觉得没意思,打头站了起来,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那我也回房了,大家请自便吧。”钱毅说完也走了。刘强伟和宋芝也后脚跟上了。

陈红梅看着剩下的满脸愤怒的赵魏红和一脸阴沉的郑修明尴尬的笑道:“那啥…那没事我也歇着了。”说完这话就迅速的跑了,没跑多远就听身后“叭”的一声碎裂声,但她头也没回的继续走了。

但村里的流言仍在继续着,没过几天却愈演愈烈。

这天上午,季婉茹却被村长叫去。

季婉茹刚到村长家,就见村长一脸为难的对她说道:“季婉茹同志,我知道你是人民的好同志,这有件事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也希望你能支持我们的工作。”

季婉茹只觉心中“咯噔”一声,一股不好的预感由然升起。但她仍故作镇定的说道:“村长你有话就说吧。”

村长长吸一口烟道:“其实是这样的,你那返城名额怕是不行了!”

季婉茹一听这话,只觉心神俱裂,急忙问道:“什么叫不行了,村长这是什么意思?”

村长看她红了的眼眶,也觉得不好意思。当初这名额是自己定的,等到人家高兴时又说不行了,这不是耍人吗。

“这,我们也不想这样的。其实吧…。事情是这样的:由于返城这事一出,许多人为得到名额而闹离婚,弄得许多人家都混乱不堪、家庭破碎、甚至自杀的都有。这事影响极大、极不好。上面下来通知,说要严肃彻查此事,也不知是谁和你作对,把你的情况向上反映了一下。虽然你们离婚比这事早点,但这不正好撞上时候了吗。”村长慢慢的和她解释道。

等到季婉茹心神恍惚的回到家时,正好张明毅来找她。看她一脸惨白,忙问道:“村长找你什么事啊,看你这脸色难看的?”

只听季婉茹幽幽的回道:“我的返城名额没了,没了!”说完眼泪就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