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亲人初见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404字
  • 2022-05-18 16:24:39

要说这顾家,在这京市那也算有权势的。顾家老爷子,也就是顾清远的爷爷,老红军出身,今年已七十多快八十岁了。老人家虽说年纪不小了,又遭了几年难,身子骨不太好,但他忙惯了,在家闲不住,没事就约几个老兄弟出去溜溜。

顾爷爷生有三子一女,大儿子名叫顾源宏,如今也快六十了,跟着老爷子从军。其妻宋雯丽,任职教育部。这宋家也是大家族,只不过跟顾家不同的是,顾家子弟多从军,而宋家子弟多投身政界,顾宋两家联姻也算是强强联合了。顾源宏和宋雯丽又生有两子,也是子承父业。老大顾明远是家中长孙,比顾清远大四岁,已经结婚,妻子黄微,跟宋雯丽同单位的,生一子顾希,比顾晚大五岁;老二名叫顾志远,比顾清远小一岁,在兄弟中排行老三。

顾清远父亲顾源辉排行老二,比他大伯小两岁,因从小身子骨不太好,且在做学问上有些灵性,家里便随了他心意,在大学里任教后又娶了老爷子战友刘家的幺女刘芸。这夫妻两又生了两小子,大儿子正是顾清远,兄弟中排行老二;小儿子则叫顾鹏远,今年正好二十,同辈兄弟中数他最小,长得眉目清秀,唇红齿白,很是有种奶油小生的感觉,正在复习,准备参加今年的高考。

顾清远还有个小叔名叫顾源涛,五十岁不到,也跟父兄一样。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却是再和善不过的一个人。为人豪爽,脾气又好,待人又和善,在家里最受几个小的喜欢。顾源涛的妻子名叫蒋梅,也是个大学老师,可能常年跟书本打交道吧,一身书香气。原本这蒋梅跟顾源涛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可有一次顾源涛休假回京,凑巧救了被地痞流氓纠缠的蒋梅,然后就一见钟情了。虽刚开始蒋梅没对他没那个意思,可老话说的好,好女怕缠郎,日久见人心,,一次英雄救美成就一段美满良缘。二人也育有一子,就是顾承远,在兄弟中排行老四。这顾承远也是个奇葩,这不行那不行,偏偏喜欢做生意,好在他老子开明,且遂了他心愿,跟几个发小在外面捣鼓着开了家外贸公司,正大光明的坐起生意来。

至于老太爷唯一的女儿,则嫁给外交世家柳家二房次子,生了俩女儿。只是夫妻俩一直关系不太好。

顾老爷子提前打听了季家地址,特意选了周日季婉茹母女在家的日子上门,又考虑到这第一次见亲家,带了许多东西,吃的用的装了一后备箱。

等到车子在季家隔壁院门口停下时,引得一众街坊邻居好奇围观。实在是这年头,一般老百姓还只刚能吃饱饭,小汽车这种稀罕物,都是达官贵人才才用得起的,更何况还开进了他们柳树胡同,这可算大新闻了。

等季家听到外面叽叽喳喳的喧闹声打发季婉萍出来看时,就被围堵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吓了一跳,再往外一瞧,就见一辆小轿车停在胡同里,车子旁边还站着两气质不俗的老人家。

两老人家被围观也没在意,老爷子对着离他最近的另一老爷子问道:“老哥,跟你打听个事,这附近可有个叫季瓒的?”

见贵人问自己,被叫的老爷子一时没听清楚,等老爷子又问了两子才回过神来:“季瓒,没听过啊。”旁边其他围观的人也附和说没听过。

顾老爷子夫妻两都纳闷了,这不对啊,打听得消息是说季家就是这胡同的啊。

而这时季婉萍一脸迟疑地出声了:“两位老人家,我爸也叫季瓒,就不知是不是您要找的人?”

季婉萍话刚说完,旁边就有人一脸恍然若悟的模样:“啊,老季原来叫季瓒啊,大家街坊邻里的住了这么多年,平日里也只老季老季的叫着,也不知他全名叫什么。”

季婉萍能说什么呢,也只能尴尬的笑笑。这种事很稀疏平常的,平日里大家打招呼,也只是老季、老常或者直接叫外号的,很少会有人叫全名的,甚至一条胡同住几十年,叫不出全名都是常有的事。

听说这家有人叫季瓒,顾老爷子也怕找错人,又对着季婉萍问道:“那你是不是有个姐妹叫婉茹?”

哦,那就对了。季婉萍点了点头,忙请两位老人家进去。大门口围这么多人,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顾老爷子扶着老太太以及掕着礼物的司机跟着进了季家门,因礼物太多,司机来回跑了好几趟才搬完。

季家人今儿个都在家,听到季婉萍说家里来客了,便都出来了,见是两老爷子老太太,还一头雾水。

接到家人的询问的眼色,季婉茹忙出来解释:“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找大姐的。”

其实一进屋,俩老人就知道谁是季婉茹了。实在是站她身边的顾晚长得跟老太太年轻时太相像了,这要不是他老顾家孩子谁是。

“孩子,来太奶奶这!”顾老太太一脸激动的对着顾晚招呼着。见着自家重孙女,老爷子也很是高兴,一向严肃着的脸都放柔和了许多,对着季家人说明身份:“我们是顾清远的爷爷奶奶,那孩子办的事,实在是让我们无颜见您家人。”顾老爷子说完话,站起身对着季家人就是一鞠躬。

“清远,他在哪?”一听说是顾清远的家人,季婉茹很是激动。自从回京市以后,她找了许久都没打听到有关他的半点消息,如今咋一听到,那还忍得住。

见季婉茹这样子,老太太哪还做的住,走过去搂着这娘俩眼泪就下来了。

至于季家其他人,说到这事,心里也不舒服。自家好好地闺女嫁给他,没个声响的就离了婚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这事放哪家都不会高兴。可再怎么说,冤有头债有主,再怎么不高兴也做不出让长辈对着晚辈赔礼道歉的事来。季侯军赶忙过去扶老爷子坐好,却也没说不介意的话。

“清远现人还在外地,一时不会儿还回不来,不过你放心,我们来之前已经给他发电报了。”老爷子跟季婉茹解释了下又继续说道:“当初一听说这事后,我家就开始打听婉茹母子俩的情况,可惜去晚了一步,错过了,后来又出了些别的状况,这才到如今才来。亲家,婉茹这个孙媳妇我们顾家可是认定了的。您放心,等清远那小子回来,定要他给婉茹和晚晚一个交代。”

听顾家承认婉茹和晚晚,加上婉茹又一根经的拴在顾清远身上,季家人也总算松了口气。不过话虽这么说,具体情况还得顾清远自己来说。

“那就好,那就好,这老话说的好,夫妻还是原配的好,我们家也希望婉婉茹能和晚晚她爸和好如初,只要她们一家子好,我们就什么也不图。”见话也说开了,吴兰香便出来当和事佬,这话也只能她适合说。刚才她可看见了哈,顾家送了那么多东西,加上两老穿着气质,家境想来不错。倘若大姑子和那未见面的姑爷和好了,以后也亏待不了自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