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房子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401字
  • 2022-04-29 15:49:59

好在顾晚和季侯军找到一批发卡,这才没让第二天开天窗。这批发卡是一个去乌市走亲戚的人顺路带回来的,东西不多,也就四麻袋,原本他是打算自己卖的。顾晚看了一下,这批发卡用料一般,但造型生动,做工也很是精致,应该不愁。虽然最后他们全要了,但给的价格仍是不低。

顾晚记得,前世不管在哪,地摊经济都很是盛行,步行街、商场周边、夜市等等,哪里人多,哪里就有地摊。甚至疫情期间,经济受损,老百姓没经济收入时,政府更是鼓励个人发展地摊经济。因此,顾晚觉得摆地摊大有可为,只要肯努力,赚的应该也不少。而要说这摆地摊什么好卖,想想前世见过的夜市,除了吃穿,就属小饰品最多。这“小饰品”一类的,别看东西小,利薄,但架不住它成本小,走薄利多销还是很有赚头的。

随后顾晚和季侯军又采购了一批耳环耳钉,到时搭着发卡一起卖。

后来的几天,季家人都在卖这些小饰品,生意虽没有前两日卖衣服火爆,但也不比其他行当差。

等到这些小玩意卖了三分之二时,张建国又寄来一批毛衣。这批毛衣就顾晚这见惯了好东西的眼光来看,也很是好看,不过这价格也很美丽就是了。看着这些好看的毛衣,就连一向抠门的吴兰香都忍着牙痛拿了一件,不过她们是按成本价算的。

这批毛衣的出现,又引爆了一场销售狂潮,同时连带着发卡等小饰品也卖了不少,期间还连补三次货才够卖。一直到大年三十前一天,季家人总算销完手头的货,能好好过个肥年了。

今年过年,应该算近些年来季家过得最轻松的一年了。一家人各个腰包都鼓鼓的,想买东西也不用扣扣索索的了,连一直躺在床上的季姥爷也被家里这股轻松地氛围,舒展了眉头。赚的最多的季婉茹也不小气,吃的花生、瓜子、各色糖果点心,做菜的鸡鸭鱼肉都买了不少,甚至还订了一头羊,让人宰杀好,准备三十晚上刷羊肉火锅吃,再加上自家炸的糖果子,蒸的馒头包子,包的大肉和韭菜鸡蛋饺子,妥妥的够过个好年了。

随着阵阵鞭炮声,听着欢声笑语,新的一年,顾晚只愿一家人安康和乐,大吉大利。

过年嘛,除了走亲戚,就是吃吃喝喝。大年初一祭祖,给叔伯兄弟拜年,初二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初三、初五以后给其他亲戚朋友拜年,至于初四,季家她们这儿有风俗,一般人家不做客,只有今年家里有人去世的人家才做客。不过十里不同俗,有些地方初五不做客,有些地方没这说法。

因为当年季姥爷那事,家里亲戚断的差不多,也就剩季大姑家和刘大姨两家,还有往来。今年家里情况好些,所以给这两家送的礼也比往年丰富些。

“不是说你们年前在卖衣服吗,怎么没见你们穿呀?”跟着季红霞一起来的李梅一进屋就四处看,见季婉茹等人还是穿着半旧的棉衣,一脸嫌弃。今年是季家回请季大姑和刘大姨两家吃饭,准备了许多吃食,菜品又丰盛,季大姑和刘大姨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对啊,外面都传疯了,都说你们家卖衣服发大财了,是不是真的?赚了多少,几百?几千?”见李梅开了口,早就憋着不耐烦的周蓉也忙问道。如今大家都在传这事,甚至还有越传越离谱的趋势。

“你这孩子!”听周蓉直接问人家赚了多少,刘大姨没好气的拍了拍女儿。这丫头,什么都敢问,赚多少钱这么私密的事,人家会告诉你吗。也怪自己平日太宠她,把她养的太单纯了。

“没多少...没多少...够过个好年罢了!”见大姑子和大姐两家人都看着呢她们便,季姥姥只能尴尬的磕巴道。

见什么都没问出来,李梅却也没作罢,紧跟着又问道:“那家里还有没卖出去的衣服吗?”

一听这话,顾晚到底是没忍住,低着头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她这表姨会这么问。

李梅虽长得一般,但爱俏好打扮,整日里打扮的跟花蝴蝶似得,可惜底子不好限制了她的发挥,再怎么打扮也只那样。而坐她对面的周蓉倒正好跟她相反,长得那叫个标致好看,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小嘴鹅蛋脸,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组合在一起,妥妥大美女一个,只是她属于浓颜系那种,偏艳丽点,跟当下审美不太符。

感觉周蓉情商有点欠缺,顾晚只觉得白瞎了这幅好相貌,表面一副精明样,却有可能是个傻白甜。

眼见着不说什么,她们还会追着问,季婉茹也不想被一直烦,便开口解释道:“那么些一副,得多少本钱啊,我家哪有这个钱,这都是人家老板定的货,我们帮忙卖,挣个辛苦钱!”不管事实怎么样,半真半假才更让人信服。

“至于衣服什么的,都卖了,也就剩了几个发夹”接着季婉茹又说道。

听季婉茹这么一说,其他两家人这才都是一脸“我就这么说嘛”的样子,随后也再没提这事。不过临走前,季婉茹还是分别送了两支发卡给李梅和周蓉。

这次摆摊,顾晚及她妈总共分了将近四千块,再加上原来的两千四,这就六千四了,放现在也算笔巨款了。这笔钱,季婉茹想留着,等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到时候买了,也算有个自己的窝了。

随后的几天,没事的时候,顾晚便跟着妈妈到处逛,想要碰碰运气看看。

这天,顾晚和季婉茹在离柳树胡同六站路远的一个胡同里逛着的时候,经过一家开着门的院子,听到里面一声连着一声的吵架声,乱糟糟的,听声音有大有小,有尖有细,应该人不少。接着就听到一微粗的女声说道:“我们是长房,嫡子嫡孙,按道理,合该我们家继承!”

“哟,好像谁不是嫡子嫡孙似得,我们家世明那也是二房嫡子。我说大嫂,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个长子继承全部家业的,你还当这还是旧社会了!”接着一个尖细女声反驳道。

“就是就是......”随后又是一稍微弱的男声附和道。

可没等他说完,便被一道粗壮的男声打断:“这有你什么事啊,你就在这就是就是,滚一边去!”

见自家男人被骂,微弱男声旁边的女人不答应了:“大家都是孙子,这房子大家伙也都有份,没到底就听你们大房一言堂,其他人连句话都不能说了。更何况现在都新中国了,还在这讲究些封建糟粕的,要不然我们去街道办问问,看这话怎么说。”

一听要拉他去街道办,粗壮声男人往他媳妇身后退了退,到底是没在说什么。可他媳妇看都没看那女人一眼,只对二房两夫妻说道:“不管怎么说,当年老爷子老太没了,总是我们大房收敛的吧,那时候你们在哪里。如今房子还回来,有利可图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跟着跑出来,真当自己是个任人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