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小买卖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036字
  • 2022-04-26 23:53:18

考完试便直接放寒假了,接着就是新年。

这时候的过年气氛还是很浓郁的,早早地,老百姓就该准备过年的东西,备年货、炸糖糕、蒸馍......等等,平日里不太舍得买的、吃的,这时能备齐的也都尽量备齐,就算家里条件再怎么不好,也或多或少会买些。

要说人们生活中最息息相关的是什么,那只能是--吃穿住行。而以当前社会环境,最现实还是前两者。早在放假前,顾晚就打算趁着过年这个好时机,做点小买卖,赚点零花钱。

卖什么,花生、瓜子、蜜饯、糕点?不行不行,她没继承重生前辈们的好手艺,所以吃食这块可以直接略过。排除了吃这一项,那就只剩穿了。新年新年,讲究的就是个新,谁家过年不得买身新衣服穿穿。

这时候的人们穿衣多以朴素、简单为主,颜色也多是黑、灰、深蓝、藏青,稍微亮眼的也只有军绿、白色,顾晚上次看到其他颜色的衣服,还是回城前在乡下时,村里有人结婚,新娘子穿了一件红色上衣。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物质的匮乏并不能阻碍人们对美的向往。因此,顾晚觉得服装这行大有可为。

要说京市也有服装纺织厂,但那些款式市面上也早就见惯了,如今想要畅销服装,还得看G市、S市,谁叫人家是沿海城市,紧靠港城,走在时尚前沿呢。可惜G市、S市路途太远,来回路费、住宿人工等等,单靠她们这点走货量,根本不划算。不过好在顾晚记得季婉茹提过,她们班班长就是G市人,不知道能不能找他帮忙。

顾晚把她的想法跟妈妈说了下,刚开始季婉茹还有点犹豫,可再想到越来越憋得口袋,加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顾清远,往后的日子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便点了点头,只说先试试看。

季婉茹她们班班长也叫张建国,三十岁。祖上原是渔民,靠着大海混口饭吃,可惜总是填不饱肚子,等到他爷爷那辈时,靠着聪明机灵劲转行跟了个老裁缝学手艺,后又取了老裁缝的独女这才慢慢发家,直到张建国爸爸这又继续把家业壮大,开了家服装厂。

可惜张爸爸在服装这方面天分并不出众,厂子也一直是靠着几个请来的师傅撑着的。但外人总归是外人,技术还得掌握在自己人手中才安全,如此张爸爸便想培养唯一的儿子学这个,以便将来继承家业。可惜梦想是好的,现实却并不如人意。眼瞅着快要回城的张建国在回城前夕跟村里一个寡妇好上了,并且说要结婚。这可捅了马蜂窝了,张家哪里会同意这么个女人进家门,眼看着父子闹翻,张建国一时头脑发热,把早就跟家里商量好的学服装设计专业改成中文专业,而张家知道也为时已晚。

从那以后,即使是上大学,张家也再没给过张建国一分钱。捉襟见肘的张建国便想趁着寒假这段时间,找点事做挣点钱,可惜除了干点苦力,扛扛包裹,还未找到其他轻松点的工作。这天,又扛了一天包裹的张建国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回到家时,便被他妈告知有电话找他,是个女的,叫季婉茹。

张建国一边回拨电话,一边还在思考季婉茹找他干嘛,毕竟除了同班同学关系,两人私下并无交集。因为做生意的关系,张家是安装了电话机的,可季婉芸家没有,下午打过来用的还是邻居家的。等电话打通有等了片刻,两人这才通上话:“听说你下午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有...有点事。”季婉茹第一次谈这个,不知该如何开口,好在顾晚有先见之明,带了笔和纸快速的写着,并示意妈妈照着上面的念。

“我记得班长你好像是G市人吧,听说当地服装业发达,款式又新潮,我想进一批货,不知你能否帮帮忙?当然这个忙不是白帮的,到时我会付你一笔劳务费,你看如何?”

张建国一听这话就是一愣,然后才如梦初醒,他拍了拍脑门,接着便大笑起来。从小就是在服装厂长大的他,对这行可太熟悉了,想找个行当挣钱,哪有比这个更合适的呢。他这个猪脑袋,怎么忘了这个还去扛了这么多天的包裹,越想越对自己无语。

想明白了张建国只说要先跑跑市场,晚两天再答复她们,便挂了电话,而季婉茹母女也只能干着急。

随后的两天,张建国先跑市场,了解一下市场行情。因靠着春节档,服装批发市场还是挺火爆的,来自五湖四海的批发商让整个市场显得特别热闹。张建国仔细逛了逛,服装款式倒好看,可一件普通大衣二十多块,一件毛衣十多块,这在普遍工资四五十的当下,那是十分昂贵的。尤其是如果发往北方,那衣服还要更厚,价格也更贵了。随后他又跑了些服装厂,新款价格稍微比市场便宜点,但也差不了太多,但其中有家厂子有去年和前年压得一批厚的冬款,大概600来件货,老板说如果全部包的话,可以以批发价五折拿走。

张建国对这批尾货还是蛮心动的,以他的眼光来看,这些货在G市虽说有点过时,但在内陆以及北方等时尚发展稍微落后的地方来说,还是大有市场的,更何况尾货清库存,价格实在是低,也更有赚头。

等到张建国询问时,还是被季婉茹一口拒绝。一下子拿这么多货,能不能卖出还不好说,更何况她也没那么多本钱。可张建国不想失去这个难的机会,咬了咬牙,拿了积攒的钱又借了一些,然后跟季婉茹对半合作,才总算谈妥了。

原本张建国只打算做个二批买手,赚点辛苦钱的。如今倒好,成了合作伙伴了,如此张建国又是颇费口舌加上死缠烂打,又让厂家以批发价的三点八折卖给了他们。

等衣服打包装运,到京市时,已经是四天后,而离过年也就十来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