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摩擦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418字
  • 2022-04-26 00:26:34

面对谣言,季婉茹毫无办法,只能自己冷静冷静,以待时间长了,关注的人就少了。

可世上就有这么一种人,就跟水蛭一样,一旦让他粘身就甩都甩不掉,比如吴庆祥。眼见季家人都不搭理,他也不在意,总是时不时地跳出来折腾两下。凡是跟季家有交集的,他都要跟人家说点有的没的,脏的臭的。反正就是你不好过我就舒坦,就是想恶心死你。

所以为什么一般人都怕无赖、小混混呢,一来你没人家脸皮厚,你有羞耻心他却没有;二来,这种事除非有明确正确,你拿他没办法,就算报警,一般也最多教育教育。

因为这事,季家好长一段时间都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季婉茹也尽量呆学校少回家,倒是顾晚回去住了。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大学最近也快期末考试了。

B大每年都设有奖学金,每个专业取前六名,一等奖一人,奖金五十元,二等奖两人,奖金三十元,三等奖三人,奖金十元,金额不大,意义却非凡。当今时代,大都把荣誉看的比物质重要,为荣誉而战这话也时常被人挂在嘴边,因此,为了奖学金,熬夜奋战的都不在少数。

这天,赶在寝室关门前,季婉茹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回了寝室。最近为了复习,五点不到就得起床去图书馆占位子,要不然晚了就没了。可大冬天的,刚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来,就得冒着零下十几度严寒,顶着刺骨的北风出门,如果再赶上下雪天,就更让人受不了了。这不,季婉茹感冒了,甚至今早起来还有点发烧咳嗽。

一进312寝室,季婉茹就看到其他人都已经回来了。眼看着一个学期快结束了,8个人的关系并没有亲密多少。一个寝室分了四五拨,吴咏梅一贯特立独行的;陈自南、万招娣跟季婉茹关系好点,有时会一起上下课,一起去图书馆;孙小香和孟子义秦珍珍关系好点,而任霜霜也从来都是一个人。

眼见着快到熄灯时间了,季婉茹放下复习书,压了压喉咙中的痒意,拿起盆准备去水房梳洗。可刚提起热水壶救觉得重量不对,她打开壶盖一看,只剩三分之一。季婉茹皱了皱眉,刚抬起头还没等她说什么,住她对面下铺的万招娣就一脸抱歉的对她说道:“不好意思啊婉如,今天中午我忘了打水了,等晚上去时,水房已经关门了,然后就用了你一点水,你放心,明天我肯定会还你的。”万招娣一脸通红的说完,后缩了缩脖子便躺回被窝。

学校食堂热水供应一壶五分钱,且有时间规定,一般是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晚上五点到七点,过后不续。可学校这么多学生都等着打水,这么点时间哪够啊,所以每次打水都要早点去,一排队又老半天。有些寝室为了省事,会互相帮忙打,今天你来明天我来,但312寝室都是各打各的。这么大冷天的,没热水怎么洗,女生一般都是每天一壶,除了喝的,剩下的晚上用一半,第二天早上用一半,因此每天用水都是定量的。不过也有像任霜霜那样家境好点的,买两个壶,用水自然随意点。

因这两天感冒,喝的热水多,季婉茹的水原本就不大够,现在又雪上加霜。季婉茹按了按发胀的额头,深吸了几口气,可还没等她把不断上涌的怒气压下去,便见睡在万招娣上铺隔壁的孟子义一脸嘲讽的甩了个“呵”过来,其他几人也只是看着不作声。

季婉茹被这声弄得更是火冒三丈,极其水壶便出了寝室门,经过万招娣床铺时,还不忘叮嘱她:“那明天麻烦你帮我打水了,上次你用我的水也还没还!”什么玩意,好几次借水不还就算了,现在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就先用了。明知道自己这几天喝水多还借,寝室这么多人,哪个不能借一下。况且今天只有上午有课,下午那么多时间干嘛去了。这种人就不能惯着,要不然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最后烦不胜烦。

接下来的几天,陆陆续续的考试接踵而来。说实话,停课这么多年再重新捡起课本,难度可想而知,考了这么些天,大都一脸惨绿。

季婉茹一手拿着打包的饭盒,一手拿着考试用品推开寝室门,就见其他人一扫往日的颓废,正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呢,秦珍珍甚至还时不时蹦出两句歌来。季婉茹有点疑惑,大家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

要说今天考的这门应该算最近最难一门吧,考试题目倒是简洁明了,就一道论述题,要求一千五百字。只不过题目虽简单,但要把它答好,首要的便是知识面得广,文学素养得高,要不然你没接触过这方面,怎么论述,可对现在她们来说,最缺的也恰恰是知识面以及文学素养。更何况教授这门课的许教授素来已严谨著称,不划定考试范围,考题随机,打分也很是严苛,据说以前他的课挂科率也相当高,因此,考前大家最担心的就是这门考试,怎么如今大伙儿是这个反应。

季婉茹不解便问道:“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大家这么高兴?”

“这不今儿个考完就剩明天最后一场考试,后天就可以回家了!”最是高兴地秦珍珍晃了晃翘起来的脚,又是一脸兴奋的说道:“总算是躲过了许大魔王的排山倒海大法,这次幸亏招娣提前给我们打听到考试范围,好让我们提前准备一下,要不然能不能过都成问题!”

“对对对,感谢招娣,让我岌岌可危的头发得以保全!”这几天因为准备考试,原本头发又细又薄的孙小香掉的比较严重,能轻松解决这门考试,也算是意外惊喜。

还没等其他再说什么,万招娣就重重咳嗽了两下,打断这个话题。其他人也知道这个事不能乱说的,便都一副心领神会的模样,各自低头吃饭。

而一旁听了这话的季婉茹便觉心下一凉,接着就是不舒服。直到刚才进寝室前,她都不知道有这回事,更没有见什么所谓的考试范围,也没有人跟她提过什么。眼下看来,整个寝室寝室就她一个人不知道这事。

其实这事吧,除了万招娣,其他人都以为她知道的。这考试范围是同专业一个对万招娣有好感的学长猜测说的,话说这学长在考试前两个礼拜,有次路过许教授办公室时,听他和另外一个教授聊天时提过几句,当时不觉得什么,正好这次不是想向佳人献殷勤吗,便说了出来,让她早做打算。可这万招娣也不那么实诚,早早知道,却等在考试前一天才告诉寝室其他人,并故意漏了季婉茹。也恰巧季婉茹因为生病要看医生,昨天回家没在寝室住,给错过了。

万招娣就是知道季婉茹昨晚不在寝室住,才特意告诉寝室其他人的,要不然,她谁都不会说。寝室就属她和季婉茹学的最好,能跟她争一等奖学金的也就季婉茹了,加上上次借水的事情,她可没忘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