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母女夜话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075字
  • 2014-07-11 11:18:08

“妈,你怎么了?”这天晚上,从吃饭开始,顾晚就老看到母亲晃神、叹气,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快吃吧,等下饭菜要凉了,吃完你也早点睡吧。”季婉茹回过神来,一副不想多说的敷衍道。

“妈,你不要敷衍我,我已经6岁(虚岁)了,长大了。”顾晚强烈的申明道。

季婉茹看到女儿一副焦急的小大人模样,不由一笑,忙讨好的说道:“是,我家晚晚都是小大人了,最厉害了。”

“那当然!”顾晚故作孩子气的抬头挺胸、神气昂昂的模样。不过身体内的小顾晚已经无语的流下宽面条了,我容易吗我。想到自己一个二十八岁的老女人还要装作一副纯情幼稚的小儿女状,心中的宽面条流的更加汹涌了。

季婉茹看到那神气活现的模样,不由“噗嗤”一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险些还被呛到了。

“妈,你可别转移话题,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完还故作威严的把双手放在胸前,板着个脸。

可是你一个小萝莉,双手抱胸、故作严肃的模样,真是不要太可爱哦!

季婉茹只觉得无语。看到自家女儿一副赶快交代的小老太模样,只觉心中一暖。还好有女儿陪伴,否则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度过没有清远在身边的日子。

这些日子,她也感觉得到女儿的变化,不再是以前那个动不动就脸红害羞的小姑娘了。女儿最近变得开朗活泼了许多,还会帮忙做家务了,会体贴、关心人了。虽说不管怎样女儿都是妈妈的好宝贝,但现在更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了。

想到这,季婉茹不由又是一阵长叹:“没什么,就是因为返城名额的事。妈妈只觉得因为一个名额,而不顾这几年同甘共苦的情分,大家闹成这样,有点可惜吧!”

顾晚一听是这事,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

“这有什么啊!这不是很正常吗?我以前不也会为一块糖而和建国哥哥吵起来吗。”顾晚口中的建国哥哥是隔壁张明毅叔叔的儿子,而这事也是听张建国跟她说的,当然也是发生在以前的那个顾晚身上。

其实顾晚想说的是:“这有什么呀!这不是很正常嘛,在利益面前,一切都是纸老虎。有多少人因为各自利益闹得亲朋好友反目的,甚至杀人放火的都有,吵架这还算最轻的呢。”想想这话还是不适合自己现如今的身份来说,太有违和感了,所以只能用最幼稚的话说道。

想想还是现在的人太纯情、淳朴了,一件如此小的事情就能让自己介怀、伤感。再想想上辈子自己所见以及亲身体会,尤其是在尔虞我诈商场上,这都是司空见惯了的。

“哟,我家晚晚还懂这个,真聪明。”听到女儿不伦不类的举例,季婉茹不由一笑。是啊,还是自己太矫情了。再想到今天赵魏红的所作所为,自己一个人在这矫情什么劲,别人还不知道在心里怎么编排自己呢。

“那是,您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顾晚故作傲娇的扬起小下巴说道。

季婉茹看着她那小模样,笑得更加开怀。

吃过晚饭,母女两人躺在床上,顾晚粘着母亲躺在她的怀里,四下一片安谧。顾晚在心中不由感叹一声:“哎,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妈,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如果你不想回答也可以选择不回答。”突然,顾晚的声音响起。

“嗯,问吧!”季婉茹随口应道。

“我爸呢?他去哪了?”顾晚把一直想要问出的话说出口,就有点忐忑。其实今天从宣传栏那回来后,顾晚就像问了,只是一直顾虑母亲的感受就没问出口,此时还是没忍住。

由于天太黑,屋里又没点灯。顾晚不知道在她的话一出口时,两行眼泪就从季婉茹的眼角划过,甚至有更加多的趋势。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谁都没开口,屋里安静极了。就在顾晚以为母亲不会回答她时,季婉茹的声音传来:“我最近还在诧异呢,都过了这么久,你都没问过你爸。以前你爸在家时,你们爷俩感情那么好,每次你都吵着要你爸抱,而不要妈妈抱。我还以为你这没良心的就把你爸给忘了呢!”接着又是一阵沉默,而后季婉茹的声音又幽幽的从头顶传来:“你爸回老家了,老家那边有事让他回去一下。”

顾晚一听这话,只觉得背后一阵冷汗。没想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和她父亲感情这么好,幸亏自己今天问了,母亲也没有怀疑自己。忙到:“没忘、没忘,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和我爸。”

“算你有良心,没让你爸白疼你一场。”季婉茹嗔怪道。

不过顾晚又一想,不对啊!今天村长不是说妈妈和爸爸已经离婚了吗?怎么在母亲口中却是老家有事,回去一下而已呢?这其中难道还有其他的隐情吗?顾晚只觉得百思不得其所,又不好再问,只能就此放下,在心里暗暗记下。

“其实你爸很疼你的,别看他平时板着一副脸,那只是他不善于表达罢了。但他疼你、宠你却是谁都比不上的。”季婉茹用温柔的声音想女儿诉说着丈夫往日的好:“还记得你刚生下来时,你爸手足无措地抱着你当场就失声痛哭起来,让在场的人都哭笑不已,那大概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出丑吧。”说到这,季婉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接着她继续说道:“后来妈坐月子时,也是你爸手把手的照顾你,从开始的手忙脚乱到后来的井井有条。那时家里条件差,你爸白天要挣工分,又为让妈好好休息,调理好身体,晚上还要起夜照顾你,没过多久就瘦了一大圈。每次看的妈都心疼不已,可他还都笑嘻嘻的说,你看,我很壮的,手臂这么粗……”

静静地听着母亲讲着有关那个所谓父亲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中,顾晚就睡过去了。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也怎么都想不起来昨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大概当时回忆太美,让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放松身心安然的睡了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